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书城 > 书库 > 经典网络 > 道德仙缘 > 正文 第二十五章开疑事

道德仙缘

扫码二维码阅读

正文 第二十五章开疑事(2/3)

甚至于被其自身遗忘的种种罪行,纤毫无差。

    这些统统都是罪证。

    毫无疑问,闵微幸,秦观涛,此二人头顶乌光盖顶,压过了其余所有光,恶业远远大于善业,其所犯邪淫罪不小。

    “唉……此间已是阴司,你二人可认罪了?”

    陈判例行公事,问询着。

    实则证据早已收集完整,堆积如山,用独轮小车推送的公文,倒有大半属于罪证。

    小到一次恶口,浪费一份草纸,大到邪淫杀人,忤逆父母,一丝一毫都不放过,都有对应官司可打……

    这不是罪魂口头狡辩几句,就可以脱罪的……阴司定罪也无需画押,罪证确凿,业力无差,罪行根本无可抵赖。

    由于殿中有不少鬼吏,殿中空间不小,因此有时也会一次带入多名案犯,同时处理不同案件。

    苏浅雨也经手了数十次,所见到的罪魂,极少有不抵赖,愿意直接认罪的……

    然而走完程序,确认罪名无误后,该堕地狱堕地狱,该转入旁生转旁生……抵赖除了增加罪过之外,别无用处。

    当然,善人也有,但是不多。

    有些功德较大的,生前有信仰的,也只是暂时经过阴司,点名过后另有去处,会被鬼卒请去别处暂候。

    这殿中往来的,多是一些庸碌之辈。

    果然,受审开始后,这两人俱是不肯认罪。

    “冤枉,我何曾有罪?”

    秦观涛梗着脖子,红了面皮,声嘶力竭地喊冤:

    “天理何在?天理何在啊?”

    “大冤!奇冤!万古奇冤大案呐!”

    陈判气得须发飘起,亦拍惊堂木:

    “啪!”

    “大胆!竟敢咆哮公堂!”

    “你以为此是何处!”

    “此乃帝君瞩目,阴司殿堂,岂容你抵赖罪状?”

    咆哮着,陈判官大喊:

    “罪状已宣,罪证已实,此人多次害死人命,于庙中邪淫害命,逼死良家妇女,又勾结绿林大盗,灭门破家,罪行甚大,削尽禄命,即刻打入火山地域,先受五百日刑罚!”

    那秦观涛还想大喊,就有鬼卒上前一扯。

    那链锁顿时陷入脖子,掐得他说不出话来。

    闵微幸默默垂头,汗水不断顺着额头淌下,从鼻尖垂落,打到石砖上,发出细微的“啪”地一声细想。

    他的心已经彻底凉到了九渊之下。

    望着面前,那厚厚的册子,他心绪惶惶,巨大的恐惧让他好似被人捏着脖子待宰的鸡鸭一般。

    这种恐惧,在秦观涛被鬼卒拖走的时候,从他面前经过时,到了极致。

    “一时,佛在舍卫国,祇树给孤独园……”

    惊慌之下,闵微幸突然想到,曾经在庙中遇知客僧,听其谈起,念诵《金刚经》可以消灾解难。

    当时他因为被好友唆使,心绪不宁,于是听其讲述了一遍。

    后来在家中依旧是心绪难安,昼夜不宁,便反复诵读此经。

    到如今已能通读且背诵出来。

    此时忆起,哪有半点犹豫,好似落水之人抓到了救命稻草一般,当即眼睛一闭,大声朗诵了起来。

    说来也怪,随着他朗诵经文,声音越来越洪亮,回荡在殿中。

    其顶上现出大片红光,渐渐罩住其身。

    到此,审判不得不暂时停止。

    所有判官鬼吏,连同苏浅雨,郑振明,亦是起身肃立,以示恭敬。

    “诵读《金刚经》,纵使鬼神也敬护此人,此时此人顶上佛光已现,我等都要暂且中止,以免亵渎。”

    陈判官轻声为苏浅雨解释着。

    “但此人有极大罪,未曾化解,难道只要他一直诵经,就一直停止不审吗?”

    郑振明出声问着周围。

    周围有判官与他悄声解释:

    “寻常罪鬼,是做不到的。”

    “一到阴间,即为业力蒙蔽,自然不知念佛诵经;即便吾人念诵经典,彼等亦是若无所闻,是以修行必须要待一口气未断之时,气断则无以为力。”

    “此人恐是阳寿未尽,与方才那秦姓男子不同,虽然造作重罪,折损福寿,尚有剩余,加上近来持诵此经,以此微薄善业,此时暂保不迷,才能记得经文。”

    “若是寻常罪鬼,几无可能如此。”

    众判官鬼吏都是垂手肃立,非常庄严恭敬。

    其中一位判官建议道:

    “不如判其转为人胎数次,使其不能忆念《金刚经》,再审理其罪,如何?”

    “如此,怕不是便宜了此人。”

    苏浅雨开口
道德仙缘全文免费阅读就在我的书城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可使用快捷键翻页:上一章(←) 目录(回车)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