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书城 > 书库 > 古代言情 > 醉影笑惊鸿 > 可笑我命由天不由我 第七回 夏娇流产

醉影笑惊鸿

扫码二维码阅读

可笑我命由天不由我 第七回 夏娇流产(1/2)

    贤妃轻声说着:“不过是献舞一曲,夏妹妹就不要推辞了,咱们也得是言出必行啊。”

    我微微启口:“既然夏贵嫔身子不适,那便是别作舞了,免得出了什么事儿可不好了。”

    “瞧皇后娘娘这话说的,作个舞怎么就会出什么事呢?”淑妃抿嘴一笑,“夏贵嫔便是随便一舞便可。”

    因我也不知道夏娇到底在隐瞒着什么,遂也没有多说什么。

    夏娇下去换舞衣,我打趣的说着:“既然夏贵嫔不想跳,又是何苦去为难她,大家都是姐妹,欢闹两声便是罢了。”

    淑妃轻笑着说道:“正因为大家都是姐妹,无论舞的好与坏都无关紧要,只是言出必行,夏贵嫔还是要舞一下做做样子。”

    淑妃说的有理有据,我反而是让我找不到话说,我笑着看向稍微靠于后侧的霍依兰和杜雅娟,我启口问道:“想来还是不知二位妹妹会些什么呢,一会儿可是要表演着?”

    霍依兰和杜雅娟纷纷起身行着礼说道:“臣妾愚钝,并无才艺,还请皇后娘娘恕罪。”

    我忙让了他俩起来,我说着:“瞧二位妹妹说的,可是不要谦虚呢。”

    “是啊,二位妹妹可得好生表演着为咱们大家伙助助兴呢。”贤妃端起了一旁的茶水,轻抿,随即微微叹了口气,“过不了几日,新宫女就会被分配来,人多的我反而还叫不上名字来呢。”

    我看着贤妃说道:“这挑去你宫中的自然都是佼佼者,伺候人也是极好的。”

    这时宇文昭仪倒是来插了句嘴,她说着:“都是由内侍局选拔的,规模可是丝毫不亚于选秀呢。”

    淑妃说着,很是平淡无奇,她启口:“出身便是摆在那儿,什么家世的人能选秀还是得靠些运气的呢,若是一出来就是为人奴仆的名儿,可是怎能过上锦衣玉食的日子呢,可不是谁都有皇后娘娘这般的好福气。”

    她的这冷嘲热讽使我听着极其不舒服,像是说我这皇后的身份完全是由自己的出身所决定的,不过她说的也不错,当初若不是顾及着我是国相府的嫡女,说不定也只是嫁为侧妃,而现如今,估计也是和她们一般位列嫔妃。

    我笑着说道:“在座诸位可不都是大家,出身名门可得是为他人做做榜样,自古崇尚贤良淑德,可是没说崇尚什么出身。”

    “皇后娘娘说的极是呢,咱们定当以皇后娘娘为楷模好生学习着。”宇文昭仪在一旁奉承着我,淑妃也是笑了笑,不知是找不到话来反驳还是不想回话。这时夏娇已是换好了舞衣,一身猩红色儿的霓裳穿在她的身上异常动人,她舞着水袖,万分优雅却少了些许从容,她的步调中多是犹豫与彷徨。淑妃带着头拍着手:“夏贵嫔舞的极美,只是比起从前,怎的仿佛是有所不及了?”

    贤妃在一旁说着:“夏贵嫔在宫中难免是待久了,想必舞艺生疏也并不见怪,幸好是练家子,否则,指不定会出丑呢。”

    淑妃笑着:“霍更衣还未进宫时臣妾便是听闻她舞的极好,不知皇后娘娘可想一睹风采?”

    “一个人舞有什么劲,不如霍更衣和夏贵嫔来比试一番?”宇文昭仪轻抿茶水微微启口,霍更衣忙起身说道:“贱妾愚钝,怎能同贵嫔娘娘同舞。”

    宇文昭仪说道:“皇后娘娘说了,今儿大家都是姐妹,就别顾及着什么贵嫔更衣的,大家尽尽兴才愉快呢。”

    这时夏贵嫔忙行礼道:“刚才臣妾一舞已是有些累了,恐不能和霍更衣比试……”

    “夏贵嫔此话便是推脱了,怎的才舞一曲便是说累了,这玩笑可是开不得。”淑妃轻笑了一声,接着说道,“可是别被霍更衣给比了下去。”

    我启口说着:“既然夏贵嫔不愿舞便作罢吧,大家伙儿也是别为难她了。”

    贤妃坐在一旁没有吭声,今日她的话不多,几乎是淑妃在另一旁叽叽喳喳个没完。淑妃说着:“皇后娘娘也是忒好的性子了,夏贵嫔可得和霍更衣比试一番,不然就是不给本宫面子。”

    望向夏贵嫔的神情有些迟疑,我也不知道她为什么不说自己有什么事情无法跳舞,她微微福礼,像是默认愿意比舞一般。霍更衣也是微微行礼,便是下去更换舞衣,我看向淑妃说道:“也就尽是听了你的去,她两这一舞可是得由你来打赏珍贵物件儿。”

    “既然娘娘如此说,那臣妾便是将自己新得的几匹织花缎子送予两位,再配上一对绯红玉珏怎样?”淑妃说着,宇文昭仪便是笑着说道:“这织花缎子倒是常见,只是玉珏见得惯了,绯红色儿的还觉得稀奇呢。”

    我端起茶杯尝了尝,已是有些冷了,刚斟上,还未来得及饮用,便是随着底下的声音抬头望着看走进大殿的霍依兰。霍依兰身着一袭淡蓝飘渺群,几朵渐淡的蓝白绢花在发髻上显得栩栩如生,平日里倒是不怎么觉得,如今一倒腾却有着脱俗的灵气。

    淑妃拍着手说道:“想着平日见惯了霍更衣着宫装,不成想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可使用快捷键翻页:上一章(←) 目录(回车)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