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书城 > 书库 > 恐怖灵异 > 冤鬼契约 > 正文 第七章 钓鱼

冤鬼契约

扫码二维码阅读

正文 第七章 钓鱼(1/2)

    若不是假发装神弄鬼吓唬人,清和弄本来是一条默默无闻的小弄堂。

    站在巷子口,能看到两边人家斑驳的墙,地上铺着青石板,坑坑洼洼的,滑腻的苔藓沿着墙角蔓延着,几个小孩子蹲在家门口玩游戏,你给我一片叶子,我给你一个石子,一起去买另一个孩子用泥捏的生煎小包子。召南一身西装,夹着公文包,头发油光水滑,用叶限的讥笑形容苍蝇上去都站不住,这样打扮很像一个洋行的职员,

    “请问……”看到几个女人在巷子一边的水管那洗菜,召南凑过去问道,“雪清先生家可是住这?”

    那几个女人看看他摇摇头,一个女人将芹菜放下道:“这个人,不晓得。”

    不知道?可那头皮说那个人就是叫雪清的呀。

    “太太,您再想想,这附近有没有这个人?”

    几个年轻的女人都摇头,叽叽喳喳地说没听过这个人的名字。

    召南看着方才择芹菜的女人,她回答的是这个人,不晓得。

    如果这里真没有这个人,应该不会这么回答吧。想到这,他故意叹气,显出惋惜的神情:“真是可惜了,那么大一笔财产,就是找不到雪清先生,这可如何是好。”

    “财产?什么财产?”

    择芹菜的女人眼睛骨碌碌一转。

    “这个,呵呵,不太方便说,我调查很久,雪清先生是住在这里,现在看是我调查有误,打扰了啊。”

    召南夹着公文包,彬彬有礼地点头告辞。

    他故意若无其事的往前走,一直走到巷子口,没有回头,但侧耳听过去,身后有急匆匆的脚步声。

    “哎,先生等一下,等一下。”

    那择芹菜的女人腰上还系着围裙,正一路小跑跟了过来。

    “太太,有事吗?”召南打量着这个女人。

    她看着有四十来岁,头发烫过,发尾有些枯黄,看来是一直烫头,脸上也看出脂粉痕迹,应该是个很爱美的女人,只是衣着打扮挺普通,碎花的棉布旗袍,滚镶的边洗的有点泛白,扎着蓝布围裙,那女人显然有些紧张,不住用腰前的围裙擦着手。

    “你刚才说财产,什么财产?”

    召南摇摇头:“太太,事关个人隐私,我不能透漏的。”

    “哎呀讲讲嘛,也许我能帮你打听一下附近有没有这个人。”

    那女人眼睛骨碌碌乱转,召南更加确信,她知道这个人,而且和这个人关系匪浅。

    “那太太您能帮我打听那是再好不过了。我找了很久,只有这一个名字,好像是个矮个子,方脸盘,面孔发红的男子,那人告诉我只知道此人叫雪清,这名字是有点怪怪的,像法号对不对?”

    召南说到这,看到那女人不由自主地点头,心里瞬间有了主意,继续讲道:“是这样的,一位老先生,在香港那边经商的老先生委托我们洋行寻找这位叫雪清的人,只大概讲了这个人的相貌特点,说好像是住在这清和弄附近的,这位老先生早年在香港前来沪城的轮船上发病,是被这位雪清先生救了的,老先生年纪大了,前年独生子先他而去,孑然一身没有继承人,便向将全部财产都赠与雪清先生,一个是报答当年的救命之恩,一个是希望这笔财产能帮助到善良人。”

    那女人听到这里,不停地用围裙擦着并不湿的手,在强制压抑自己激动的心情。

    “这样的啊,欧呦,这是好事,天上掉馅饼的好事啦。”

    女人还是按捺不住激动,笑成一朵花。

    “是啊,我调查很久,确定这里应该曾经有位叫雪清的先生住的,原来还是没有,这样再过两个月,再找不到这位先生,按照那边法律,这笔财产就要捐献出去,也算造福社会了吧。”

    “捐献出去?凭什么!”

    女人声音一下子提高了。

    “这也是没办法,找不到那个人。”

    “可是随便找个叫雪清的人不就行了?”

    女人好像是想起了什么。

    召南想起人皮后来回忆道的一些细节道:“那位老先生说雪清先生的胸口有一块带毛的黑痣,面积很大。”

    女人眼睛一下子亮了:“一块黑痣?上面还长毛?”

    “对,救人时候是夏天,人穿的单薄,偶尔看到的,老先生的馈赠文件上注明了这一点,如果那位雪清先生是矮个子,方脸,面孔发红,胸口有块核桃大的长毛的黑痣,那就一定是了,文件上写的很清楚,我想符合这些条件的人并不多吧?”

    “不多,不多。”那女人连连点头,又试探着问,“那老先生有没有说那个雪清先生是做什么的?”

    召南看到她目光中的希望,想了想赌上一把:“他猜测可能是个在家道士之类的吧?”

    果然,那女人不由自主地咧开嘴笑了:“对呦。”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可使用快捷键翻页:上一章(←) 目录(回车)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