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书城 > 书库 > 古代言情 > 枭宠毒后:冥尊大人请克制 > 正文 第五百八十一章求不得

正文 第五百八十一章求不得(1/2)

    天下棋局,皇上只想要求的一人,而他何曾又不是如此呢?世事变化颇多,谁也不能够猜想,事情已经到了如此的地步。

    今人不见古时月今月,今月曾经照古人。

    时光的流逝,让很多事情都在这样的悄无声息之中发生了这样恐怖的变化,如同细水长流般可是,一招看来却已经天地倾覆,江山易主。

    白伍月,说真的,他在这一个世界里竟然看不透国师的所想,因为他的确不能够知道他究竟在想些什么。

    甚至于在他自己对这为公司实施催眠术的时候,从他口中问出来的有关爷爷的事情,却发现国师的神情有些奇怪。

    按理来说他们两个该是同门,以师兄弟相称,但是当时他们之间究竟发生了怎样的恩怨纠葛,导致现如今竟然走到了如此地步,她并不知晓。

    “好。”皇上,他脸上浮现出一抹笑容,那抹笑容有些慎人的可怕,似乎势在必得,似乎又是一种轻松的感觉。

    “藩王作乱,朝臣相杀,这,就是你要看到的。”白伍月,不能不断的开口,如果她猜想的不错,那么事实就有可能是如此。

    白伍月,他恍惚想起,王爷他那样苦心经营着的一切,在他所不知道的表面之下,她曾经听陈管家碎嘴说过。

    王爷,他的确不如当年那样说的残暴不堪冷漠无情,甚至于他经常在私下拿着自己的愤怒,然后去资助那些贫困百姓。

    白伍月,她垂眸,王府中的众人,在外人看起来都是一些不能够取舍的人,但是他的眼里却格外的可爱,他们有自己的判断,甚至于,能够很好的去保护着他们想要保护的人,因着最为卑微的奴仆,都会有着最为正直的正义观,他们绝对明白,家国天下的念头。

    而这位皇上虽然为一国之主,但是这个时候却拿他全国上下的性命在想要救活一个人听起来,多伟大呀,听起来多可笑啊。:

    白伍月,两相对比不由的生出一种可笑之感。

    “白伍月,你或许不懂。”国师,莫名其妙的说出了这样一句话,却始终没有看着他,他不知道自己存着哪一个角度来说出这样的话,他选择帮皇上,只不过是因为他们两个同病相怜而已,所以疯狂的想要做尽一切的事情,然后去谋求一件自己想要的得到的东西。

    “或许你也懂。”

    只不过说起来,他自己要比皇上显得更加有情一点罢了,但是,说的有情,但是这一个方法却是他毫不犹豫的告诉了皇上,所以在此之后皇上想出这样一个金蝉脱壳的方法,皇后之死实属意外,但是他的死亡却是在此之后想出来一个极好的办法,甚至,太子澹台明石是这棋局中的一员。

    因为,他自己只能够通过这样一个方法,然后把这一个消息引出来自己的师兄。

    师兄不是以天下为己任,师兄不是想要把这天下人都救回来吗?那么,他听完这样可怕的消息,必定要回来,这三天足够了,虽然他们的准备并不充分,但是说起来,师兄一定能够在这里很快的得到消息,即使是千里之外亦足够他赶回来了。

    这样的手段的确毒辣,但是他却别无选择,不是没有自己的办法,只要师兄回来,那么一切都有回旋的余地,但是,就是看他要不要回来了。

    如果师兄知道这天下人的底盘,他的天命之女在这地方受着如此的苦楚,那么他怎么可能不会选择回来,简直可笑不是吗?

    国师,有些感情不足为外人道,但是同样为情所困的他,在这之后或许在某一瞬间会懂得,正是因为他对于皇上的同病相怜,对于他求而不得,甚至于在这二十五年之间谋得的只是这样一个棋局而求得一个人。

    白伍月皱眉,却不懂国师的意思。

    听起来奇奇怪怪的,让她并不明白,国师想表达的意思究竟是什么,为什么说自己懂,但是又说自己不懂?

    她的理智告诉自己,这样做的确不对,虽然之前的确对于皇上这样变态的爱恋,觉得有些可怕,甚至于有些莫名的感伤。

    但是不容置疑的是,他知道自己必须阻止。

    国师,他并没有再看皇上,而是缓缓的转过身子,逐渐的走向两个被网住的人。

    国师,他居高临下的看着她身后一语不发。

    他皱着眉头,似乎想要从这个女人的脸上看出一些的不甘不满,但是他却很平静,什么表情也没有,仿佛一个置身事外的人,冷冷的看着这一切。

    “你告诉我,我可以放过你。”国师,他不肯相信,这个女人会说出实话,恐怕之前的所有都是她自己胡编乱造的,又或者说他能够巧妙的瞒过所有人,甚至于她的父亲:。

    白伍月,他实在狡猾,可是不得不说的是,一直有这个女人才能够值得师兄守护。

    因为,在于那个丞相谈完话之后,他窥得一丝天机,因为白伍月本来就是钦定的天命之女。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可使用快捷键翻页:上一章(←) 目录(回车)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