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书城 > 书库 > 女生言情 > 写在青春未老时 > 正文 129 如果青春不终场8
写在青春未老时

写在青春未老时

扫码二维码阅读

正文 129 如果青春不终场8(1/1)

    洋芋的苹果

    在那间脏乱差的宿舍了,当然少不了洋芋,洋芋的真名叫旭升,不知怎么就被我们叫成了洋芋,这外号来的也很蹊跷,据我所知洋芋是需要壅一壅的。洋芋属于大傻个类型的,应该是我们班个头最高手臂最长的了,不过篮球打的就不怎么好了,只能作为成功者背后的支柱。

    洋芋家好像有苹果园,每到苹果成熟的季节,他家里人送来吃的,都会带好些苹果。起初我们不熟,对他家拿来的好吃的也不眼馋,他吃的时候就当没看见。后面慢慢的熟悉了,偶尔也顺手牵羊的拿上一个,后来他竟然把送来的苹果锁在自己的木头箱子里,这着实惹恼了宿舍里的几个人。

    在阿毛和阿黄的带领下,他们悄悄地撬了锁子,将里面的苹果瓜分干净。事后还将现场打扫干净,让洋芋一点看不出来。不过这事还是被洋芋发现了,原因为箱子里的苹果莫名其妙的不翼而飞。

    过了没几天洋芋就给箱子换了把锁子,比以前的更结实了,这让宿舍里的其他人也苦恼了一整子。不过皇天不负有心人,在大家的集体努力下,终于发现木头箱子从后面是可以打开的,根本不用开锁子,只不过难度稍微大了点,需要心灵手巧之人才能完成。

    从这刻开始,洋芋可以放心的将苹果和西红柿等一切从家里拿来的好吃的放在里面了,大家也都很乐意他如此放心他的箱子。不过这样的放心并没有维持多久,在一次我们集体偷吃了洋芋的苹果后,他还是发现了箱子里的苹果明显少了,他也检查了自己的箱子,并没有发现任何不妥。

    当时正值中午,我们都在宿舍里,洋芋问我们是不是又偷吃了他的苹果,我们的回答是:“你把烂怂箱子锁的牢的恨不得时刻挂在身上,我们去哪拿去呢”。阿黄还说洋芋是用“我们投了苹果”来侮辱大伙的人格,换来了宿舍所有成员的暴揍,当然,这种暴揍是好友之间毫不留手的打闹。

    故事还远没有结束,洋芋的叔叔又一次给他送来了生活费,还带了半袋子苹果。洋芋当时没有在宿舍里,只有阿黄、玉哥几个人。洋芋的叔叔将钱和苹果都交给了阿黄几个,还给了每人一个苹果,让帮忙把剩下的苹果和生活费给洋芋。在洋芋的叔叔刚离开宿舍,大伙就将苹果分了,给洋芋一个都没留。

    洋芋回到宿舍只拿到了生活费,问大家难道他叔叔就没有带别的东西吗,大家看了他一眼,阿毛问了句“你这句话什么意思,难不成我们还能把你的东西分了啊”。洋芋嘴角带着贼笑,眼睛很贼的看了大伙一眼,不过他还是一句话都没有说,他明白只要一开口换来的肯定是又一顿暴揍。

    洋芋在经过一年的补习之后考上了宁大,大学时我们也见过好几次面。每当我们聚在一起的时候,偷吃他苹果的事情都是必不可少的谈资,即便都已经耳熟能详,可每当提及还是会换来大家无拘无束的大笑。

    洋芋的恋爱经历别有一番风味,曾在宁大也和一些姑娘眉来眼去,虽没有老海的风光霸气,但也比很多在大学连女生手都没拉过的娃娃攒劲太多。洋芋在大学期间联系最多的是玉哥,两个人有没有经常去宁大附近的小巷子里,就不得而知了。

    后来听玉哥说了很多关于洋芋不堪入目的事情,也不知真假。不过想在青春正盛的年代,年轻人的荷尔蒙根本无处安放,偶尔做一些蠢事还是可以谅解的。即便像老海那样表面忠厚的人,不也做过一些不符合他光辉形象的事吗。

    洋芋是我们联系不多的好友之一,他结婚我们都去了,我们结婚他也来了。青春的友谊总是细水长流,多年不见的朋友突然出现在你面前,并没有带来多少惊奇,而是一句简单的“哦,原来你也在这里”,刹那间所有的回忆汹涌而至,其实我们还是当初的自己。

(可使用快捷键翻页:上一章(←) 目录(回车)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