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书城 > 书库 > 经典网络 > 呈祥录 > 正文 第十九章 先前是在做戏

呈祥录

扫码二维码阅读

正文 第十九章 先前是在做戏(1/2)

    云娘回来时,看着林曦月手里紧握着的纸包,了然于心。

    “决定好了吗?”

    林曦月坚定地点头,以英勇赴死的神情望着她。

    云娘抿嘴一笑,她倒是有点意思,不像那些畏畏缩缩的姑娘,也不知是真蠢,还是在装傻。

    “你不用如此紧张,那少年可是俊得很,不会让你失望的。”

    寻常人家的姑娘,能入高门大府里少爷的房,就已经是祖上烧高香了,更别提那人是京城陆少,许多名门闺秀可都赶着上门呢。

    当然,这样的话,云娘不会说给林曦月听,她只简洁明了地交代了任务,随后再等待时机将她送去。

    太过细致反而容易让人起疑,倒不如任其自由发挥。

    不管她是真傻,还是装傻,只要能把事情办好,一切都好说。

    否则,如此娇柔的小姑娘,不知能熬过地牢里的几门刑罚……

    夜至亥时,黎城灯火渐熄,各家各户闭门回屋,陈家的晚宴也落下帷幕。

    不同于开始的拘谨慎微,酒宴散场时,黎城官员已然混成一团。

    大家都喝了不少烈酒,醉醺醺地被家仆搀扶着回去。

    陆琮本不想喝酒的,但上了酒桌就免不了,也被劝了不少,走起路来有些摇摆。

    陈浩送走了客人,见此立马靠过来,稳住他道:“陆少,醉了吧,我送您回去休息。”

    “甚好。”陆琮闭眼点头。

    一路上,毫无多话,似乎睡着了一般。

    这可就苦了陈浩,别看陆琮才十的年纪,身量倒好。

    得亏有人在旁边搀扶着,他才能安稳送达。

    “您躺好,我唤人来伺候您。”将身上之人放下,陈浩轻嘘了一口气。

    恩铭从外归来时,就见自己主子醉醺醺地躺在床上,他下巴都快惊掉了。

    “主子,主子。”恩铭有些紧张,主子该不是被陈府的人害了吧,他不应当出去的。

    正当他懊恼之时,床上的人动了。

    只见陆琮双眼一睁,眼清明无比,哪有一丝醉意。

    他起身坐好,敲打了痴愣的恩铭一下,嘱咐道:“等会儿,陈浩会送人过来,你管好自己,不许多言。”

    被低看了的恩铭颇不服气,想他可是恩字辈的第一人,难道还会被谁吓着了不成。

    他倒要好好看看,这个陈二爷葫芦里买的是什么药。

    恩铭等待不多时候,一阵脚步声由远而近。

    嘿,来人还不少。

    他轻哼一声,手里拿着利剑,双手环胸站定。

    为首之人是陈浩,而他身旁站着的女人是……

    恩铭稍微回忆了一下,就认出了来人。

    上次偷去陈老太爷那儿,看到的女人就是她。

    只是陈老太爷的身边人,怎么又和陈家二少混在一起?

    难不成是……

    不得不说,恩铭真相了。

    心恶寒一番,神情分毫不变,“人送到就行了,主子喜静,你们回去吧!”

    陈浩还担心陆琮不会收人,听得他身边的随从如是说,提着心立马放下,忙点头答是,并吩咐道:“云娘,将人交给这位小兄弟就是了。”

    云娘点头,从身后拎出一姑娘,推至前面。

    恩铭匆匆瞥了一眼,没有多看,先出声送人了。

    等到他们的身影消失在视线范围内,他才放下警惕,看向一直低着头的姑娘。

    不知是从哪里来的货色,主子也肯接,这牺牲未免太大了些。

    恩铭暗自腹诽,他今晚一定要死守门外,护住主子的清白。

    “跟我进去。”

    丢下一句话,他率先进屋,也不管身后之人有没有跟上。

    “恩铭,将门窗关紧。”低沉的声音从里屋传来。

    恩铭轻哼一声,转身去关门。

    他一转头,就和抬起头的林曦月对了个正着。

    “她她她……”恩铭用手指着眼前的少女,惊得话都说不出了。

    “恩铭,关门。”陆琮听着外面的动静,嘴角带笑,他猜出了陈家会送她过来。

    “哎哎哎。”火速将门窗关好,并排除了周边有人的可能性,恩铭看着林曦月,一改先前的冷漠嫌弃,咧嘴笑道:“林姑娘,里面请。”

    林曦月再看恩铭,表情莫测。

    在马车里未曾注意,但面对面仔细见了,还是能认出来。

    上一世,陆琮身边的贴身侍卫便是他。

    她曾在陆府见过恩铭不少次。

    此时的恩铭,比她上辈子第一次见他时,面貌上是显得轻嫩了些,可差别也不大
呈祥录全文免费阅读就在我的书城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可使用快捷键翻页:上一章(←) 目录(回车)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