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书城 > 书库 > 经典网络 > 呈祥录 > 正文 第一百八十二章 糊涂

呈祥录

扫码二维码阅读

正文 第一百八十二章 糊涂(1/3)

    陆诚,陆府二房长子,为人看似温和善义,但其实心里一肚子坏水。

    上一世,因为同在陆府,林曦月和他之间往来不少。

    在陆琮没有出事之前,陆诚对她的态度还算正常;可在陆琮离世之后,陆诚对她的态度就变了。

    从规矩到轻佻,陆诚一夜之间改了嘴脸,将人性的恶意暴露无遗。

    他知道林曦月在陆家在京中无所依靠,所以行事极为大胆放纵,有时甚至敢公然对她动手动脚。

    在陆琮出事后,陆府大房消沉了很长一段时间,而在那期间,陆府二房在京中的势力迅速崛起。

    一时之间,陆府二房长子陆诚成为了京中新贵,寻常京中官员都不敢招惹,更别说是那些无权无势的人家了。

    陆诚对于林曦月的心思,陆府许多人都知晓。如此有悖伦理之事,按理来说是要受众人所指的。可碍于陆诚的身份和势力,少有人敢出声和陆诚直接对抗。

    林曦月在陆府不甚其扰,甚至有一次受人诓骗,误入了陆诚的住处,险些出了大事。

    最后在危机关头,不知是佛祖显灵,还是有人暗中出手,陆诚突然晕倒在地,她才得以顺利逃走。

    自那以后,陆府她是不敢待了。

    她在偏远的京郊躲了许久,甚至是不敢进城门半步。

    直到后来新皇上任,严惩违法犯忌之人,且不管对方的身份地位,一律和常人同等处置,京城这才缓缓恢复以往的宁静。

    陆诚也在惩治中被抓,又因为罪行累累,被判处流放蛮荒之地,终身不得归京。

    直到京中的腌臜人和事被彻底清除干净,林曦月才跟着陆府来人回去。

    尽管如此,她也不愿住在曾经的陆府院子里,而是将陆府僻静西南处的院子收拾出来,带着自己的人住了进去。

    往后的数年,她独住小院,不愿在外人多往来。其一,她是寡妇,常在外走动不好;其二,陆诚对她的心思,当初京中许多人都知晓,尽管陆诚被流放在外,可京中的多嘴之人不一定会少。与其在外被人议论,受人指点,她宁愿一人独守宁静。

    赏花喝茶逗鸟的日子,在外人看来或是无趣,可对她来说已是最好的状态了。

    她懂得知足,哪怕之后陆府大房备受新皇赏识,她也得了个分量不小的名衔,日子却和之前无大区别。

    “陆诚,他如今就在对付陆琮了吗?”林曦月将手中的信纸握紧,心里逐渐紧张起来。

    上一世,陆诚是在陆琮出事之后,才表现出对陆府家产的觊觎,并开始打压陆府大房。

    她一直以为陆诚是后来起了贼心,可今日看到陆琮寄来的信笺,她才知陆诚的贼心原来早就有了,只是一直没有表现出来而已。

    “真是虚伪。”再想到陆诚,林曦月只觉恶心。

    将手中捏皱的最后一页信纸烧毁,林曦月将其他放回信封之中,单独锁好。

    至于沈夫人送来的满园春的赏花请帖则被放在书桌上,被林曦月忘在了脑后。

    因为请帖直接到了林曦月手中,随意对于赏花宴一事,林周氏也不曾知晓。

    直到赏花宴前两日,韩白氏约着林周氏见面,问起赏花宴一事,林周氏这才知道这一消息。

    “沈夫人办的赏花宴?我不知道哎。”林周氏一脸茫然,全然不知此事,就更别说是什么请帖了。

    韩白氏觉得奇怪,“不应该啊。前两日,我在麓山书院又遇上了沈夫人,她笑道我们两人不能缺席,你怎么会没有收到请帖呢?”

    “会不会是下人拿到,忘记告诉你了?”她猜测道。

    林周氏思索片刻,“难道是曦月拿到了。”

    等她回去之后,去到曦月住处。

    她没有找到曦月,却在曦月桌上看到了嵌花请帖。

    翻开来看,是沈夫人的赏花帖没错。

    “后日就是赏花宴,也不知来不来得及准备。”林周氏着急不已,口中念念不停,“沈夫人赏花宴这么大的事,怎么就被曦月忘记了呢?只明日一日的时间,只望还来得及。”

    等林曦月回房时,只见屋里堆满了自己春日里的衣裳,而母亲四下转动,仍在继续从柜中拿衣裳出来。

    “娘,你这是做什么呢?”她皱眉问道。这是要搬家吗?

    听到曦月的声音,林周氏立即放下手中的衣裳,急急忙忙拿了请帖出来,“沈夫人赏花宴这么重要的事也能被你忘了。若不是今日初曼告诉我,怕是就要错过了。”

    “快,把这些衣裳都试试,我给你选一套最好的,明日穿着去。”没等曦月开口,林周氏拉着她来到屏风之后。

    看着眼前堆得像小山一样高的衣裙,林曦月脚下步子一顿,僵硬地转头看着娘,问“这么多吗?”

    “不是
呈祥录全文免费阅读就在我的书城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可使用快捷键翻页:上一章(←) 目录(回车)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