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书城 > 书库 > 经典网络 > 呈祥录 > 正文 第六十章 暴毙而亡

呈祥录

扫码二维码阅读

正文 第六十章 暴毙而亡(1/1)

    等吴同知去到外间,林曦月紧绷的身子稍缓。

    方才陆琮的一番话,惊得吴同知不敢多想,她也才能不被认出。

    他的用意,她自是明白。

    “在后面坐着吧。”陆琮轻声交代她。

    “可这酒……”她可是陪侍女使,需得守在旁侧倒酒。

    “你放着,我自倒便是,他们察觉不了。”

    站了许久,确实辛苦,林曦月坐下的那一刻,忍不住抿嘴笑了。

    陆琮将点心酒水移到桌角,让她饿了便吃,不必小心翼翼的。

    “他们没得召唤,不敢随意进来。”

    听得这话,那她便敞开肚皮吃了。

    林曦月吃得开心,陆琮侧头看着她,心里倒也欢喜。

    吴同知入座后,和周边的富豪绅贾对视一眼,微颌首示意,众人心下了然。

    不多时,有人似不经意间提起陈家来,“陈浩做出如此大逆不道之事,确实是你我所不曾料到的。”

    众人随之附和。

    “不过……”又有人话题一转,唏嘘道“凡事得有个章程。陈浩虽是犯了大错,但已被判秋后问斩,既不得推迟也不得提前。可没想……”

    那人话说到一半又不再说了。

    林曦月在里面听得着急,不明白陈浩在狱中发生了何事。

    她看向陆琮,只见他眉头微蹙,似正受此事烦扰。

    “陈浩在狱中暴毙而亡。”他轻声道。

    “什……”她险些惊叫出声,好在反应及时,将自己的嘴给捂住了。

    陈浩死了?暴毙而亡?

    “他是被毒死的吗?与寒瘾散有关?”她随即想到他在查的案子。

    关于寒瘾散的事,陈浩知晓不少,如今他被抓,严刑逼供下,免不得会招出什么来。

    杀了他灭口,是最好的法子。

    “死因暂且不明,不知是谁做的。”陆琮不能肯定。

    当初,他抓住陈浩后,私下审讯了一番,本以为能从他口中获得些关于寒瘾散的消息,却没想他是一问三不知,唯一只晓得是在哪里接头交易。

    至于真正联系之人却是云娘,可惜却被她逃掉了。

    近段时间,他查得严,那些人自顾不暇,躲藏都来不及,应是没有精力再处置陈浩。

    陈浩在世人面前营造的形象虽好,但暗地里结仇太多,且与众多高官牵扯在一起,他的死不一定与寒瘾散有关。

    他若真是被人毒杀灭口,十有八九是账簿名单上的某个或某些人做的。

    外间,吴同知听得此话,似是不知道发生了何事。

    他颇为不解“陈浩怎么了?”

    “您还不知道吗?”有人透露道“今早,陈浩被发现死在狱中了。”

    “竟有此事!”吴同知震惊不已。

    隔着厚实的屏风,林曦月看不见他的神情,却也能猜出几分来。

    她还真不信他会不知,不过是为了在陆琮面前做样子罢了。

    今日这场宴的幕后谋划之人,想必就是他吧。

    把陆琮请来,不是为了给他接风洗尘,也不是想好好款待招迎,只不过是想趁机拉下徐清明而已。

    算盘打得真是精,只可惜,陈浩的事是陆琮经手的。

    其中的弯弯道道,徐清明或许不清楚,但陆琮不会不知。

    。

(可使用快捷键翻页:上一章(←) 目录(回车)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