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书城 > 书库 > 古代言情 > 后宫深深深几许 > 未分卷 百七十九章 :智者

后宫深深深几许

扫码二维码阅读

未分卷 百七十九章 :智者(1/2)

    安素裹着棉斗篷,懒洋洋的坐在矮椅子上捧着鱼杆钓鱼。

    多罗骑马而来,大笑:”安素,这沙漠弯泉里,根本不会有鱼,除非是泉涌的日子,那些七彩鱼才会随着地下泉水一齐涌出来,流向远处的江河。“

    ”谁知道呢,万一有一条不愿意去远处江河的,就被我钓起来了呢?”安素懒洋洋的回道。

    多罗坐到她身边,瞧了她一眼,有些愧疚的口气:”安素,你的智慧远在我之上,你要钓的鱼怕已经早就上了钩,可我,我怕是只能视而不见。“

    “大王,钓鱼的人是你,我不过是块诱饵,我自认这块诱饵做的还不借,至于你想不想钓起那条鱼,是你自己的事,毕竟这是你的家事,我不便多管。”安素微笑道。

    多罗的脸上露出悲痛之色,眼神望向远方的大漠,声音变的空洞苍凉:“我这辈子都没办法忘记,她背着我,奔跑在风季的大漠里的样子,她的腿一直流着血,却一直不肯停下来。

    我能活着,是用她的命换来的,就算她现在要收回它,我又能说什么?”

    “你是来谴责我杀了你们的孩子?”安素问道。

    “安素,依娜并没有怀孕,我早就知道了,她这么做,也许是因为心中害怕,害怕你的到来,会威胁到她的地位。

    我能理解,所以才没去拆穿她,我想让她在我母亲那里讨得些喜欢,你知道的,我母亲一直不喜欢她。”多罗越加愧疚的语气。

    “那你也知道,是她胁迫沾,逼沾说她怀孕?你更加知道,为了救沾,我也只能说她怀孕,上了她的套,等她的刀架到我们的脖子上?”安素淡淡的问道,脸上的笑容消失。

    “安素,我没有,你,你比她坚强,还有,你,我,你知道的,我知道实情,根本不会怪罪你们,我,我只是不忍心拆穿她,看见她哭泣的样子。”多罗嗫嚅道。

    安素收起鱼杆,抬头望望远处的夕阳,以及因为夕阳而出现的美丽的晚霞。

    “是啊,我比她坚强,我这个人,不需要别人的抚慰和爱怜,一向是我主宰别人的生死,我又需要谁的爱怜和疼惜呢?”

    安素慢慢说道,扶着丁当的手,朝马车走去。

    多罗追上她,拉住她的衣袖,心疼的眼神:“安素,我不是这个意思,她成就了我的命,和我的王位,在她面前,我又能怎么做?”

    安素扯开他的手,朝他点头:“你做的很好,再好不过了,你是个负责任的男人,值得人尊敬的大王。”

    “安素_——”在多罗无奈的叫声里,安素上了马车,骏马抛起一股尘烟,慢慢的进前方驶去。

    多罗一拳砸到黄沙上,沙尘进了眼,泪水流下来。。。。。。

    ——————————

    巫医跪在老王妃面前,斩钉截铁的说,大王妃之所以会流产,就是因为服用了神妃娘娘的药方子。

    巫医是专门为西番王室服务的巫医,一族几代都是王室的巫医,在神妃娘娘到来之前,他们是西番最有权威的医师,享受着西番最隆重最高贵的礼遇和尊重。

    “母后大人,她一来我们西番,我就觉得她是个心肠歹毒的蛇女,果不然,不管她是什么目的,就算想让我让出这大王妃的位置,也不能毒杀我肚子里的孩子啊!”依娜痛哭流涕,哭倒在地。

    老王妃斜倚在座位上,揉着巨疼的额头,不知道该如何判断。

    她不信安素会做这样的事,其实在她心中,就算安素真做了这样的事,也不是不可原谅。

    她现在需要的是一个为安素开脱的理由,在这妇人和巫医这绝对的证据面前,能为安素脱罪的可靠的理由。

    她不能质疑巫医的判断,毕竟安素只有一个人,抗不起整个西番的医术。西番百姓的生死大部分还是要靠本国的巫医治疗,如果就此处置巫医,怕会引发巫医间大规模的躁动和不安。

    这不是她想看到的结果。

    “扎西,夏朝的药方子与我们西番不同,药材也不尽相同,我再问你一遍,你确定这些药不是保胎的,而是导致大王妃流产的原因?“

    沉默良久,老王妃方才又问了一遍跪在面前的巫医扎西。

    扎西的双眼不停的闪烁,瞅两眼趴在地上痛哭的依娜,重重的点头。

    ”戕害王室子嗣,犯的是死罪,并不能够因为她是夏朝来的神妃就可能幸免。“依娜哭道。

    ——————————————

    米尔立在安素面前,垂着头,不去看她的脸。

    安素将自己抄的千金药方硬塞到她怀里,微笑道:米尔,虽然你跟着我学医的时日尚短,可我知道,你是个聪明的孩子,就算没有了我,也一样能成为西番最厉害的大夫。

    这些时日,你心中应该明白,你们西番的巫医根本不会治好人身体上的疾病,而不过是通过心理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可使用快捷键翻页:上一章(←) 目录(回车)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