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书城 > 书库 > 古代言情 > 庶女归来之神医嫡妃 > 正文 第49章 神医
庶女归来之神医嫡妃

庶女归来之神医嫡妃

扫码二维码阅读

正文 第49章 神医(2/2)

。”

    她只给了这简简单单的两个字。

    正欲转身的云宁又停住了,急切地看着凤千尘,眸子里精光四射,再问道:“敢问如何治?”

    凤千尘放下了茶盅,挑了挑眉梢,仰首与云宁四目对视,双目璀璨如星空。

    “一个人的医术再高,也救不了天下人。我只求问心无愧。”她答非所问道,“我生平行医有八不治,第一条就是不信行医者,不治。”

    有道是,医人医病难医心。这是千古不变的道理。

    云宁和虬髯胡一听,皆是怒了,目光一凛。

    周身自然而然就释放出一股凌厉至极的杀气,彷如海啸般汹涌而来,这若是普通人恐怕要瘫倒下去。

    凤千尘云淡风轻地与两人对视,面纱后的唇角自始至终都噙着一抹浅笑。

    凤千尘的气定神闲让云宁和虬髯胡渐渐地冷静了下来,再咀嚼方才凤千尘说的话,感觉她方才的寥寥数语中似乎是意有所指。

    虬髯胡拱了拱手,沉声道:“还请姑娘指点?”

    凤千尘抬起一根食指摇了摇,徐徐道:“方才,这位云公子说病患逢雨时胸肋作痛,应当是受过利器所伤;畏寒肢冷盗汗,指甲呈现青紫之色,代表他心有所损,十有八九是伤口处置不当,甚至还有部分利器留在了身体里。”

    “他之所以在子夜时心痛难当,是因为这利器带了毒,而且还是冰蚕寒毒。”

    医馆里只剩了凤千尘一个人清冷的声音,仿佛初春清寒的微风拂过大地。

(可使用快捷键翻页:上一章(←) 目录(回车)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