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书城 > 书库 > 古代言情 > 无乔不成抒 > 正文 第三十六章 杏林城里见恩师

无乔不成抒

扫码二维码阅读

正文 第三十六章 杏林城里见恩师(1/3)

    两人细问一番才知道,原来昨晚有人赶到邻县,把张碧兰跳江自尽未遂的消息告诉了陶然,他心中焦急,立刻连夜从临县赶了过来。%d7%cf%d3%c4%b8%f3

    陶然赶到张府后,立刻见了张碧兰。至此,张碧兰告诉了他自己身上发生的所有事情,两人抱头痛哭……

    听闻女儿居然遭受如此大难,张员外夫妇如五雷轰顶。良久,他们对陶然提出了退婚的建议。哪知道陶然绝口否决,道一生只会认碧兰一人为妻,所以两人的婚事如期举行。

    所以他们夫妇今日来江安客栈的目的,一是感谢宋乔和顾若抒两人的恩情,而是希望两人能够出席陶然和张碧兰的婚礼。

    宋乔和顾若抒婉拒了张员外夫妇的邀请,让幽兰送上了一对玉如意给两位新人作为贺礼。在张员外夫妇的千恩万谢中,他们启了程。

    马车上,顾若抒道:“没想到这世间,深情之人不少,这陶然能克制自己心中的痛苦,接受张碧兰,倒也是爱她爱得紧。”

    宋乔缓缓道:“爱一个人,本来就是会包容她的全部。”

    顿了顿,他接着道:“自己的妻子在婚前被人染指,的确十分痛苦。可更为痛苦的事,是因为这件事失去自己挚爱的妻子。所以这个陶然倒也是个拎得清之人,但凡他有一丝迟疑,便会失去一生所爱。”

    “去邻县通知陶然的人是你派去的吧?”

    宋乔点点头。

    顾若抒看着宋乔,笑了起来。

    “你笑什么,若抒?”

    “这世间痴男怨女众多,求而不得,得而又失,各种心酸痛苦。但想想,我们两人一路走来,一向顺顺利利,从来没有什么虐身虐心之事。”顾若抒浅笑道:“甚觉欣慰。”

    宋乔亦笑,把顾若抒抱在怀里,吻了吻她的额头。

    前方杏林城,乃是顾若抒年少学画之地,既然路过此地,自然该到恩师王子远家去拜访。

    八岁时,魔教圣尊路广运从国公府带走了顾若抒。初时,因为惊吓过度,她在魔教圣坛未曾开口说过一句话。后来发现了她的绘画天赋,也为了打开她的心结,路广运把她送到了杏林城,拜大师王子远为师。从那以后,顾若抒便开始了半年在杏林城,半年在魔教圣坛的生活。

    王子远虽名为大师,实则平易近人,甚至,有那么一丝孩子气,路远还私下给他起了一个老小孩的称号。后来被他得知,他不但不生气,反而很是喜欢。

    顾若抒换上粗布衣衫,取下头上的金步摇,一头乌黑的长发编了一个简单的麻花辫,倒是别有风情。所以说,美人就是美人,哪怕是穿麻袋,也掩盖不住其风姿绰约。

    宋乔不解:“若抒今日为何做如此打扮?”

    顾若抒笑道:“你是不知道,我恩师平生最讨厌盛装华服,所以门下的弟子都是穿粗布衣衫,女弟子也不挽髻,一个简单的麻花辫即可。”

    “原来如此。”

    “所以,你赶紧也去换一套粗布衣衫吧。”顾若抒笑着推了推宋乔。

    宋乔拉住她的手,笑道:“在换衣服之前,我要先做一件事。”

    “什么事?”

    宋乔凑到顾若抒的耳边,轻声道:“若抒,你知道吗?你今日这样的装扮我以前从来没有见过,为夫觉得甚美。实在是忍不住……”

    他后面的话不用说,顾若抒就知道他要干什么了。果然,宋乔一把抱起她,把她放到了床上……

    到王子远大师府上的时候已经快到晌午了,顾若抒踢了踢宋乔的脚,低声说道:“都怪你。”

    宋乔从善如流:“的确怪我。”

    “心儿来了?”一阵洪亮的声音从大厅外传来,真是未见其人,先闻其声。当年,顾若抒以路可心之名拜师学艺,是故王子远一直唤她心儿。

    宋乔转过头看去,只见一位身着粗布衣衫,鹤发白髯的老者大步走了进来。

    顾若抒急忙行了上去,跪下行了大礼:“心儿见过恩师。”

    王子远立刻把顾若抒扶了起来,拍了拍她脑袋,责怪道:“几年不见,人长大了,繁文缛节倒是学了不少,明知道我不喜欢那一套,给我少来。”

    “好。”

    王子远看了看一旁站着的宋乔,问道:“心儿,你又换新跟班了?要我说,你所有的跟班中,还是路远那小子最对我胃口。不过听说他现在是魔教圣尊,想来也没时间陪你来了。你们大约已经成亲了吧,当年看他天天给你梳头编辫子,我就知道你们一定会成亲的。你们有娃娃没有……”

    一旁的宋乔脸都快绿了,路远还给她梳头编辫子……他心里实在是泛酸。

    虽然王子远自己一个人说得有滋有味,但顾若抒不得不打断他的喋喋不休:“师父,我的确成亲了,但我夫君就是一旁站着的这名男子。”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可使用快捷键翻页:上一章(←) 目录(回车)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