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书城 > 书库 > 经典网络 > 呈祥录 > 正文 第二百三十一章 脸上伤疤

呈祥录

扫码二维码阅读

正文 第二百三十一章 脸上伤疤(1/2)

    人群中央,林曦月瘫坐在地上,周身全是湿水。从地上向她身上看去,只见她裙衫脏湿,发髻半垂。

    此时此刻,她正低着头,侧边的青丝耷拉下,让人看不清她的面貌。

    在她身旁不远处,一个木桶倒落在地,正转着圈儿。向里面望去,隐约还能看到残留的冰块。

    陆琮抬眼扫去,见有一着宫婢装的女子正跪着低泣,神色惶恐委屈,仿若是知晓自己做了错事。

    然,在外人不注意时,她眼里一闪而过的打量,却让陆琮清楚事情没那么简单。

    他不顾他人目光,快步上前行至林曦月身旁。

    他缓缓蹲下,想要扶起她,手抚上她的肩臂,却发现入手冰凉。

    也是,宫婢送到席上来的是冰桶,冰桶被打翻在地,如今气候炎热,冰块不久便全部化开了,化了的冰水浸湿在身上,她全身上下自然也是冰凉。

    “冷吗?”陆琮低声问道。

    低垂着头的林曦月没有出声回答他,只是轻微地摇摇头。

    就在这时,忽有一女子从人群中走出,她面带犹豫之色地看着瘫坐在地上的林曦月,道了一声:“哎呦,这是怎么了?”

    出声的女子约莫二十五六,脸庞圆润,衣着靓丽,是陆家二房二子之妻,陆王氏。

    陆家陆老爷子共有三子,长子为嫡出,而后两子都为庶。在陆老爷子过世后,三子没有分家,但划院而住。

    虽是皆住陆府,但三房之间关系疏远,平日里少有来往。

    就譬如眼前这位,陆琮只觉她眼熟,却不晓她是二房还是三房的人。

    “你是?”他冷漠问了一句。

    那女子闻此脚下步子一顿,脸上显露出尴尬之色,可随后又以笑掩去,装作没有听到的样子,继续走上前来。

    “这冰桶翻了,地上冰凉,快快站起来,可不能凉了身子。万一身子出了毛病,生不出孩子,那可就是出了大问题。”陆王氏嘴里念叨着就要去扶林曦月。

    陆琮伸手一挡,冷声道:“不必。”

    “好心当作驴肝肺。”陆王氏低哼一声,见近不了林曦月身,眼珠滴溜溜乱转。

    低头瞥到地上半化的冰块,她思绪一停,随后嘴角勾起一抹坏笑。

    她故意转身,装作要离开的样子,脚下的步子却往旁边的化冰上踩去。

    她今日穿的鞋高且滑,这鞋一踩上半化的冰块,自然是会摔倒在地。只不过在摔时,她故意往后面倒去,而倒落的位置就是林曦月的身旁。

    冰湿的感觉浸入后背衣裳,陆王氏挣扎着想起身,可当她视线瞟到身旁之人时,顿时被吓得惊叫出声。

    “天啊,她的脸这是怎么了?”她扯着嗓子叫喊,面色惊恐骇人,仿佛看了什么可怕之物似的。

    周边的人暗觉好奇,纷纷朝林曦月的脸上看去。

    林曦月坐在地上,尽力用头发遮掩脸上的伤疤,可仍有边角伤痕露出。

    事到此刻,林曦月已经明白了。今日这宴,想来是为她而开。

    在看到皇贵妃身边的娇俏姑娘,她心中隐约觉得不妙,想要借口离开,却又不得准许,只能无话地坐在角落位置。

    忽然,皇贵妃提起有贵女想要献上才艺,于是特意空置出中间的场地,以供众人展示。

    “沁瑶,你来一舞如何?”皇贵妃柔声提议。

    “好,沁瑶这就为姑母献上一舞。”那娇俏华贵姑娘如此答道。

    林曦月坐的位置离皇贵妃所坐的上位隔得远了些,传来的声音不大,不过却是听得清楚。

    沁瑶,沁瑶?她低声念叨两次,总觉得“沁瑶”这个名字十分耳熟,是在哪里听过呢?

    “李沁瑶真是命好,有个做皇贵妃的姑母,今后指不定能嫁入皇室呢。”旁桌有人窃窃私语,言语中满是艳羡。

    嫁入皇室……林曦月默念“皇室”二字,脑海中有光亮一闪而过,她记起来了!

    当朝主相,姓李名怀,乃是一人之下万人之上的存在。李家在京中地位极高,尤其是在李相之女入宫后,更是无人能越过。

    李相之女入宫不过三年,便坐到了皇贵妃的高位。唯一可惜的是皇贵妃入宫这么多年,一直未给皇上诞下儿女。

    女人在宫内,哪怕位分再高,若是没有皇子撑腰,也不能长久。

    不过,这些暂且无需考虑,反正如今的后宫之中,皇贵妃仍是最受皇上疼宠的妃子。

    或许是因为没有子女,皇贵妃对待娘家的后辈格外疼爱。

    而李沁瑶,是李家最受宠的姑娘,也是皇贵妃最疼惜的侄女。

    知晓了她的身份,林曦月心中慌乱顿起,只因她认出了昨日和陆琮在一起的姑娘便是这位李沁瑶。

    一舞结束,所有
呈祥录全文免费阅读就在我的书城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可使用快捷键翻页:上一章(←) 目录(回车)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