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书城 > 书库 > 经典网络 > 呈祥录 > 正文 第一百六十五章 其中曲折
呈祥录

呈祥录

扫码二维码阅读

正文 第一百六十五章 其中曲折(2/3)

血迹从中渗出,染红了外面的衣裳。

    这时,她才想起在摔倒之前,匕首还被她拿在手里。陆琮定是在过来抱她的时候,手臂碰上了刀刃。一想着匕首是杀死赵元忠的凶器,如今又将陆琮割出了血,林曦月心中一颤。

    她看着陆琮手臂上的血迹,想起上一世被送到陆家的那身血衣,顿觉头晕目眩,险些要站立不稳。

    陆琮赶忙扶住她,脸上尽是担心之色。

    林周氏倒是疑惑不已,“怎么润之受了伤,你倒是瞧着要不行了?”

    “林姑娘,要不你去房里歇一会儿。”赵欣然提议,她看了王润副将一眼,却见他视线黏在林姑娘身上,没有移开半分。心里微酸,却又无可奈何。

    林曦月摇摇头,“不必了,我坐着歇会儿就行。”

    “赵姑娘,府里有包扎止血的药物吗?他受了伤,需得尽快处理。”万一伤口感染,那就麻烦了。

    一想到上一世陆琮的死,林曦月只觉心里有针扎似的,痛得厉害。

    “这点小伤……”陆琮想说不要紧,可话未说完,就被林曦月打断。

    “小伤更要注意。许多人正是因为不注意小伤小病,才导致更严重的后果。”林曦月不知不觉加大了自己的声音。她自己或许不察,可周边人听着却觉得她是在斥责王润副将。

    奇怪的是,王润副将并未生气,反而倒像是扬起了嘴角。

    完了,主子完了,没得救了。恩铭在心里轻叹一声,望着曦月姑娘的眼神是越发钦佩。

    “好,我听你的。”陆琮柔声回答。

    这话一出,周边人的神色都变得微妙起来,尤其是林周氏和赵欣然。

    林周氏是喜不自胜,恨不能马上和家里人商量好曦月和润之的婚事,而赵欣然却是满心的忧愁,不知该从何处释放。

    察觉到大家的眼神,林曦月这才觉得自己说的这话不妥。可话已经说出去了,又不能再收回来。解释来解释去的,也只会说多错多。她还是闭嘴不言更好。

    “去医馆请林先生过来。”赵欣然让下人去请大夫。

    “大夫就不必了。照林姑娘说的,拿些包扎用的纱布就行。”陆琮出声制止。

    “这里的事情还未处理完呢。”他说着将视线转向早已精疲力尽的王嬷嬷,“赵姑娘,难道你不想知道杀害你父亲的真凶是谁吗?”

    闻此,赵欣然沉默不语。她看着掉落在地上的染血手巾和匕首,心里其实早就已经有了答案。

    “今日家里可真热闹啊。”就在这时,伴随着沉重的咳嗽声,有人缓步走了进来。

    所有人把视线转向门口,只见脸色虚白的赵夫人正迈步进来。

    赵夫人病了多年,没想

    看向众人,脸上挂着淡淡的笑意。

    “母亲。”赵欣然赶忙过去扶她。

    “夫人。”赵嬷嬷讶然出声,“您怎么过来了!”

    听到声音,赵夫人转头才看到王嬷嬷被人压跪在地上,且身上还绑了绳索。

    “王嬷嬷?这是怎么了?”她用疑惑的神色看向欣然。

    赵欣然看着病弱的母亲,眼神微闪,没有立即出声回答。

    “赵夫人,您身子可还好?”

    有人突然出声,赵夫人顺着声音看去,只见一人正笑望着自己。她仔细瞧了瞧,这才认出来人。

    “是王大人啊。”她神情松缓下来,脸上展露笑颜,认真道“我可要感谢你。若不是有你的药撑着,我怕是早就……”

    “母亲。”赵欣然鼻子一酸,泪水随即从眼中落下。

    “哎呦,你真是。”赵夫人伸手为她擦掉脸上的泪水,“都是多大的人了,怎么动不动还哭呢?若是我今后不在了,看你找谁哭去。”

    听到母亲这话,赵欣然哭得更是伤心,眼泪然止不住。

    一旁的林曦月听得赵夫人所言,心中微动,总觉得她话中有深意。

    她看着赵夫人为赵欣然拭泪,不知怎的就注意到了赵夫人的手。瘦长白皙的手上,数道伤痕清晰可见。

    这些伤痕是……

    想到某种可能性,林曦月神情一震,颇有些不可置信。

    陆琮回头看向曦月,见她神色怪异,顺着她的视线看去,随即也注意到了赵夫人的手。

    他看着那一道道暗红的伤痕,双眸一闪,心中已是了然。

    尽管赵夫人终日缠绵病榻,身子虚弱,可不论她再怎么虚弱,手上又怎么会有刀伤呢?而且如此模样的伤口,怎么看都像是刀伤。

    王嬷嬷如此急着认罪,想必就是为了保住赵夫人吧。

    陆琮轻叹一声,不知这其中有着怎样的曲折故事,又不知究竟是因何缘由,才能让柔弱多病的赵夫人亲自动手,杀害了赵元忠。
呈祥录全文免费阅读就在我的书城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可使用快捷键翻页:上一章(←) 目录(回车)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