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书城 > 书库 > 经典网络 > 呈祥录 > 正文 第一百五十三章 他真是凶手吗?

呈祥录

扫码二维码阅读

正文 第一百五十三章 他真是凶手吗?(1/3)

    林曦月看着驾车男子,心里的恐惧少了些,或许是因为他方才出手救了自己,免了自己再受毁容之苦。

    虽说毁容比起性命之忧来,还是要好上许多。

    可人一旦心里存了惧意,便不敢再轻易尝试了。

    如今低头看着快速从眼前掠过的地面,她只觉心都有些微颤。

    决定跳车之前,她太过慌乱,所以未曾仔细思索。

    此时冷静下来,看着驾车男子冷峻的面容,心里开始猜测他的身份。

    “我并非是要抓你,只是想借你马车一用。”驾车男子沉稳出声,回答了林曦月先前的问题。

    借车?林曦月皱起眉头,不大明白他的意思。

    不过他既然是想借车,她直接让给他就是。

    她绝不会不答应的。

    如此想着,林曦月轻咳一声,试探着和驾车男子商量道“车,我可以让给你;我,你随意找个地方放下去就是了。”

    她说完,屏息等着他的回答。

    驾车男子闻此,回头瞥了她一样,嘴里嗤笑一声,“安生回车厢坐着吧。”

    他这是不答应了?林曦月沉默地盯着他的背影,想着要不把他推下车去,自己再驾车逃跑。

    虽自己从未驾过车,但想来也不是什么难事。

    她紧捏起拳头,随后又松散开来,为突然发力做准备。

    只是结果如上一次尝试一般,她还没能碰触到他,就被他发现了。

    “他是背后长了眼睛吗?”自救再一次失败,林曦月不是害怕,而是颇为恼怒。

    原来不晓,如今她尝试了才知,害人亦是不容易。

    两次试探,不止是让林曦月心灰意冷,失了逃跑的决心,同样也惹得驾车男子颇为不耐。

    因前面道路无阻,他悄然松了赶马的缰绳,隐藏在身侧的手陡然出击。

    等林曦月察觉到异常之时,只觉有锋利之刃抵在了自己腰上。

    身子陡然僵住,她缓慢低头去看,吓得更是不敢动作。

    “你……你有话好说,刀剑无眼啊。”刀刃的亮光在眼前闪过,她心中的恐惧之心再起。

    如此锋利的大刀,稍有不慎,就会割破衣裳伤到人。更何况两人还是在车上,若是路面稍有颠簸,岂不是更加危险。

    “跟着你的人早已经被我甩掉了,就凭你一己之力,是逃不掉的。”他低声威胁。

    跟着她的人?林曦月微愣,林云和林雨被她留在了家里,没有谁跟着她啊。

    “把这个吃了。”驾车男子丢来一个小瓷瓶,林曦月在他的眼神示意下,打开来看。

    将瓷瓶口倾倒在手上,数颗棕色的药丸滚落出来。

    林曦月不知这是某种药物,又有何效果。她咽了口口水,把药丸凑在鼻尖嗅了嗅。

    “呕!”一瞬间,她只觉喉中翻滚,险些要吐出来。

    “这未免也太臭了。”她就算是想吃,也不一定吃得下去啊。

    “你……”驾车男子沉了脸色,那颇为恼火的模样,好似这药丸是他做的。

    见他恼羞成怒,林曦月生怕他对自己动手,于是不敢再多说话,捏着鼻子,咽吓了那令人恶心的棕色药丸。

    看着她老实吃了药,驾车男子脸色微缓,沉声道“去车里坐着。你若是再掉下去,我可不会再拉你。”

    闻此,林曦月有种错觉,怎他这话似在关心自己啊。

    她坐进马车,靠在身后的软垫上。

    前帘偶尔会被疾风掀起一角,显露出驾车之人的背影。

    看着他身上的粗布衣裳随风甩摆,再回想着他略微脏污的面容,林曦月总觉得此人她应是认识。

    林家亲戚甚少,父亲除了姑母一个妹妹,只有上头一位哥哥。

    听父亲说,大伯在京城做些小本买卖,因为两家隔得太远,所以不经常联系。上一世,她去京城是直接嫁进了陆家,所以也没有机会和大伯家联系。等到她再想起来时,大伯一家又离开了京城。所以对于大伯一家的情况,林曦月并不了解。

    总之,眼前之人绝不会是林家的亲戚。

    不是亲戚,不是徐府之人,也不是她曾遇过的贼匪。问他为何要抓自己,他又说只是为了借车,可借车却不肯放她离开。

    林曦月低头沉思,依靠着脑中的细枝末节,努力猜想此人身份的可能性。

    身上破旧的粗布衣裳,脸上杂乱的络腮胡须,像是流落在外,久未打理之人。可听此人的谈吐,却又不似寻常落魄之人,他会是……

    倏地,灵光在脑中一闪而过。

    回想起先前在闹市区遇上搜寻官差时的情况,林曦月恍然大悟。

    她知道他是谁了。

    
呈祥录全文免费阅读就在我的书城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可使用快捷键翻页:上一章(←) 目录(回车)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