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书城 > 书库 > 经典网络 > 建造盛唐 > 第7章 雄心勃发
建造盛唐

建造盛唐

扫码二维码阅读

第7章 雄心勃发(1/2)

    大安宫府中歌姬以刘琴儿为首。

    刘琴儿是唐初大将刘德裕的小女儿,武德初年刘德裕从洛阳归顺李唐,历任秦王府的库直骑、护军、太子左内率、右武卫将军,一路凭战功晋升,也算得上是战功赫赫。只是不知什么原因,贞观元年,利州都督义安王李孝常与右武卫将军刘德裕及其外甥统军元弘善、监门将军长孙安业等人,密谋借助禁军谋反。

    李世民对于这类造反者自不会手下留情,除了长孙安业在长孙皇后的求情下得以免死,余者皆掉了脑袋。

    刘德裕的妻妾女儿并入掖庭宫。

    刘琴儿生于富贵之家,琴棋书画俱全,得以从掖庭宫转入太常寺,作为艺伎培养。

    是李元瑷瞧上了她,将她从太常寺捞了出来。

    对于刘琴儿而言,离开太常寺入大安宫不亚于脱离狼窝进虎口。但她这一辈子的遭遇,自父亲谋反的那一刻已经定死了,不存在任何的意外。

    相比在太常寺成为取悦大众的艺伎,朝不保夕。成为李元瑷府中私养的艺伎,过上安稳的生活,算得上是不幸中的万幸。

    故而对于李元瑷,刘琴儿还是存着一定的感激报恩心态的,平素服侍也是尽心尽力。

    尽管李元瑷之前的为人并不怎么样。

    “琴姐,殿下不会是疯了吧?”

    一个年级小的歌姬,怯生生的说着。

    “瞎说,再胡扯撕了你的嘴。”刘琴儿不安的训斥了一句,她心底也觉得这个主子有些不对了。

    相处多年,对于李元瑷还算了解的,贪杯好赌好色。最近几日却有些反常,不贪杯不好赌,在色这方面,有些相似,却有种放不开的感觉。

    本来是个禽兽,现在有点禽兽不如。

    揪着手指,刘琴儿紧张的抬头,看着屋檐。

    “没有,真的没有,这榫卯,巧夺天工,巧夺天工啊!”

    原来现今李元瑷的本尊元凌是建筑系毕业的高材生,对于建筑学有着不俗的造诣,尤其是在建筑工程技术方面,很有心得。他自身就是在参与设计度假村的时候,两天两夜未合眼,晕倒在了电脑前,一觉醒来就成了这个在历史上没有遗留下名字的大唐商王。

    元凌学着过了几天奢靡的日子,今日饮酒时忽然看到了头顶屋梁,想起了自己的身份,想起了自己曾经上大学的时候写过的一篇论文:论文的题目是关于古代建筑的,着重围绕榫卯工艺来写。

    只是这篇论文并没有取得多少成绩,更没有得到多少认可。

    毕竟是二十一世纪,钢筋水泥称霸的工业时代,榫卯这种传统工艺,早已成了非主流。

    而且在地稀人广的后世,高楼大厦是缓解人口压力的唯一途径。

    榫卯工艺固然精美绝伦,面对历史的潮流,淘汰是必然的。

    认清了这一点,元凌也收起了自己中二的思想,开始学习研究现代建筑,完成了学业。

    实际上元凌心底还是有些小小遗憾的,正是因为受到老家几栋破败祖屋的影响,他才会走上建筑工程这条道路。最终却受到了时代的影响,不得不选择放弃。

    这突来唐朝,身处富丽堂皇的大安宫。

    元凌瞬间冒出了一股冲动,要亲眼见识一下这古代最高的建筑工艺。

    这才有了以上一幕。

    “这宫殿用的技巧太完美了,古人的智慧,当真让人汗颜。”

    元凌呆坐在屋梁上嘴里囔囔自语,一个建筑系的高材生,却让古代的屋顶横梁给震撼住了。

    没有一根铁钉,这个早在元凌的意料之中。

    他万万想不到这屋顶的结构布局细致到分毫,每个榫卯都出现在恰到好处的位置,附和力学原理,就算以二十一世纪的力学原理来计算规划,也不见得会比这屋子的设计更好。

    在元凌的记忆中,这个时代并没有出现力学伟人,暗忖:历史上力学伟人并没有中国人的名字,可我们的老祖宗,早已经将力学用在了生活上。他们用自己的经验给后人遗留下了丰厚的遗产,只是后人没有正确的将之整理出来。细细想来:马均的龙骨水车,诸葛亮的木牛流马,不都是根据力学原理制造出来的产物?

    倘若有人将这些原理总结归纳,此人于力学一道,怎么着也能同西方的阿基米德、伽利略一争高下。

    元凌这时还不知道:大安宫原名宏义宫,是当初李渊送给李世民的宫殿,早年是隋朝权臣杨素的府邸,隋朝平定江南,杨素功居第一,杨坚命宇文恺修葺府邸犒赏杨坚。

    而后李世民虎牢大胜,携三千破十万之势,擒王世充、窦建德回长安,功盖天下。

    李渊特封李世民为天策上将,位在诸王之上,并下令修葺杨素楚国公府,并改为宏义宫。

    宇文恺建筑技术天下无对,他留下的宫殿后人不敢擅动,
建造盛唐全文免费阅读就在我的书城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可使用快捷键翻页:上一章(←) 目录(回车)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