我的书城 > 书库 > 男生都市 > 我真没想修仙归来啊 > 正文 第一百八十五章 浮出水面
我真没想修仙归来啊

我真没想修仙归来啊

扫码二维码阅读

正文 第一百八十五章 浮出水面(1/2)

    "此剑如何?"

    出了剑冢,夏兎低声询问,一双桃花眼盯着方牧手中的利器。

    说不上有多残次,也远远称不上宝剑。

    非要说这柄漆黑的剑有什么特点,那便是没有特点,不似秀剑轻灵,不似长剑厚重,尽显平庸。

    她本以为,方牧会取走那柄由玄精铸成的天蓝剑。

    可结果却是大感意外。

    方牧不假思索道:"是这剑冢里最好的剑。"

    他没把话说满。

    实际上。此剑堪称是方牧两世为人中,为数不多的看不透的一柄剑!

    就连自己都看不透,足以说明此剑的不凡。

    "这么厉害?"

    夏兎惊诧不已。她没想到方牧对这把平平无奇的黑剑如此看重,不由古怪道:"既然如此,那为何剑冢的主人。生前葬剑时,并未将此剑葬于主位?"

    丢在角落里,随意摆放在剑台上。

    怎么想这把剑都不被那已故的青封门门主看重。

    "他看走眼了。"

    方牧说道。

    见夏兎欲言又止,方牧猜到了她想说什么:"有些剑,不能光看材质与做工,三言两语也道不清,总之,这把剑称得上是意外之喜。"

    诸葛松可谓是送了一份天大的礼!

    恐怕,就连他自己都没想过,老友的剑冢中,竟还遗存着如此隗宝??

    夏兎嘴里含着块灵石,含糊不清道:"夫君打算给此剑取个怎样的名字?"

    剑名?

    方牧楞了一下,沉吟片刻,终是摇了摇头。

    随着掌心一翻,黑剑于手中消失,已然收回到储物戒中。

    "它不需要。"

    "杀人是它的天性,也是唯一的用处。"

    说罢,方牧压低了头顶戴着的斗笠,尘封剑冢通道,将尘埃永埋世间。

    就连他都没注意到,

    静躺储物戒一角的无名剑。黑锋铿亮,隐现其潜伏已久的戾气。

    "夫君啊,当下的南陵已无你我的容身之地。我们要不要回九州?"

    夏兎考虑到南陵这一带竖立仇家太多,不得已道。

    在她想来,九州是为最后的安宁地。

    无论遭到多少仇家追杀,纵使对手再强大,也无法将手伸到九州去,进了那扇门。谁都奈何不了她二人。

    她都明白这个道理,方牧又怎会不懂。

    "可以走,但没必要。"

    方牧微微昂首,任由风雪吹打衣裳,平静道:"诸葛前辈临终前给我留下的遗言中,隐晦劝我离去。待到修为有成后再回来不迟,你可知这话意味着什么?"

    夏兎一脸茫然。

    "天下大可去得,为何我一定要回这南陵?"

    "说得直白点。南陵究竟有什么东西,是值得我待下去的?"

    "为他报仇吗?不,这不是理由。"

    "还有。他无亲无故,又有什么必要这般帮衬我?别忘了一开始,我与他素不相识,就能不惜得罪云长生,中途插手??"

    说到这,方牧意味深长道:"不出意外的话,我娘,应该就在这南陵吧。"

    "啊?!"

    夏兎错愕万分。

    她原本还在绞尽脑汁思考,方牧的前几句话究竟是什么意思。

    一转眼,怎么就莫名其妙牵扯到这方面来了?

    夏兎很难将前后的言语,两者相关联在一起。

    "叶如意??"

    方牧反复喃喃这个名字,以叶为姓氏。他只能想到南陵的顶尖世家,叶家。

    原先,他隐约就猜测到了些许,只不过不敢确信罢了。

    如今心知此事十有八九推测无误,也没什么接不接受的,管他是叶家还是树家,他只在乎娘亲一人。

    他此番不惜千里迢迢,深入灵域,目的从来就只有一个。

    接娘亲回家。

    为父亲。为妹妹,也是为抚平自身那颗千疮百孔的沉浮之心。

    "我好像明白了些??"

    夏兎思考良久,才得以迷迷糊糊大胆推测到事情的原委:"
我真没想修仙归来啊全文免费阅读就在我的书城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可使用快捷键翻页:上一章(←) 目录(回车)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