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书城 > 书库 > 古代言情 > 启禀九千岁:女皇又重生了! > 正文 第98章 你是人是妖?

正文 第98章 你是人是妖?(1/2)

    拓跋烈微微皱了皱眉,上上下下的打量了毒茶茶一眼:“你究竟是人还是妖?你这小丫头使的是仙法还是妖法?”

    毒茶茶轻轻眨了眨眸:“少年郎,不瞒你说,我是妖怪,那种颇吓人的妖怪,你害怕吗?”

    拓跋烈嗤笑了一声,瞳孔中一闪而过一丝红光:“小爷我也就只是随便问问,你还真以为小爷以为你是妖怪?据我所知,你从小都生活在宫内,在哪学了这些术法?”

    毒茶茶笑的眉眼弯弯:“天授。”

    “嗤,小爷不信。”

    拓跋烈皱了皱眉毛。

    “你丫爱信不信。”

    毒茶茶耸了耸肩,右手一挥,四周的幻境便消失不见,他们两人也又重新回到了现实之内。

    制造这幻境极消耗巫力,既然已经达到自己的目的了,自己便不再支撑这幻境了。

    毒茶茶在营帐内寻了个凳子坐了上去,朝着拓跋烈招了招手:“少年郎,过来坐我旁边,我们商讨一些事。”

    拓跋烈浓眉微蹙,轻哼一声,倚在了房柱上:“不坐,就这般聊。”

    她说什么自己便做什么,那自己多没面子?

    “罢了,随便你,据我所知,浮屠国内的兵将约一百万往上,若要想按照正常的方法,前去派兵攻打,将这浮屠国灭了,没有几年时间是不行的,俗话说的好,擒贼先擒王,我们只需将他们所有皇室成员都给俘虏了,他们浮屠国自然气数已尽了。”

    毒茶茶单手托腮,笑的蛊惑动人。

    拓跋烈望着她那一张阴毒灿烂的小脸,愣了一愣,心脏像是被狠狠撞击了一下,几秒后才缓过了神。

    他皱了皱眉,转过头去不再看毒茶茶。

    毒茶茶只当这少年郎又在发神经,倚在了椅背上,继续自顾自的说。

    “他们皇宫重重把手,普通人自然是极难进去的,我不熟悉浮屠国皇宫的地形,进去也是困难至极,就算进去了,一个人想要将皇室全俘虏了,也是不可能的事,但我记得我师姐手中有这浮屠国皇宫的地形图。

    少年郎,你得陪我去寻我师姐一趟,我师姐手下武艺高强的人极多,有我师姐帮忙,一切问题迎刃而解!”

    毒茶茶对苏妖娆,还是有一定的信心的,且她提到苏妖娆的时候,一张绝色的小脸上尽是骄傲。

    “你师姐,是谁?”

    拓跋烈朝前走了几步,英俊的脸庞上带着不解。

    “月夜宫宫主,苏妖娆。”

    毒茶茶眉眼弯弯的吐出了这几个字。

    随后拓跋烈便同拓跋军内的将领辞了行,毒茶茶也给颜笑煦写了一封信,将她如今的情况和去向写在了信上,让颜笑煦不要担忧,莫要发兵,将信绑在了信鸽腿上,便将信鸽放飞在了空中。

    一切安排妥当后,拓跋烈便在军中挑选了一匹快马,率先上了马,朝着毒茶茶伸出了手。

    毒茶茶脚尖点地,倏忽便上了马,坐在了他的后面,猛地环住了拓跋烈的腰,握住了马缰,笑的妖冶:“朕要坐后面。”

    她说罢,猛地一扬马鞭,马便朝着月夜宫的方向呼啸而去。

    少年郎一直黑沉的一张脸庞,英气逼人的面上尽是不悦。

    他觉得自己作为男人的尊严被挑衅了!

    其实,毒茶茶完全可以让拓跋烈留在拓跋军内,她一人瞬移去月夜宫,但是毒茶茶觉得只她一人操劳奔走,拓跋烈一人享清闲,她心中不爽。

    所以,她得拉拓跋烈一起受罪。

    “拓跋烈,我们到月夜宫,得好几日时间,我们路上闲着没事便聊聊天,不然会闷死的,恩……你怎的像闷葫芦一样不说话?”

    毒茶茶伸出手,轻轻戳了戳他的肩。

    下一瞬,毒茶茶只觉手腕一紧,便被男人从后面扯到了怀里,男人从她手中夺过马鞭,狠狠一扬,骏马便以极快的速度朝前狂奔了过去!

    他驾马的速度,简直是毒茶茶驾马速度的四五倍!

    四周寒风凛冽,刮的毒茶茶脸颊生疼,她恨恨磨牙,朝着拓跋烈瞪了去:“你发什么神经?”

    “女人就在老老实实的呆在男人怀里,总搂着男人像什么事?”

    拓跋烈唇瓣勾起了一抹邪气的笑。

    毒茶茶深吸口气,用巫术设了一道防御罩,才好了一些。

    她也懒得跟这幼稚的小破孩争,只冷冷的朝前望着,不发一言。

    宫影漠现在也不知道有没有回宫,若他回宫了见不到自己,不知会不会担忧。

    “这个死太监,究竟去哪了,当初都说了不会再离开我了……”

    毒茶茶低喃着道。

    ————

    马匹在路上行走了足足半月,才到了月夜宫的门口。

 
启禀九千岁:女皇又重生了!全文免费阅读就在我的书城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可使用快捷键翻页:上一章(←) 目录(回车)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