为了方便您下次阅读,收藏我的书城网_精品小说免费阅读或下载桌面快捷方式 | 点此 打开书架

正文 第607章 强强联手,打狗棒法

    水涟漪的毒蛇充满了灵性,它们如同飞蛾扑火一般相继挡在水涟漪面前,随着无鱼的一击又一击,毒蛇的尸体已经铺出了一条血路,而它们身后的主人,蛇蝎般的女人始终面带微笑,心如冷血。

    在那每一次毒蛇死去落地的缝隙间,水涟漪都会掌风连连,击的无鱼不得不后退,然后再次前行,二人你来我往,谁都没有占得一点便宜。

    不做过多喘息,无鱼便斜步上前,剑已击出,随着水涟漪的一掌,如同一股吸力,若非持剑人是无鱼这样的一等一高手,恐怕剑早已离手,随即无鱼剑走偏锋,他斜身闪避,一改剑式,以更花俏的招式攻击着水涟漪的上盘、下盘。

    怎样的招式,能快速到如此,水涟漪心中不免惊叹,比起与无鱼第一次交手,他的武功虽然逊色了不少,水涟漪知道这与抽筋断骨有关,但是他的剑法却更为精进了。

    “你的剑法奴家已经看不透了,看来,士别三日当刮目相待啊!”水涟漪以戏谑的口吻调笑道。

    无鱼冷笑一声:“不然,你还以为我只会一招乾坤扫,我的拿手剑法,还多着呢!”

    “好,你不用乾坤扫,奴家也不用滴血涟漪,如此一来,你依然会是奴家的手下败将哦!”话音刚落,水涟漪便已形同鬼魅般袭来。

    无鱼神情一凛,随即将手中孤黑剑拼力击出,只击碎一道一道残影,幸好无鱼身手利落,好几次都险些被水涟漪击中命脉,实在有惊无险。

    随着水涟漪的落地,还未使出第二击,无鱼便已一剑刺去,瞬间飞沙走石,刀光剑影,水涟漪闪躲之间,已有数条毒蛇为她承受着致命的攻击。

    这一套剑法轻扬又不失凌厉,尘土中,便见毒蛇散尽,映出水涟漪妖娆的身影,就在无鱼飘身而进时,水涟漪的身影也以惊人的速度飞身闪躲,八个方面尽是虚影,当她安然落在不远处时,衣角碎落飘下,而无鱼的脸上也多了一条血痕。

    “我以为你躲得开,否则奴家怎会舍得毁掉你的脸呢!”水涟漪娇笑道。

    “可惜,我却没尝到甜头,衣衫不整早已是你的一贯作风!”无鱼挑眉笑道,“蛇蝎荡妇的称谓可不是平白无故而得!”

    “哈哈,你若想看,我们有的是时间!日后,奴家定会让你好好地看!”水涟漪话语间,尽是挑逗,却也透着危险的气息。

    闻且已经杀红了眼,这让众人知道,是马麟成的牺牲,让这位少年暴走。

    皇甫云看在眼里,但他眼下并没有时间去好好安慰自己的朋友,他知道马麟成对于闻且意味着什么,心里难过,却无暇喘息。

    闻且已经杀出一条血路,眼见着无鱼与水涟漪纠缠,没能取得上风,随即便举起打狗棍,朝水涟漪袭击而去。

    若非水涟漪下令,他们不会被困在烈火宫的宫墙内,马麟成也不会成为牺牲品,为众人谋生。所以马麟成的死,水涟漪自然也有一份,闻且眼下只能把所有的怨恨都发泄到水涟漪的身上,故而与无鱼一起,想要将水涟漪击败。

    方才无鱼已经消耗掉了水涟漪的一些内力,所以闻且不能让水涟漪有丝毫喘息的机会,随着打狗棍每一次挥落,水涟漪都能清晰的感觉到一股强大内力的逼迫,比起上一次这个哑巴少年的攻击,他的打狗棍法使用的也更加利落和强大。

    水涟漪之前已经承受过这打狗棍的威力,它就像一个圣物,总是会削弱自己的邪恶内力,所以,滴血涟漪用不得,自己任何邪恶的武功都不能在打狗棍法前使用,否则只会以卵击石。

    看着水涟漪眼中的谨慎和身手越发的小心翼翼,无鱼大笑道:“世间流传的一物降一物,果真不假!”

    随即,闻且便打起了一套打狗棍棒法,三下两式,好不熟悉,水涟漪暗叫不好,这套棍法曾让自己大败,看来闻且是知道自己惧怕这套《三震九重天》棍法,故而故技重施。

    接着打狗棍发出了剧烈的圣光,空气中也浮现出一个巨大的打狗棍狗头,颇有一种海市蜃楼,亦或佛祖降世之感!

    随着一声剧烈的嘶吼,无鱼忍不住捂住了耳朵,其他正在打斗的人也瞬间觉得震耳欲聋。

    水涟漪早有所备,她封住了听觉,却仍然感觉到内力被震伤几分,就算不使用邪功,一旦感受到危机,存在的内力依然会不受控制的使出。

    随着那第二声剧烈嘶吼声响起,水涟漪已被震退数十步,闻且的身子也微微晃了晃,但是这一次,水涟漪并未使出滴血涟漪这么可怕的邪功,故而闻且才没有被反伤。

    眼见着闻且步步紧逼,水涟漪只有防守后退的份,一旦打狗棍的第三声响起,自己一定会一败涂地,水涟漪深吸一口气,败在一个毛头小子手上,自己在众弟子面前的形象岂不是要毁于一旦?

    水涟漪自知还没有到穷途末路的时候,不使用邪功,自己依然也有不少的武功招式,威力也不容小觑,只是这些武功大多数都是从那些名门正派的人身上偷学来的,所以对付八大门派的人,水涟漪从来不用这些招式。

    眼见着水涟漪暗自涌起一股内力,侧身左摇一掌,威力巨大,这套掌法,无鱼见识过,是武当派的一套掌法,只比皇甫青天的《桃花碎心掌》逊色一筹,恐怕闻且小小年纪,内力还不够深厚,他的打狗棍法还没到炉火纯青的地步,这一击,二人恐怕是要两败俱伤的。

    故而挥起孤黑剑,剑光一闪,剑锋来势凶猛疾驰,水涟漪弯下腰身,只得化剑气为掌力,掌风挥出之时,孤黑剑式一转,险些将她的手指削断,水涟漪不禁面色一变,额间满是冷汗,而她这一掌被破解,再无时间闪躲和防守,闻且的《三震九重天》的第三声“嘶吼”也已经随即而来。

    那剧烈的圣光就像千万根棍棒同时击打在水涟漪的身上,她飞出几丈之远,半跪在地,发丝凌乱,口吐鲜血,不敢置信的抬起头来。

    无鱼傲然立在闻且身边,将孤黑剑挽了一个漂亮的剑花插入剑鞘,眼睛却始终盯着水涟漪,满是冷漠和戏谑。

    而闻且用打狗棍支撑着自己的身体,红着眼睛看了一眼无鱼,他实在不敢相信,自己方才连同杀害了马麟成的凶手一起并肩作战击败了水涟漪。

    其他人那边,此时也刚好结束了战斗。

    只听一声剧烈的声响,所有人的视线都随之望去。

    原来是烈火宫宫墙已经合并,四面墙壁对合彼此挤碎,似是“同归于尽”一般,皆是化为尘土,再也看不见尸体,再也看不见生机,随后便是寂静一片。

    自己的第二个家也没了。东方闻思在心里感叹着,但她并没有多少感伤,这段时间,太多的事情刺激着自己的神经,已经没有多少感觉了,连痛觉都被返老还童的药折磨的快没有了。

    看着东方闻思眼底的些许悲哀,白狐沉声道:“牺牲烈火是好事,虽然我们已如同废弃的棋子,但是白之宜等于少了一分势力!”

    水涟漪被两个烈火弟子搀扶着站起,她大喊一声:“撤!”尽管她如此的心有不甘。

    东方闻思只是对着白狐点了点头,二人便转身跟着水涟漪残留的大部队撤离了烈火宫地界。

    段如霜和金瑶同时从两个方位飞速现身,对着领头人江池、星印和黎百应重重的点了点头,这路人马便从曼陀罗宫的前门地界攻入。

    他们轻功无双,一个守在烈火宫地界,看到皇甫青天带领的队伍在烈火宫内大战烈火弟子,而无鱼和闻且正联手对抗着水涟漪,一个守在曼陀罗宫的后方,看到星天战带领的队伍已经攻破重重机关,正准备闯入前门,二人便立刻回来通知第三方人马。

    一伙人直闯烈火宫,声东击西,另一路人马从后门进入曼陀罗宫进行偷袭,两面夹击,让曼陀罗宫的势力分发两路,忽略前门防守,然后再有一路人马从前门攻入,与其他人汇合,即便自己损兵三千,亦会让魔宫之人损兵两千,遭受重创。人马一旦汇合,便有十大高手的其中几位联手,来对付白之宜为首的魔头。

    唐门的暗器天下无双,他们早已杀光守在曼陀罗宫两边地界的两路人马,在暗处苦苦等候,终于段如霜和金瑶双双出现,便出发至曼陀罗宫。

    却没想到,一身白色劲装,头戴银色束冠的白之宜,打扮成男人模样的妖妇竟是如此英姿飒爽,她早已站在曼陀罗宫的城墙之上,居高临下,表情满是仰望众生般的嚣张。

    而手持灵噬弓的紫魄、一身青衣无心恋战的漆昙,面色苍白毫无表情的赵华音,双掌合十默念阿弥陀佛的七小蛮,都在此随白之宜左右。

    “白之宜怎么会有所防备?”黎百应疑惑道。

    “看来盟主堂内出现内奸,果真不假!”皇甫雷低声道。

    金瑶说道:“即便如此,曼陀罗宫的大量势力都已被星大侠那边的人马引走,攻进曼陀罗宫,该是不在话下!”

    江池沉声道:“妖妇坐镇,恐怕不妙!”

    水涟漪带领的烈火弟子已经退至曼陀罗宫地界,正与江池、星印带领的人马撞个满怀。

    东方闻思在众人之中,一眼便望到了身着暗红色玄甲的皇甫雷,暗中松了口气:还好,他没事!

    皇甫雷自然也与她四目相对,虽是五味杂陈,但更多的,还是担忧,尤其是看到她并未化成妖女模样,所以对抗众人才落得满身伤痕,便更加心疼和无奈。

    而皇甫青天这一路残存的人马也相继出现,看到他们身负重伤,各大帮派的弟子也所剩无几,汇合时,各个面色沉重,江池这一路人马瞬间觉得压力颇大,满是不安。

    桃花山庄的皇甫青天、飞盾、皇甫云和花碧倾等人虽然负伤,但好在伤势不重,而武当、华山、和昆仑三大派却是损失惨重。

    不过看到皇甫风也在其中,白之宜的眼底还是不受控制的露出些许惊讶,如此一来,皇甫三兄弟合体,再加上三把邪门兵器,该有一场好戏看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

搜索一下最新的:一世葬,生死入骨(百度最新章节)  一世葬,生死入骨(谷歌最新章节) 章节错误/没更新/有乱码/意见建议/点此反馈←

本站小说为转载作品,所有章节均转自百度搜索或网友上传,转载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如有侵权请-联系我们,我们会立即处理。

Copyright © 2018 wodeshucheng.com | 我的书城 - All Rights Reserved. | 沪ICP备19819928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