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书城 > 书库 > 古代言情 > 庶女归来之神医嫡妃 > 正文 第5章 驱逐

庶女归来之神医嫡妃

扫码二维码阅读

正文 第5章 驱逐(1/2)

    不远处,两个膀大腰圆的青衣婆子抬着一个轿椅朝这边匆匆而来,轿椅上坐着一个五十来岁、身穿酱紫色仙鹤纹刻丝褙子的老妇,形容高贵雍容,只是脸色略显苍白。

    轿椅旁还有一个三十来岁、着宝蓝锦袍的俊逸男子。

    这位老妇和男子正是这侯府的老夫人苏氏和永昌侯凤凌,母子俩在眉眼间有三四分相似。

    母子俩方才在戏楼听戏,乍一听闻凤煜受伤,苏氏吓得差点没晕厥过去,还是服了护心丸才缓过气来。

    凤凌本来是打算让母亲回去休息,可是苏氏担心孙儿,一定要过来看看,凤凌拗不过母亲,就让婆子抬了轿椅匆匆过来了。

    没想到他们一到这里,就听到了方才的那番对话。

    两个婆子把轿椅停在了假山边,苏氏在丫鬟的搀扶下自轿椅上站起身来,颤颤巍巍地朝凤煜走去,心疼地唤着:“煜儿!煜儿……”形容激动。

    “母亲。”凤凌也是眉头紧锁,连忙搀住了苏氏,“程太医医术高明,一定能救煜儿的。”

    苏氏看着躺在地上,人事不知的凤煜,心如刀割,心里恨不得把宝贝孙子抱在怀中细细查看,却又唯恐自己会给太医令添乱。

    苏氏不敢妄动,只能目光灼灼地看着跪坐在凤煜身旁的任氏,急切地又道:“老大媳妇,煜儿怎么样?”

    任氏用帕子擦了擦眼角的泪光,三言两语地把儿子的状况解释了一遍。

    得知凤煜性命无忧,苏氏稍稍松了半口气,再听到王府医给的药膏里掺了血蝎草,苏氏的火气又上来了,她死死地捏住了手里的紫檀木佛珠,冷声道:“侯爷,这等心思恶毒的小人绝不能纵容!”

    只要一想到她的宝贝嫡孙差点就被这个恶毒的府医给害了,苏氏就觉得一阵胆战心惊。

    凤千尘的嘴角在旁人看不到的角度微微地翘了起来。

    原主不过是一个小小庶女,人微言轻。

    但是凤煜就不同了。

    他可是永昌侯唯一的嫡子。

    只能通过凤煜,才能“顺理成章”地把王府医在天香生肌膏里下毒的事揭露于人前。

    血蝎草的气味如此特别,凤千尘相信太医令一定会发现,就算他没有注意,她也会让他“发现”!

    “……”王府医的嘴唇颤抖不已,脸色煞白。

    他当然不想认下这罪名,但天香生肌膏里有血蝎草是事实,罪证确凿,他根本狡辩不了。

    王府医想了又想,终于咬了咬牙,扑通一声跪了下去,俯首认罪道:“侯爷,老夫人,小的绝对没有害五少爷的意思,小的……小的这药膏是给二姑娘的……小的是为了给表妹丽娘报仇,才会在给二姑娘的药膏里加了血蝎草!”

    王府医卑微惶恐地把额头抵在冰冷的地面上,心如擂鼓。 ?

    听到“丽娘”这个名字,侯夫人任氏眉头一动,隐约觉得有些耳熟,却又一时想不起来。

    她身旁的李嬷嬷立刻附耳在任氏耳边说了几句,这丽娘是王府医的表妹,从前是二姑娘的乳娘,后来因为照顾二姑娘不经心,害得二姑娘被水壶里的热水烫了脚,被赶出了侯府。

    老夫人苏氏也听到了,紧皱的眉头微微舒展,原来是这么回事,煜儿是被千尘这丫头给连累了。

    王府医偷偷看着苏氏和凤凌的面色,心底稍稍松了一口气。

    相比起谋害侯府嫡子,谋害一个庶女的罪名要轻得多,更何况他也算是“事出有因”,说不定侯爷能念在他这些年来的劳苦功高,不要追究。

    这么想着,王府医真切地继续道:”侯爷,老夫人,小的知错了……”

    “王府医。”凤千尘笑了,一眨不眨地凝视着王府医,不等他把话说完,就气定神闲地问道:“原来你是无心害我五弟啊!那方才程太医拿这天香生肌膏给我五弟用的时候,你又为何不说?!”

    是啊!当时他为何不说?!

    苏氏的眉头又紧紧地皱了起来,仔细想想王府医说的这个理由实在是薄弱,他要是真记恨凤千尘,为什么要隔了六年,等到今天才动手?

    他要害的人真的是凤千尘吗?!

    会不会只是借着凤千尘为由头,其实有别的目的……

    永昌侯凤凌也是目露思忖之色,和苏氏想到一个地方去了。

    “王府医,你可有话要说?”凤凌眯眼打量着王府医。

    王府医被凤凌与苏氏那凌厉的目光看得心底一阵发虚,心里越来越惶恐不安。

    他在侯府也有十来年了,从前竟不知道这位素来木讷的二姑娘会是如此狡诈,这一步步的,分明就是在引他入套啊!这件事,他怕是长满了嘴都说不清了。

    “我方才只是一时惶恐,所以才没说。”王府医抬起头,目光阴鸷地看向了凤千尘,愤愤道,“我和五少爷无冤无
庶女归来之神医嫡妃全文免费阅读就在我的书城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可使用快捷键翻页:上一章(←) 目录(回车)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