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书城 > 书库 > 古代言情 > 穿越女遇到重生男 > 正文 第二百二十六章:夫妻

穿越女遇到重生男

扫码二维码阅读

正文 第二百二十六章:夫妻(1/2)

    贺常棣瞧她紧紧捏着锦被一角,只能挡住上身那么一点点重要的部位。

    其他的地方俱是暴露在他的眼前,从帐外透进来昏黄的灯光洒在她白皙如瓷的肌肤上,几乎能让人疯狂。

    楚琏像是一只被放在砧板上的雪白羊羔,贺常棣也就没有那么急迫了。

    他微微抬身,解着自己身上的衣裳,语气里带了一丝浅淡的笑意,“琏儿希望为夫怎么饶你?”

    楚琏一怔,是啊,希望他怎么饶她。

    两人本来就是夫妻,这种事情是怎么也躲不过去的。

    可是这么仓促,她就是有些害怕和不安。

    楚琏紧紧揪着被褥一角,放低声音,好言好语与他商量道:“夫君,不要今天好不好?今天咱们刚回京,你还去了宫中,肯定都累了。改成明……明天,行不行?时候不早了,我们还是赶紧歇息吧!”

    贺三郎都想笑出声,这个小东西,死到临头了,居然还想要推脱。

    他把里衣随意扔到床榻下,楚琏视线里就是他壁垒分明的身体轮廓,劲瘦有力。

    贺常棣哪里还能由着她躲下去,一把扯开了她小手中紧捏着的被褥,伏到她耳边低哑道:“好,为夫依你,就早点歇息。”

    楚琏吓的低呼一声,就已经被贺三郎压住。

    一时间,鸳鸯交颈,被翻红浪。

    不过,可惜,再勇猛的贺三郎也是个童子鸡……

    他与楚琏的第一场情事,不过大半刻钟也就结束了……

    楚琏满脸潮红,不管怎么求饶都没用,最后也犯了倔脾气,拉过一边的锦被放在嘴里死死咬着,硬是忍住身体里陌生的情潮。

    她脑子混混沌沌的,心里哀嚎,不知道这样的折磨还要多久,她浑身绵软,真的快坚持不下去了。

    楚琏破瓜,根本就尝不到多少情事的妙处,上瘾的也只有贺三郎一个人而已。

    刚这么想着,身下就是一阵异常的喷涌的灼热,楚琏感觉到扶在身上的人强健男人浑身一僵,下面抵住秘处坚硬也跟着软化了下来。

    两人都没想到第一次这么快就结束了。

    楚琏微微睁眼,入眼的是贺常棣比锅底还黑的一张俊脸。

    楚琏憋忍着想笑,幸好忍住了,不然贺常棣这个别扭的指不定就要与她杠上,那她明天就真的起不来床了。

    既然已经结束,楚琏忍着浑身的酸软,伸出软绵绵的手臂推他。

    眨着大眼,喑哑道:“贺三郎,我身上难受,我要去沐浴了。”

    贺三郎仿佛还沉浸在自己怎么会这么快结束这个打击上,一时不查,就被楚琏给逃开。

    楚琏赶紧逃开,忍着腿根的酸软,捡起床榻边的寝衣披在身上,就朝净房跑去……

    跌跌撞撞的总算是到了净房。

    楚琏摇了摇铃,问青就从侧门进来。

    这个时候,她也不敢看三奶奶,只是垂头听着吩咐。

    楚琏被刚刚的情事彻底折腾的没了力气,靠在软榻边,吩咐问青准备热水沐浴。

    等到楚琏泡在温热洒了香露的浴桶中,这才浑身舒畅的出了口气,觉得身上的力气回来了,一想到与贺常棣方才在床榻中的情景,她的脸上就一阵烧红。

    捂着脸颊,心不在焉的泡澡,伸后突然传来脚步声。

    楚琏一转头,就瞧见贺三郎黑沉着俊脸,将身上随意披着的寝衣一扔,就跨进了浴桶。

    她都没时间去阻止,贺常棣就已经进了浴桶,长臂一捞,把她揽在了赤果的怀里。

    楚琏惊诧地瞪大眼睛,好一会儿才找到自己的声音,“贺常棣,你这是干什么!你出去!”

    贺三郎俊颜仿佛覆着一层寒冰,他大掌撩起温热的水浇在楚琏圆润的肩头,突然倾身咬住楚琏的耳垂。低哑道:“干什么?洗澡罢了!”

    楚琏眼看他手脚都开始不老实,立马挣扎起来,浴桶中的水扑棱棱都浇在地上,一时间,净房内水花四溅。

    最后这澡自然是没洗成,一浴桶的水到最后只剩下半桶……

    楚琏尖叫着被贺常棣扛回千工床上。

    贺三郎像是为了证明自己,不断的征伐、也不顾忌楚琏的哀哀求饶,第二次,终于不像是第一次那般仓促交代……

    到最后,楚琏连抬手臂的力气都没了,在贺常棣结束的那一刻,她也累极昏睡了过去。

    贺常棣浑身都是汗珠,不过精神却是前所未有的好。

    他退出身体,先去净房自己擦洗过后,又取来温热的帕子,亲自给楚琏清理。

    给楚琏楚琏清理时候,发现她雪白的肌肤上都是自己用力过度留下的痕迹时,才心虚懊恼起来。

    他给楚琏拿来干净的寝衣换上,又取了旁边小几上温热的蜜水辅给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可使用快捷键翻页:上一章(←) 目录(回车)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