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书城 > 书库 > 古代言情 > 穿越女遇到重生男 > 正文 第二百七十七章:我的乖女儿

穿越女遇到重生男

扫码二维码阅读

正文 第二百七十七章:我的乖女儿(1/2)

    王嬷嬷情绪焦急,“可是,夫人……”

    “我没事,这件事我会想办法解决的。”

    王嬷嬷只好不甘地闭上了嘴巴。

    接下来几日,楚琏去靖安伯夫人那请安时,总是觉得靖安伯夫人那一日比一日奇怪。

    具体是哪里奇怪,楚琏又说不出来。

    这日在小书房里,楚琏正拿着炭笔给珍宝轩画首饰花样。

    画着画着突然一下顿住了,在旁边伺候的喜雁听到动静,放下手中针线寻问,“三奶奶,怎么了?”

    楚琏放下手中细细的炭笔,叹了口气,“我想起来为何我会觉得娘院子奇怪了。”

    喜雁眨着大眼等着她说下去。

    “你不觉得娘房间里许多摆设都换了吗?”

    经过楚琏这么一提醒,喜雁也蹙着眉回想起来。

    以前靖安伯夫人的正房花厅主位桌上摆放着一对景泰蓝的百花富贵瓶,瓶里还插着几只华丽的孔雀毛。

    那对景泰蓝花瓶她们主仆聊天的时候还说过,是一对非常稀有的花瓶,桂嬷嬷私下里说过有可能是前朝传下来的,许是能值几千两银子,当时问青问蓝都吓了一跳,她们还没见过这么贵重的花瓶。

    靖安伯夫人当年的嫁妆是很丰厚的,她娘家是江南大族,已经传了几百年,在前朝也是颇有声名,只是到了承平年间,才慢慢没落,可靖安伯夫人成亲的时候也没有亏待她。

    靖安伯夫人的嫁妆在当年的盛京城世家夫人里也是排的上号的。

    只可惜她后来身子一直不好,十几年下来看病吃贵重的药,已花的七七八八。

    不过瘦死的骆驼比马大,靖安伯夫人那里到底还是有几件压箱底的东西。

    以前给楚琏和邹氏的那对红翡翠玉镯就算是一样,这对景泰蓝百花富贵瓶也算一样。

    “那对花瓶换了!”喜雁反应过来惊讶道。

    楚琏点点头,其实不止那对花瓶,还有一些房间里摆放的装饰品都换了,换了后的东西虽然也并没有多差,但与之前的相比确实大不如的。

    如果不是她今日在这里画花样,想着在现代看到的那些艺术品上的花纹,她还想不到那对花瓶上。

    “可是那对花瓶不是夫人的心爱之物吗?”喜雁疑惑的问。

    靖安伯夫人院子里的王嬷嬷以前还说过,那对景泰蓝花瓶在花厅里整整摆放了将近三十年了呢!

    据说是靖安伯和靖安伯夫人成亲第二天摆放的,靖安伯夫人对这对花瓶很宝贝,经常自己亲自去擦拭上面的灰尘。

    既然这么爱惜这么喜欢,怎么也不应该在这个时候换了啊?

    楚琏一时也想不起来是什么原因,她吩咐喜雁,“你去打听打听,娘院子这些日子里发生了什么事?”

    喜雁“哎”了一声,就出去了。

    其实楚琏心中隐隐有了猜测,只是还不能确定而已,她摇了摇头,还是等喜雁回来确定了再说,如果真是她想的那样,她和贺常棣作为晚辈总不能不管。

    这几日婆婆靖安伯夫人明显比前些日子憔悴多了,就连缪神医都专门来她这里一趟,让她多劝慰靖安伯夫人注意身体,别白白耗费了他的医术和千金难求的良药。

    喜雁直到傍晚才回来,偷偷将打探到的消息告诉了楚琏。

    楚琏一听,果然如她猜想的那样,那对景泰蓝的花瓶是拿出去当了一只,虽然靖安伯夫人做的隐秘,但是也不可能一点线索都没留下。

    楚琏猜想,这当花瓶的钱多半是投进了靖安伯府的公账中了。

    楚琏边等着贺常棣回来吃晚饭,边想着这件事该怎么与他说,就听来越来报信,说是今晚贺三郎与兵部和武选司的同僚在外面吃了,大哥贺常齐和二哥贺常珏都在,怕是晚些才能回来。

    楚琏道知晓了,就让桂嬷嬷等人摆饭,早些吃了准备歇下。

    这边楚琏知道了消息,那边贺老太君也得了消息,老太君还特意叮嘱了前院的小厮务必要伺候好晚归的孙子们。

    饭后,贺莹将女儿拉到房间内,在她耳边低声耳语了几句。

    话毕,潘念珍瞬间整张脸通红,她紧张地搅着手中的帕子,怯怯道:“娘……这……这样真的好吗?”

    贺莹一巴掌拍在女儿后背上,“有什么不好的,若是不用这个法子,你一辈子都别想留在伯府,难道你真想嫁给那些要钱没钱要权没权的穷酸?还要帮着他们伺候难缠的婆母?”

    潘念珍连忙摇头,“不……不想。”

    “不想的话就照着娘告诉你的做。若是事情不成,娘自有办法不叫人知道,若是事情成了,你外祖母还能拦着你嫁到伯府?”

    这一刻,潘念珍鼓起勇气,咬了咬唇,终于对着母亲点了点头,“好,娘,女儿一切都听您的。”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可使用快捷键翻页:上一章(←) 目录(回车)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