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书城 > 书库 > 古代言情 > 穿越女遇到重生男 > 正文 第二十五章:晋王

穿越女遇到重生男

扫码二维码阅读

正文 第二十五章:晋王(1/2)

    贺三郎进了书房后,连着叫人送出去了好几封书信,随后在午时前,自己也出门了。

    盛京阅红楼,三楼雅间内,檀香袅袅,一穿着石青色锦袍的男子斜靠在软榻上,掌中把玩着两枚碧色龙眼般大小的玉珠,玉珠碰撞,时不时发出悦耳的脆响。

    男子一头乌黑的秀发披散在肩头,像极了飘荡在泉水中墨黑的绸缎,顺滑的叫人想要上去摸上一把,感受“丝缎”在手中滑淌的感觉。

    男人侧脸的轮廓完美,皮肤白皙,这般一瞧,竟丝毫不输于贺家三郎。

    软榻就放在窗边,男子一手撑在软榻扶手上,一手把玩着玉珠,就这么侧着身子侧着脸庞看着阅红楼下面街道上来回走动的人群。

    雅间的门突然一响,视线落在街道上的男子回头,光亮洒在他的脸上,如果这个时候有个陌生人在的话,定然会惊叫出声。

    因为这名锦衣华服的男子有着一双与常人相异的眼瞳,他浅浅的青碧色眼瞳映不出任何倒影,好像是一块没什么感情的玻璃。

    当那双异瞳里浅淡的几乎不存在的目光扫到了从屏风后转出来的人时,一双青碧眼这才泛起了一丝波动,嘴角也微微带上了些上扬的弧度。

    “新婚燕尔,玉面贺三郎是怎么舍得出门的?”

    贺常棣一双深沉的眸子再次看到眼前这个男人时,心中浮起的是无限的叹息和无奈。

    他朝前走了几步,弯身向着男子一拜,“晋王殿下。”

    青碧色眸子一闪,眉头轻蹙了起来,右手里那两颗珠子也停止了转动。

    “阿棣,你今日莫不是吃错药了?还是受了弟妹的气?”晋王奇怪道。

    前些日子见到这个小子的时候,还是爽朗豪气的模样,怎么婚后第一次见,就像是换了一个人,似是老成了十岁。

    贺常棣冷笑了一声,新婚?如果自己妻子不是楚琏那个毒妇的话,或许自己还真会高兴一番。

    晋王是当今陛下的四子,并非嫡出,乃是贤妃的第一个孩子。贤妃母家是现在的尚书令长孙家。

    而贺常棣八岁时给晋王做过四年的伴读,后来一同入了国子监,待到十六岁才从国子监太学院毕业,虽挂名在翰林院,却并未出仕。

    两人是多年至交好友。

    贺三郎也不等晋王让自己免礼,两步走到晋王对面的椅子坐下。

    “殿下,我前些日子托您办的事如何了?”

    晋王盯着贺三郎好似越加深邃的眉目,脸上那股闲适这个时候终于全部消散。

    “阿棣,你如实和我说,你到底要干什么?”

    晋王在最好的朋友面前,连自称都改了。

    贺常棣自己给自己倒了杯茶,应该是晋王来时,阅红楼的茶博士煎的,这会儿有些冷了,煎茶里的各色作料香料混杂在一起,又失了煎茶那股感觉,与那些泛着异味的馊水没什么区别。

    本来是有些口渴的贺三郎在瞧见这么一碗茶后,便再也没有心情喝上一口。

    猛然想到在靖安伯府自己院子里,那个最喜欢摆弄煎茶的毒妇,从他们成婚这几日来居然从未见她亲手制过煎茶,就连在花厅里伺候的茶水都不过是清澈见底的温开水而已。

    贺三郎盖上茶碗,眼底眸光波动了一瞬,便看向了对面晋王。

    “殿下,我要军功。”

    晋王一怔,大武朝开国将近三十年,当今皇上正是整顿朝纲的时候,开国元勋富贵太多,如今想要一份功勋,想要迅速崛起,也唯有军功了。

    而想要在朝堂靠资历或者是出生熬出头,即便聪明绝顶的人那也要至少五年以上。

    如今大武朝虽腹地内还算是国泰民安,但是边境却有不少威胁。

    南边明州的南疆,北境凉州的图浑和蛮族,东边海口的倭人和高句骊,至于最西也有金发碧眼的俄疆人。

    而堂堂靖安伯,也就是贺三郎的父亲此时就守在明州。

    因边疆近年都无异状,派入各国的探子也没发现什么动作,这两年边境守军却是越加的放松警惕了。

    没仗打,就算是决胜千里之外的名将也会被磨平了棱角。

    晋王青碧色眸光微微一怔,“阿棣,那你为何会选择北境?若是想要军功,明州不是更好,贺伯父也在明州,而且密谍司早有密报,南疆人已有异动。”

    晋王虽然不是储君,但是有关朝中密文他还是知晓一些的,只因为与他同父异母的太子殿下。皇家几个兄弟中,他与太子的关系最好。

    贺常棣低垂的双眸里,眸光闪动了两下,“父亲在,我不会去。”

    晋王一愣,随即担忧道:“阿棣,我们虽然在国子监毕业时都被评为优异,你武功虽好,却无实战履历,也无领兵经验,而鲁国公是什么样的人,你比我清楚!”

    鲁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可使用快捷键翻页:上一章(←) 目录(回车)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