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书城 > 书库 > 经典网络 > 呈祥录 > 正文 第一百八十四章 赏花宴

呈祥录

扫码二维码阅读

正文 第一百八十四章 赏花宴(1/3)

    翌日清晨,众人皆在酣睡。

    素绿薄纱后的木架床上,有人睡得不甚安稳。

    梦里场景模糊,让人觉得晕晕乎乎。

    “曦月,曦月。”熟悉的唤声在耳边响起,林曦月困顿不堪,却又不得不睁开眼。

    她揉搓着眼,向发声之处望去。尽管眼前仍是有些模糊,可不妨她认出床前之人。

    “三少?”她脸上显出惊讶的神色,看着他似熟悉却又觉得陌生。

    三少?她唤陆琮三少?林曦月却隐约觉得不对劲。

    “说了多少次了,你是我的夫人,唤我润之便好。”眼前的陆琮轻柔出声劝说。

    他脸上明明带着同样弧度的浅笑,可林曦月对上他的双眼,却发现里面冰冷异常。

    不,这不是她所熟悉的陆琮。

    眼前拥有和陆琮相同相貌的男子究竟是谁?

    林曦月不知道,她只觉害怕。她尝试缩着身子往后躲去,却发现自己全身动弹不得。然而,与此同时,床上的人却点了点头,听话地唤了一声“润之。”

    霎时,林曦月似被定住了,她能看清陆琮上扬的嘴角,却发现她不能控制自己的言行。

    此时此刻的她,于陆琮和躺在床上的曦月来说,完全就是一个局外人。

    更令她惊讶的是,接下来两人的对话,她能清楚知道。只因为在昨日清晨,她曾做过一个万分清晰的梦,而梦里两人正是如此。

    这还是梦吗?同样的梦会做两次?

    林曦月看着陆琮双唇微动,轻柔的嘱咐声在耳边响起“我今日会离开,你独自一人在府里一定要注意保护好自己,不要轻信他人,也不要为我担心。”

    不必为我担心,明白了吗?

    同样的话,他说了同样的话。

    林曦月看着陆琮站起身,她努力睁大双眼,想找出蛛丝马迹,可眼前的画面却逐渐模糊,最后只觉唇上有微凉触感传来,一触及逝……

    “不要走!”林曦月猛然坐起身,嘴里喘着粗气,额上冒出点点汗珠。

    她匆忙抬头扫视一圈,看着四周熟悉的场景,才发觉原来是梦啊!

    然而,尽管如此,陆琮离去时的身影仍在她脑海中挥散不去。

    梦中的画面太过清晰,陆琮对她说的话太过清楚,仿佛曾经真实发生过一样。

    在梦中,陆琮告诉自己他要离开,让她不要轻信他人,要保护好自己……林曦月细细一想,熟悉感更甚。

    今世,他没有说过这样的话,那前世呢?

    前世,在她嫁入陆府之后,她极少过问陆琮的去处,陆琮也不会把他的去向告诉她。只偶尔有需要时,两人才会在外人面前故作姿态。

    倘若他离府时特意支会自己,肯定是有什么重大的事情发生。

    至于有什么重大的事……

    电光石火之间,林曦月想起了陆琮的死。

    尽管她不愿回想,可事实就是上一世陆琮在一次南下时,因在途中染上急症而身亡。

    林曦月不由得怀疑这两日她梦到的同一场景,是上一世她最后一次和陆琮见面。

    陆琮在南下前特意来见她一面,就是为了嘱咐她以后在府里一个人好好生活?

    原来不觉得奇怪,可如今想来,他似知晓自己会出事一般。

    愈想愈怕,冷汗黏在身上,冷风贯入,林曦月不由得打了个寒噤。

    “姑娘,起来了。”秋韵推门走进,见姑娘正坐在床上,神色有些恍惚,两鬓黏有湿发。

    “哎呦,姑娘这是病了?”她放下手里的洗漱盆,快步上前坐在床沿边,抬头抚上姑娘的额头,试探姑娘的身子是否有异常。

    她往姑娘额上探了探,又比较了自己

    的。虽然姑娘脸是红了些,但也没有热得过分,想来是正常的。

    林曦月拿下自己额上的手,“秋韵,我没病,就是做了噩梦。”

    闻此,秋韵微松一口,转脸笑道“梦都是相反的,姑娘今日做了噩梦,指不定明日就走了好运呢。”

    说道这里,秋韵忽然想起姑娘今日会去参见赏花会。她虽没有去过赏花会,但也知道会有许多世家子弟在场。

    以姑娘的相貌、身段和气质,不愁找不到好人家。

    说不准,姑娘今日在赏花会上就能遇到自己今后的如意郎君呢!

    秋韵越想越激动,不等姑娘交代,她立马去准备热水,让姑娘沐浴更衣,并好好收拾一番。

    半个时辰后,秋韵将姑娘的湿发绞干,并给姑娘上了淡淡的妆容。她本是想下手重一点,奈何姑娘不肯,她只能轻着来。

    林曦月不是不喜化浓妆,只是她今日要穿的衣裙乃是红色,若是红色的衣裙再配上浓重的妆容,怕
呈祥录全文免费阅读就在我的书城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可使用快捷键翻页:上一章(←) 目录(回车)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