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书城 > 书库 > 女生言情 > 写在青春未老时 > 正文 111 医者不可自医
写在青春未老时

写在青春未老时

扫码二维码阅读

正文 111 医者不可自医(1/1)

    医院里已经拥挤的无缝插针了,还有大批的人马争先恐后的往里面挤。这个社会真的很奇怪,曾经人们谈之色变的地方如今却被人们吹捧的热火朝天。人越来越容易得病了,得病的人越来越多了,得的病越来越奇怪了。有时候真的很让人怀疑到底是人得病了,还是这个社会本身病了,从而让生活在这个病态社会中的正常人不适应生活,感觉自己病了呢,这真的很让人费解。

    医院里的专家也越来越多了,随便一个小病看看都要挂个专家号,人们总还是相信专家是技高一筹的,宁愿多掏个十几、二十元的挂号费排个长队等专家也不会随便找个郎中将就将就的。就算是个伤风感冒,头昏脑胀也要去大型医院看个专家号,绝不会去小诊所随便看看抓点药吃的。黄金有价生命无价真是一句大实话,被医院彻底的验证了。

    在医院,人们花多少钱都是心甘情愿的,不会有半点怨言的。在医院这种地方,人们为了看病是什么都可以放弃的,那些如花似玉的贵族媳妇为了争得一个专家的青睐宁愿充当一次泼妇无赖,那些衣衫革律的男士为了得到专家的首肯不惜成为恶霸流氓。看看吧,人们真的是病的不清,似乎已经病入膏肓了。

    刘老汉又来医院了,这已经是他本月第三次来医院。听说是有点胸闷,所以来看医生了。人老了病也就多了,各种器官也都开始退化了,有点小感冒也会折腾好一阵子。刘老汉第一次来的时候咨询了一下医生,说了自己大概的情况,医生建议先挂个消化科看看,是不是食道上有什么不适症状。第一次的专家让刘老汉做了个胃镜,拍了个B超,花了好几百多元。结果出来后医生告诉刘老汉没啥情况,又给开了几幅解决胸闷的药,花了有百十来块。第一次的病算是彻底看完了,刘老汉花了将近千元的钱买了两张自己看不懂的图和几十块钱不知道解决什么病的药。

    刘老汉回家吃了几天药不见好转,第二次来的时候同样挂的是专家号,不过这次改成呼吸科了。和第一次如出一辙,专家还是先让拍片,做了个胸透。结果也是和第一次一样,没有什么问题,一切正常。医生看完片子又建议刘老汉开几幅中药,和第一次的配着吃,美其名曰“中西药结合疗效好”。刘老汉这次又花了几百多元买西药,回家吃了几天还是不见好转,胸闷的情况依旧时有发生,决定再次去医院了。

    刘老汉第三次进医院挂的是内分泌科,依旧是专家号。这次没有拍图也没有胃镜,不过却要化验唾液、血液和尿液。几天后,化验结果出来了,依旧是和前两次一样,没有任何病因,医生同样是开了一些不知道治什么病的药,给了刘老汉看不懂的化验单,这次刘老汉同样花了几百块。刘老汉三次进医院总共花的钱没有详细数字,就买了几幅看不懂的图片和化验单,还有一些不知道吃什么病的药,而对自己的病因依旧一无所知。

    刘老汉最终还是没有扛过病情,彻底的走了,至此他也没弄清楚自己的病。这真的是一个很奇怪的世道,医院似乎成了一个很时尚的地方,诱惑着男女老少前来消费,不仅没有获得任何收获,而且还毫无怨言,心甘情愿。有时候想想真的很无奈,那些你看不惯的东西没办法去改变,而你还要在这样的世道里求生存,也只能慢慢的被腐蚀掉,直到彻底适应曾经看不惯的事物为止。

    或许我们本没有病,只是病的人多了,也慢慢的传染上了,并且逐渐的病入膏肓。白衣天使原本是多么光荣的称呼,只可惜现在配被这样称呼的人越来越少了,大多都在现实的诱惑里变成了堕落天使。身体上的病尚且好治,怕就怕有些病是来自心灵上的,而且已经到达深处,那就真的难治了。心灵上的病,专家治不了,我们自己也治不了,正所谓医者不可自医吧。

    2014年06月18日

(可使用快捷键翻页:上一章(←) 目录(回车)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