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书城 > 书库 > 经典网络 > 呈祥录 > 正文 第二百零五章 昏迷
呈祥录

呈祥录

扫码二维码阅读

正文 第二百零五章 昏迷(1/2)

    那时正值冬月,深夜下了一场雨,还夹带着细碎的冰珠。

    走在湿漉的行廊上,需得格外谨慎小心,以防踩上了冷冰,被滑倒在地。

    林曦月虽和陆琮成了婚,但两人一直分院而住。或许正因如此,下人们才敢肆意妄为。

    陆琮行到院门口,抬首见“溪月”二字正挂其间。此院原唤“饮月”院,在林曦月搬入后才改成了“溪月”。

    院门半掩着,门口处也无人看守。他伸手轻推一下,只听“咯吱”一声,院门缓缓打开。那声音,如同荒废处的木门发出的声响。

    他忍不住皱眉,刚要抬步走进院中,倒是有下人前来给他见礼。

    只不过,他看了看下人的来处,却是从院外赶过来的。

    “三少爷安好,奴婢名唤雪岚。”雪岚放下手中的银丝碳,委身给三少爷福礼。她入府一年,在三少爷成婚后,才被派到三夫人院里做事。

    平日里,她虽见过三少爷,但从没有如此近距离接触过。

    早就知晓三少爷俊美无双,今日挨近了再看,只觉惑人更甚。

    若是能让她贴身伺候三少爷,她怕是能从睡梦中美醒。

    “三少爷有什么要做的,尽管吩咐奴婢就是。”雪岚望着三少爷满心雀跃。

    陆琮看着她,指了指院里,问道:“你是在‘溪月’院里伺候的?”

    雪岚闻此神色明显一顿,随后快速反应过来,拿起放在地上的银丝碳,回道:“是,天太冷,三夫人吩咐奴婢去管事嬷嬷那里领了新炭回来。”

    陆琮没有再问,但神色间稍有和缓。看着三少的背影,雪岚立马跟了进去。

    在院里,有两三婢子将将起来,正裹着大袄,笑看廊下的垂冰。

    雪岚见此轻咳一声,责备道:“三少爷来了,还不快上前行礼。”

    婢子们吓得一怔,随后见到雪岚朝她们使眼色,才打了个激灵,快快上前给三少爷行礼问好。

    陆琮倒是没有多想,只认为是林曦月年纪小又性子和软,所以院里的下人有些跳脱罢了。

    “夫人呢?”他出声问道,也没打算在院里久待,只想着确认她没病就好。

    婢子们闻此对视一眼,似乎是有些答不上来。

    雪岚见此立马上前,拍打着三人,嘴里凶道:“我去管事嬷嬷那里取新碳,你们就在屋里躲懒,连夫人起没起身都不晓,这院里要你们有何用,好不如让夫人把你们发卖了,唤几个银钱得好。”

    “雪岚姐姐,我们错了,我们再也不敢了。”婢子们连忙哭声求饶,并发誓再不敢犯。

    “还不快去做事。”雪岚低呵一声,将人赶走后,才转身对三少赔罪道:“奴婢管教不严,请三少责罚。”

    陆琮轻叹一声,无奈道:“与你无甚关系,你让夫人来见我。”他说着进了正堂坐下,想倒了桌上的热茶来喝,却发现壶里一滴水也没有。

    “还是小了些,担不起事,连自个儿院里的下人都管不住。”他低声喃喃,想着是否要派个会理事的嬷嬷过来。

    不多时候,雪岚匆匆从外面进来,或是因为天太冷,她手微微有些发颤。

    “夫人呢?”见只她一人,陆琮疑惑道。

    雪岚迟疑半晌,才吞吐回道:“夫人昨日睡得晚,今早又太冷,有些起不来身。”

    她说得委婉,但话中的隐藏含义,陆琮是听明白了。总而言之,三夫人就是赖床不想起。

    对此,他也没说什么。雪岚偷偷打量三少一眼,见他没有生气,反倒是觉得理所当然的样子。她心里微微惊诧,却也不敢多说什么。

    其实,在求娶林曦月之前,陆琮仔细调查了林家的情况。据他所了解的,林家只一儿一女,林父林母又皆是和蔼之人,所以对待自己的子女更是疼爱和照顾。林曦月在家里,父疼母爱,还有哥哥宠着,可以说是过得顺风顺水。要不是之后遇上人贩,如今怕还是个不通世事的小姑娘。

    她来沈府后,行事俱是规矩无错。如此模样的她,他却是觉得不对。赖床什么的,倒才正常。

    陆家规矩不严,母亲并未要求儿媳们每日晨昏定省,只想必林曦月初入陆府,不敢太过放肆,所以才日日去给母亲请安。

    今日她没有过去,母亲一下便注意到了,于是派人告知了他,让他来看看她是否是病了。

    “无事就好。”他低喃一声,将婢子端上来的热茶一饮而尽后,起身离开。

    雪岚恭送三少爷离开,看着他的背影消失在院门前,心里终是长舒一口气。

    天知道方才有多吓人!她推门进屋时,看到人跪伏在床边,似死人一般,险些惊叫出声。

    想着三少爷还在院中,她不敢闹出过大动静,只能大着胆子上前查看三夫人的状况。

    她连唤了两声
呈祥录全文免费阅读就在我的书城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可使用快捷键翻页:上一章(←) 目录(回车)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