为了方便您下次阅读,收藏我的书城网_精品小说免费阅读或下载桌面快捷方式 | 点此 打开书架

正文 第133章 王一 3(大结局)

    虽然形势看起来看危急,但王一却不是很慌,不知道为什么,只要一想到蓝凤凰就在自己的身边,王一觉得,这世上,就没有能让他感到害怕的事。

    王一一蹬脚,运起毒功,脚下生风,便朝着剑芒倾倒的地方冲了上去。

    他的想法很简单,自己是金刚不坏之身,就算这剑芒看起来再可怕,估计比起刚刚青龙王的宝刀来,也强不了多少,自己只要以那只没有受伤的手臂挡住这一剑,拖住白虎王,哪怕只有一瞬,蓝凤凰一定会随后跟上,到那时,剩下的事就交给蓝凤凰去处理吧。

    王一所想不能说不对,只能说他低估了白虎王。

    白虎王论及功力,本就比青龙王要强上一筹,再加上此时的他,心结尽去,无所畏惧,刚好体会到了那种“向生而死,向死而生”的意境,境界突然得以突破,功力攀升许多,这也就是白虎王的剑芒比刚刚对阵青龙王时还要粗大的原因。

    王一冲上前,刚好剑芒对着他倾倒下来,王一欲要以手臂去挡,却愕然发现,他根本就是挡无可挡。

    粗大的剑芒远望上去似乎只是比较粗,但其临体之时,王一才发现,这道剑芒远远比他想得要粗大得多,多到足以将他整个人都笼罩进去。

    他这样莽莽撞撞地闯进来,别说是以手挡剑了,若是应对不当,恐怕瞬间就会被剑芒中密密麻麻的剑气绞杀成一团肉酱,连阻碍白虎王的资格都没有。

    王一想要将手中的三棱箭掷出去,哪怕只是给白虎王造成一点点擦伤也好,他想要为蓝凤凰赢得一点优势,但是,剑芒转瞬间将他笼罩其中,王一只感觉天地间尽是茫茫一片,无边无际,没有左右,更无谓西东,他连白虎王在哪里都看不到,更别说是用三棱箭伤他了。

    难道我今日便要丧命于此了吗?

    这样的念头在王一的心中一闪而过。

    然而,就在王一感觉死亡的气息离自己越来越近的时候,在他眼前的一片白茫茫的天地中,突然出现了一抹银光,然后,银光如若丝带一般飘到他的身边,有好像一条游蛇,将他层层环绕,然后用一股柔和的力量将他推出了这个苍白的世界。

    王一顾不得满头的冷汗,连忙睁眼去看,却看到蓝凤凰将银色长枪收起的姿势。

    见王一看向自己,蓝凤凰冲着王一狠狠地翻了个白眼,脸上的表情就好像在骂王一是个蠢货。

    王一有些讪讪地笑了一下,也不多言,刚刚若无蓝凤凰援手,他就算不死在里面,恐怕也要身受重伤。

    念及此处,王一转头看向收剑而立的白虎王,心中的警惕无以复加。

    因为青龙王的胜利而稍有松懈的他,刚刚险些就死在了这个看似和善的老人手上。

    蓝凤凰的银枪再次开始舞动,白虎王的剑芒所向披靡,不可力敌,蓝凤凰的银枪轻柔如水,以柔克刚,枪影舞动,如若彩带万千,层层叠叠,丝缕不穷,对着白色的剑芒便缠绕而去。

    这一招和蓝凤凰当初逼迫王一弃刀的那一招极为相似,可惜,这一招对付王一这等不修招式的对手还算得上是犀利,对付白虎王这等久历风浪的江湖前辈,却又显得不足了。

    只见白虎王面对蓝凤凰的缠绕,并无多少动作,甚至任由蓝凤凰去缠,只是待得蓝凤凰招式用老,手中一震,一个仙人指路使出,缠绕在白虎王剑芒之上的枪影便如同破烂的布条一般,片片碎裂,再也无法阻拦剑芒分毫。

    而挣脱了纠缠的剑芒,也如同银龙一般,咆哮着直奔蓝凤凰的胸口而去。

    然而就在这时,一道两眼的银芒闪过,恍若闪电划过苍穹,白虎王始料不及,脸上的惊讶之色尚未完全展现,便被突如其来的三棱箭迫得身形一歪,栽倒于地,而就在他躲避三棱箭的同时,王一的三叠掌也结结实实地印在了他的胸口。

    说起来时间似乎很长,但实际上,从白虎王挣脱蓝凤凰的长枪,到躲避三棱箭,再到中了王一的三叠掌,这一系列的动作皆在电光火石间完成,时间一息尚且不到,在场众人只感觉前一刻,白虎王还是剑气冲霄,威风不可一世,下一刻眼前一花,白虎王便是吐血狂退了。

    中间发生了什么,他们根本就没看清。

    冲天的剑气戛然而止,缓缓消散,白虎王嘴角不停地滴落着鲜血,踉踉跄跄地向后退了几步,以手拄剑,勉强支撑着自己的身体不至于倒下。

    “呵、呵呵……”白虎王惨笑着,脸上泛起了同青龙王一般无二的蓝色,对着两人略带艰难地道:“天理循环,报应不爽,这一天终于到来了,我也终于得到了我应有的下场。你们赢了,想动手便动手吧,我绝不怪罪你们。”

    沈湘禅、李召命等人皆欲冲上前来与王一和蓝凤凰拼命,但却被白虎王一个眼神吓退,只能在一边顿足嗟叹。

    蓝凤凰的发绳被剑芒消散的余波斩断,一头秀发随风飘扬,显得极为美艳,王一舍命一击,却也没逃得掉剑芒的余威,两条臂膀皆是低垂,血滴哩哩地从他的双臂上滚落到地上,变成两小滩血泊,看起来也是受创颇重。

    “要杀他吗?”两人默默地对视一眼,王一向蓝凤凰如此问道。

    蓝凤凰转头看向了自己的师父,却看到佛戒此时正盘坐于地,双眸微合,口诵经文,似乎对外界的种种丝毫不在意,于是,她摇了摇头,看向白虎王,朱唇微启:“南北大战,白骨遍野,血流成河,死的人已经够多了,师父说的对,就让一切都尘归尘、土归土吧,没有必要在添加新的亡魂了。”

    王一点点头:“也好,冤冤相报,其怨无穷,就这样结束吧。那我们现在要如何?”

    “他们不是武林魁首么?善后的事情,就交给他们好了。”蓝凤凰轻轻一咬嘴唇,转过身道。

    王一明白,蓝凤凰口中所指之人,正是青龙王与白虎王二人,此二人手执武林牛耳,当可平息此次风波。

    于是,王一再次点了点头,道:“如此,你且在此稍待片刻,我还有些手尾要处理一下。”

    说着,王一便来到了白虎王李皓的身前。

    此时,方才还威风不可一世的白虎王,已经完全变成了病猫,被李召命等众人簇拥着平躺在地上,脸上蓝色渐浓,如同戴上了戏台上的面具一般,可笑中带着恐怖。

    李召命等人警惕地看着王一,不肯让他近前,李皓一丝理智尚存,挥手让众人闪开,放王一近前。

    “你……你尚有……何事?”李皓艰难地向王一问着。

    “我没什么别的意思,只是不想再产生新的仇恨,让武林中年轻的一辈再重复前辈的惨事,冤冤相报,无穷无尽。”王一淡淡地说了一句,将手放在李皓胸口被三叠掌集中的地方,运起毒功,开始调理起白虎王体内的毒气和五行之气,并将毒气小心翼翼地吸了出来。

    有王一这个毒道宗师的治疗,李皓的脸色立竿见影地变好了起来,蓝色迅速消散,血色渐渐浮现。

    李召命等人在一边看着,无不喜笑颜开。

    “你性命无碍,只是毒性猛烈,需要休息一段时日,功力能否复归旧茂,尚在两可之间。”王一对着李皓言道。

    “无妨,”毒气被吸出的李皓,说话的底气也变足了许多:“我对于武林中事,早已心生厌倦,此间事了,我便要退隐江湖,做一个普通的乡野村夫,日夜以含饴弄孙为乐。”

    “如此甚好。”王一点点头,不再与李皓多说,转身来到青龙王的身边。

    马泰龙等人一直在关注着王一等人的言行,见王一治好白虎王后又来到自己这边,连忙指挥众人给王一让出一条路,让王一能够靠近青龙王,然后以期盼中带着哀求的眼神看着王一。

    王一看着已经出气多,进气少的青龙王,并没有马上开始为他疗毒,而是蹲下身来,对着青龙王说道:“你处心积虑,挑起争端,害得天下离乱,无数人为之家破人亡,我本不该救你,但念及天下武林的安宁,我权且给你一个机会,只要你当着众人的面,承认此次的失败,肯任由我这个胜者予取予求的话,我便救你一救。”

    “事、事到如今……老夫已是……待死之人,你想怎样……便……怎样吧。”青龙王中毒的程度照比白虎王要深上许多,仅仅是说出这一句话,便已是耗尽了他全部的力量,马孟整紧握宝剑,对着王一怒目而视,看起来恨不能扑过来生啖其肉。

    听到青龙王如此答复,王一满意地点点头,将手放在了青龙王的伤口上:“你中毒已深,我只能说是勉力救你,最后能否活下来,还要看你的命数。”

    随着功力的运转,青龙王的脸色也同白虎王一样,开始转好,听到王一的话,不禁咧嘴一笑:“老夫一生斗天斗地斗人,何曾相信过命数!你尽管治,死了也是老夫活该!”

    时间过了片刻,王一将青龙王体内的剧毒都尽可能地吸了出来,然而,由于他中毒事件过长,还是有些许的残毒盘亘在了体内,短时间内无法清除,不过,这已经不会阻碍青龙王的行动,日后到底能不能保住这条性命,还要看青龙王自己如何调理。

    眼见青龙王面色渐渐恢复正常,连伤口也开始缓缓结痂,王一微微颔首,站起身来,对着犹对自己饱含敌意的马孟整道:“你我仇恨颇深,我也不求你放下这段仇恨,日后你武功有成,若是想要报仇,随时都可以来找我。”

    对马孟整说完一句后,王一扭头登上擂台的中央,对着场下的武林群雄道:“今日之事,在场的大家皆以看在眼中,前因后果,想来不必我王某再向诸位赘述,现在,我作为今日擂台之战的胜者,根据盟约,将对在场的诸位发布命令,请诸位静听!”

    说到这里,王一深吸一口气,对着在场所有人大声道:“自今日起,群虎盟解散,北地武林不复有联盟之义,诸龙联亦解散,江南武林重归自由之身,各门各派各归门庭,双方联盟所掳掠之物,尽数物归原主,其后五十年内,南北武林各安其所,不得再擅自结盟,妄起争端,有敢违者,天下共讨之!此令!金丹门第四代门主,玄武神君血麒麟!”

    王一的声音贯穿全场,台下群雄彼此相视,不知该作何反应。

    “不知两位盟主对于我此道命令,可有异议?”王一转头问向青龙王和白虎王。

    青龙王和白虎王对视一眼,齐齐起身,对着王一一拱手:“谨遵金丹门主之命!”

    寂静片刻过后,台下先是响起一声小小的笑声,紧接着,笑声、欢呼声迅速蔓延开来,台下群雄皆是欢呼雀跃,不能自已,声音之大,响彻整个十里坪。

    王一走下擂台,金丹门徒们纷纷向王一靠拢,殷涛坪将手中的金丹真经交还给了王一,然后问他:“接下来我们要做什么呢?”

    王一摇摇头,有些迷茫道:“我也不知道,我感觉自己似乎什么都可以做,又似乎没什么可以做。”

    “那我们要回南蛮吗?”

    “……不,我想,我还有一件事要处理一下。”王一想了一下,突然摇了摇头道。

    “不知是何事?”殷涛坪有些不解地问道。

    “我还要亲眼去目睹一个人的死。”王一轻声道。

    这时,蓝凤凰朝着王一走了过来,绞着手指,略带纠结地低着头对王一道:“我要陪师父回去了。”

    “回去?回哪里?”王一疑惑地看着她。

    “北边。”

    “我送送你吧。”王一沉默了一下,对蓝凤凰说道。

    “好啊!”蓝凤凰惊喜地抬起俏脸,笑魇如花。

    “不过我要先去京师一趟,你们顺路吗?”

    “虽然不顺路,但是去京师一下也不是不行,你要做什么?”

    “我要送一个老朋友走。”

    七月初四,京师菜市口。

    刑台之上,犯人跪着一字排开,几个身穿官服的之人坐在刑场一边的遮阳棚下,簇拥着一个肥头大耳之人,似乎在说些什么,神态谄媚。

    断头台之下,观刑的老百姓乌乌泱泱地挤满了整个刑场,被维护秩序的兵卒隔离在外,几只乌鸦在刑场的上空盘旋着,聒噪地叫着,扰得人心烦意乱。

    台上监斩官端坐在太师椅上,抬头看了看日头,对着刽子手道:“时辰已近,验明犯人正身!”

    几个刽子手闻言,一个个伸手拽着犯人的头发,让犯人的脸扬起,露出面孔来,挨个对着画像仔细校对,尤其是其中一个看起来病恹恹的老者,不但要与画像相校,更是被两个刽子手架着,抬到了靠近遮阳棚的地方,请遮阳棚下的几位大人分辨清楚,直到那几人面露嫌恶之色连连摆手,才又将老者架回原处。

    “启禀大人!犯人皆以验明正身,查无所误,请大人下令!”一个刽子手对着监斩官抱拳道。

    “好!时辰已至,行刑!”监斩官伸手自签筒中抽出斩字签,向地上一扔。

    “是!”刽子手齐齐应命。

    阿岗觉得自己今天好像有点不顺,在砍第一个犯人脖子的时候,明明平时一刀就能砍下来,今天却足足用了三刀,这让他有些焦躁。

    今天的犯人有好几个上头是带了嘱咐的,若是完成的不好,他说不得要砸了饭碗,这样的意外不能继续下去。

    一念至此,阿岗转身换了把刀,继续开始下一个犯人的斩刑。

    这个犯人看起来已经被吓得失禁了,脸色蜡黄,浑身抖如筛糠,瘫软如同烂泥,无论如何,都没有办法端端正正地跪在那里,等待着属于自己的那一刀,只是勉勉强强摆出一副跪姿。

    不过没关系,反正上面有过吩咐,这个人不能让他死得太痛快。

    阿岗晃了晃手腕,轻飘飘一刀砍下去,刀锋嵌入那人颈骨不过三分之一,阿岗抬手将刀拔出,血柱喷涌而出。

    陈可昭摊在地上,感受着无比的剧痛,大声地惨叫起来,他拼命地扭着身体,试图逃脱这个噩梦一样的地方,但很可惜,他的全身都被捆绑得结结实实,他的挣扎,除了给他带来更大的痛苦,并不能起到什么作用。

    阿岗的刀再一次落了下去,这一次,砍得是陈可昭的侧颈。

    陈可昭再次大声地哀嚎起来,声音之大,将上空盘旋着的乌鸦都惊飞了不少。

    然后,第三刀、第四刀、第五刀……阿岗一连砍了七刀,陈可昭才算是断了气,刚开始,陈可昭还有力气惨叫,到后来,他的惨叫便慢慢变成了哼哼,最后变得悄然无声。

    上头的大人吩咐的七刀,阿岗一刀不少地完成了,这让阿岗心里很满意。

    下一个犯人是一个已经病得半死的老头,这老头眼看着下半身都烂得不行了,却仍然是面不改色地挺直了腰板跪在那里,仿佛受罪的不是自己。

    得罪了,小人会让您解脱的。

    阿岗心中默念一句,记起上头大人吩咐的要给个痛快的命令,朝着自己的手心狠狠地吐了口唾沫,紧了紧手中的刀,一声沉喝,大刀落下,老头苍髯白发的脑袋便干净利落滚落到了早已准备好的竹篮当中,无头的身体,也随之扑到在地。

    从头至尾,老人都没有吭过一声。

    台下观刑的百姓发出巨大的惋惜之声,所有人都知道那个人是忠臣,但却没有人能改变什么。

    王一混在人群中,眼睁睁地看着皇甫将军人头落地,血洒刑场,内心极为痛苦,突然有些后悔自己决定要来这里送皇甫将军最后一程。

    “唉,这天下,真是越来越让人看不懂了,忠直之臣刑披斧钺,奸佞之臣祸乱人间,国朝至此,当真是妖孽横生,乌烟瘴气啊。”人群中,一身着儒服的老者喟然叹道。

    王一闻言,向发声的老者躬身一礼,恭敬地问道:“敢问老丈,您所言奸邪,是为何人?”

    “你是何人?我不过随口一提,并无他意,你不可妄作猜想。”老者后退一步,警惕地看着王一。

    王一知道,老者大概是将自己当成锦衣卫或者是其他贪官的爪牙了,不由得微微一笑:“老丈莫要紧张,小子仅仅是乡野村夫而已,初次进得京师,不识贵人尊面,恐有冒犯,故此才请教老丈。”

    “哼!什么贵人!不过是以裙带幸进的奸佞而已!”被王一一激,老者怒火大炽,直接以手指向遮阳棚下被众多官员簇拥在中间,正在拍掌大笑的肥头大耳之人,道:“这京畿百姓,谁不知道他董汉臣唯靠成为贵妃的姐姐撑腰,肆意妄为,打压良善,实乃无耻小人?今日暂且容得他猖狂一时,老夫倒要看看,他能得意到何时!”

    “原来那人便是董汉臣。”王一眼睛微微眯起,对着老人道过谢,便对着董汉臣伸出了自己的手指。

    那人是不是奸臣,王一不知道,但他害死了一心为国的皇甫将军,王一却是深恨于他。

    他现在距离董汉臣起码有百步之远,并不能确定自己的银线指能不能对其一击致命,但眼看着台上行刑结束,董汉臣在众人的簇拥之下,即将离开刑场,心知他一旦错过此次机会,恐再无机会替皇甫将军报仇,于是也来不及多想,便尽全力将银线指朝着董汉臣使了出去。

    当王一看到董汉臣硕大的块头突然栽倒在地,引得周围的官员一阵混乱之时,王一的嘴角不禁微微翘起,露出了一丝得意的笑容。

    董汉臣的死,在京城引起了巨大的骚乱,但这一切,都已经和王一没有关系了。

    当京师关闭九门,大肆追捕凶手之时,王一已经和佛戒还有蓝凤凰踏上了新的旅途。

    路上,佛戒和蓝凤凰仔细地听着王一与陈可昭、皇甫将军、天富寨、南蛮之间的种种往事,蓝凤凰看向王一的眼神越发柔和,而佛戒则是长呼一声佛号,叹道:“我之前始终不明白,你这样一个平平无奇的毛头小子,血麒麟当初为何选择你继承大位,这些天来听了你的遭遇,我才恍然大悟。

    青龙与白虎传承完整,尚有引路之人,自可家声不坠,名门长传,朱雀一门悟性无双,资质冠绝天下,只要有传人出世,便由不得武林不侧目以待,而玄武真正所持者,非是奇毒暗器,乃是意志,唯有坚韧不屈,百折不挠的意志,才是这世间,最为强大,也最为卓越的资质和力量。”

    全书完。
上一页        返回目录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

搜索一下最新的:血麒麟外传(百度最新章节)  血麒麟外传(谷歌最新章节) 章节错误/没更新/有乱码/意见建议/点此反馈←

本站小说为转载作品,所有章节均转自百度搜索或网友上传,转载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如有侵权请-联系我们,我们会立即处理。

Copyright © 2018 wodeshucheng.com | 我的书城 - All Rights Reserved. | 沪ICP备19819928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