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书城 > 书库 > 恐怖灵异 > 冤鬼契约 > 正文 第二十一章 女职员 (三)

冤鬼契约

扫码二维码阅读

正文 第二十一章 女职员 (三)(1/2)

    叶限低声道:“别装了,分明是你馋了想吃鸡而已。”

    陈飞扬嘿嘿笑着,小武茫然地问:“什么鸡?这又关鸡什么事?”

    “不对,不对,你说的不对。”一直低头不语的轻寒忽然惊叫道。

    大家都被她吓了一跳,小武眉头微皱着:“洪小姐,你怎么了?”

    “不对,按照这位先生……”

    陈飞扬得意地一扬下巴:“俺鄙姓陈,大号飞扬。”

    没人计较他不伦不类掉书袋,还掉的叫人笑话,因为大家都看着洪轻寒,他们不知道轻寒为何会大叫不对。

    “如这位陈先生说的,是从什么口鼻之类地方钻进去,然后将皮完整的穿走了,对吧?”

    陈飞扬点点头,对轻寒竖起大拇指:“妹子胆大又聪明,一般人听俺这么一说早吓瘫那了,妹子你混哪疙瘩的?”

    轻寒没接他的话,继续说:“可是为什么头皮和头发还在那?不也该完整的穿走吗?”

    叶限和小武都跟着啊了一声,互相看了一眼,真是这样,他们怎么没想到这点。

    陈飞扬挠挠头:“啥意思?不是说人皮吗?好好地咋扯到啥头发上去了?”

    叶限问:“轻寒,那李小姐前几天发型是什么样的?”

    轻寒想了想说:“四天前,我和她一起吃午饭,我才注意她发质好了,头发非常浓密,很美,像书上说的那种绿鬓如云,就是发型变了,是齐刘海的直发,头发到肩膀这,我还问她不是才烫的爱司头没多久,怎么又换了。她说觉得爱司头不适合自己,就换一个,我说你发质看着比过去好了啊,她说吃的老家的什么中药,还说要给我个方子,我当时还想是不是用的假发啊,不过我们是好朋友,我也没拆穿她。”

    小武点点头,他记起那天去大华洋行了解情况的时候,李小姐的发型是齐刘海的,额头上还系着一条很宽的格子发带,黑黝黝的刘海下是一双小鹿一样滴溜溜转动的大眼睛,清澈透明,按照轻寒的说法,这齐刘海难道是为了遮挡脸部和头皮部位衔接的问题吗?

    “呵呵,如果当时你好奇,非要看看她新做的发型,看看发质,一把抓住她的头发……可能就热闹了。”陈飞扬说起来竟然有点兴奋。

    很显然,轻寒还不了解陈飞扬的邪恶本质,茫然地问:“为什么要好奇去看这个?”

    陈飞扬得意洋洋:“哈,可能头发下面就是血呢。或者皮不够完整,可能掀开头发帘里面就是血呼啦的。也许能看到里面脑子砰砰砰乱跳,嘿,你吃过猴脑吗?”

    他一得意起来就开始暴露了本性,轻寒鼻子轻轻皱了一下,什么都没说,垂下眼去,心想叶小姐这样的人,怎么能有这么粗俗不知所云的亲戚?

    陈飞扬看轻寒不回话,尴尬地笑笑:“那个,洪小姐,你还是没说俺哪说的不对啊,这个不耻下问什么的,对吧,你得讲明白,俺没事,俺可知耻了。”

    叶限眼睛一翻,心想我不认识你,真丢人。小武低下头去,用手背抵住嘴唇,担心自己会笑出来。

    “就像我刚才说的,如果是将皮穿走的话,为什么头皮和头发还在?”轻寒说到头发和头皮的时候加重了语气。

    “那可能是穿走人皮时不小心,把头发和头皮弄坏了呗。“

    陈飞扬大咧咧地说。

    “轻寒,你看我的指甲怎样?”

    叶限忽然伸开手,让轻寒看她的手背。

    她的手柔长纤细,像一朵优雅的兰花,指尖是一种带着珠光的红,灯光下很有点流光溢彩的味道。

    轻寒不知道叶限为什么要问自己这个,可还是点点头说:“你手长得真好,指甲保护的也好,这怎么保养的?做什么事都要带着护甲吧?”

    叶限得意地展示着自己的手:“我也觉得我这手,我这指甲都长得极美的,每次我自己这样看,就能看上半天,哎,我都要爱上我自己了,怎么办?”

    陈飞扬听到这里,噗嗤一声笑了。

    小武则目光炯炯地盯着叶限,他知道,叶限不会无缘无故地说这些。

    “叶小姐,你的意思……我好像有点明白了。”轻寒盯着叶限的指甲,若有所思。

    “我这么钟爱我的手,你说,如果那个不知道是什么东西的凶手也是特别钟爱她的头发呢?你也说了,她发质极好,黑黝黝的,吕斌如云。我方才也注意了李小姐的尸体,那头发枯黄……发质有点差。”

    叶限说到这,有点不好意思:“前几个月我的头发也烫坏了,我急的什么似的,后来买了假发遮掩,像我这么钟爱我的手和指甲,我看人都是先看手,再看指甲,如果那个凶手和我一样,既爱美又重视细节呢?甚至还有点固执,不允许自己顶着枯黄的头发。

    “这样,顶着这么大的风险只因为不喜欢那头发?”

    小武瞪大眼睛,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可使用快捷键翻页:上一章(←) 目录(回车)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