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书城 > 书库 > 经典网络 > 晋霸春秋 > 正文 第23章 桓庄之族

晋霸春秋

扫码二维码阅读

正文 第23章 桓庄之族(1/2)

    自武公代翼之后,晋国确立了每两日一次的小朝制度,主要讨论和决定一些日常的细务,很少涉及军国大政,元老重臣如果有事可以请假。

    今日的小朝却有些耐人寻味……

    晋国大殿的八根铜柱(其实是木柱,每列四根,四四方方,镶嵌着铜制的夔纹,上面悬挂青铜灯盏。)前后,挤满了晋国群臣,朝会还未开始,三三两两的凑在一块,窃窃私语。

    “要我说啊,今天肯定有大事发生……”

    “何以见得?”

    “你看看狐突老大夫都来了。”说话的那人侧身偷偷用手指了指站立在下首右边最前的狐突,“君上可是特许老大夫不用才参加例行朝会的。”

    “太子被诬出奔,还有比这事更大吗?”旁边一人撇撇嘴,不屑的搭茬道。

    “嘘,大夫慎言啊!”

    ……

    “听说了吗?君上今日或将宣布废太子立奚齐!”

    “你听谁说的?”

    “宫里都传开了,你不知道?”

    ……

    狐突站立在上首阶梯之下,拄着鸠杖,在他身边,围绕着里克、丕郑、荀息、卜偃和史苏五人。

    这五人除了荀息之外都是标准的太子党,荀息其实也谈不上不支持申生,相对来说,他对晋献公更忠心,即便心里倾向同情申生。

    这五人再加上狐突,六人皆是晋献公的肱股,在晋国的地位举足轻重。

    其中,里克和丕郑是晋方大佬,荀息、卜偃和史苏是晋献公的智囊。

    “老大夫,你也被召来了了?”里克疑惑道。

    骊姬发难时,里克故意在登车时从车上摔下,然后对外声称足疾发作,闭门不出。

    丕郑也是,自称箭创又犯……

    “然也,里大夫和丕大夫也是君上特召?”

    里克和丕郑面色凝重,微微颔首。

    “看来君上之意已决啊……”狐突叹了口气,无奈的说。

    “史、卜二位大夫之言验于今日啊……”里克既是感叹,又有些悔恨和惋惜。

    骊姬准备发难前,曾经派优施去拜访过他,诓骗他说:君上将杀太子而立奚齐。然后,他就信了……

    这事容不得人不信,晋献公废太子立奚齐之心早就闹的群臣皆知。

    父子相残这种狗血伦理剧,最容易引火烧身,他虽然想保护申生,但是又不敢和晋献公直接对抗,无奈之下只能保持中立。

    事后,他跑去拜访丕郑,将这事告诉丕郑,丕郑是连连惋惜,对他说了这么一番话“子宜阳为不信,然后多树太子之党,以固其位,趁间而进言,以夺君之志,如此成败犹未有定,今子曰:中立,则太子势孤矣,祸可立而待也!”

    他听完这番话后,气得是捶胸顿足,无奈话已说出,后悔也无济于事!

    “几位大夫这是在议论何事?”

    正当六人面色凝重,各有所思的时候,一个阴阳怪气的声音铜柱后面传来。

    ……

    下雪了。

    晋献公二十二年的第一场雪,晋国太子申生竟然在虢国和桓庄之族的余孽同案煮酒,不知道晋献公知道了会作何感想?

    公孙无诡府中,偏室。

    门口已经积上了一层厚厚的积雪。

    进门,左转,内室中央摆放着一张长案,案上摆放有酒樽,三足圆腹,腹深直壁,上有盖,饰以兽纹(类似于保温桶)。

    酒樽下炉火烧的正旺。

    申生和公孙无诡等四人分两列跪坐在案前。

    四人面前各放着一酒爵,几案两端跪坐着两个女婢,时不时的为四人添酒。

    申生对这三人是相当的陌生,即便他接收了原主的全部记忆。

    他的便宜老父尽灭桓庄之族时,他才十余岁而已,哪里会对桓庄两大支庶的族人有印象。

    况且,桓庄两大支庶分支较多,族人更是不少,即使未被灭,他也不可能将所有人认全。

    和他一起围坐在几案前的三人,最年轻的也三十有五,年长者如公孙无诡已经到了不惑之年。

    四人方坐在一起时,相顾无言,颇有一种仇人在一张酒桌相见的尴尬……

    申生更是不知该如何开口,以公心来论,他觉得晋献公在这件事是没有做错的。

    庄伯和武公两代多重用自己的支孽兄弟,导致桓叔和庄伯的后代迅速做大,尤其是庄伯的后代在武公代翼的过程中出力很大,有钱有兵又有粮,更重要的是恃其功大,根本不把晋献公放在眼里。

    在这种情况下,不灭你灭谁?

    以私心而论,讲血亲有点假,但是受人之恩呐……

    申生旁边的公孙无诡,面无表情,
晋霸春秋全文免费阅读就在我的书城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可使用快捷键翻页:上一章(←) 目录(回车)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