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书城 > 书库 > 经典网络 > 晋霸春秋 > 正文 第63章 接着忽悠
晋霸春秋

晋霸春秋

扫码二维码阅读

正文 第63章 接着忽悠(1/2)

    “妾有一事不解,还望贤君子不吝赐教。”

    待所有人观赏过申生所谓的神农氏琴,并且异口同声的说这琴真的之后,那位身披斩衰之衣的俏妇人,莲步轻移,走到申生面前,盈盈施礼。

    申生急忙回礼,“赐教不敢当,不知这位夫人有何见教?”

    两人的一问一答,瞬间吸引了所有人的眼球。

    姬郑闻声有些熟悉,神色一动,睁开微阖的双眼从楼上往下望去,看见那位妇人,喃喃自语道“没想到穆夫人竟然也来了。”

    而王子带闻声亦同样往下看去,看到姬郑口中的那位穆夫人后,顿时眼光发亮,眼神中闪过一丝不易察觉的贪婪,舔了舔嘴唇,目光却再也没能从那位穆夫人的身上离开。

    姬郑和王子带并没有从二楼下去抛头露脸,姬郑只是让游孙伯下去确认一下,王子带同样也是让心腹前去一观,二人身份不凡,在这有巢居中可有不少人都认识他们。

    他们若是下去,肯定会引起一场骚动,而且两人都知道彼此的存在,同时下去肯定不可避免的发生摩擦,传出去名声可不好听,所以,他们兄弟二人很有默契的都留在二层静观。

    “见教谈不上,妾只是想向贤君子请教,这神农琴贤君子是从何处得到的?”

    申生微微一笑,道“吾尝游姜、渭,上陈仓(宝鸡山),探神农穴,窥三苗,浮于江、淮,北涉汶、泗,以观九黎,过涿鹿而采风于阪泉之野,乃遇神农氏之民,曰神农之时,诸阳不成,百物散解,而果蓏(o)草木不遂,迟春而黄落,盛夏而痁痎(diàn  jiè疟疾),乃作五弦瑟,以来阴风,以定群生。”

    “圣王之德至圣也……”申生脸上露出追忆之色,“吾常恨不能仰观圣人之容,而亲闻圣人之声。或曰神农登天,而遗其琴于人间,在阪泉,曰神农氏成于姜水,初都陈,再徙鲁,神农氏之琴当在曲阜,曰神农氏惜败于轩辕,举国南向,神农琴在茶陵(长沙),余辗转求访,幸在去阪泉之三百里处寻得此宝。”

    这一番话其实是申生早就准备好的,他知道估计会有人这么问他,所以及早作了准备,虽说这一番话和屁话差不多,既没人证也没物证,但是大部分人闻言,都目露神往,说到底,此时稍微有些见识的人都有一种想要去追寻先王的步伐,成为先王治下之民的情节,毕竟此时是所谓的末世。

    末世这个理论在中国流行了上千年,从春秋时期就开始流行,后来经过儒家的接力,除了三代是圣人治天下,画衣服而民不犯的盛世之外,三代之后那就都是所谓的末世。

    所以,自认为生活在末世中的一群人谁能不向往盛世的生活?

    不过,穆夫人却总感觉有点不太对劲,她接着又问申生询问了申生所游历地方的风土人情,申生没有丝毫迟疑一一作答。

    申生为了撒下这个弥天大谎可是作足功课,要是这点本事都没有,他还玩什么?

    虽然申生回答的滴水不漏,所谓的神农琴看起来听起来确实也是绝世之物,但是出于一个女人的直觉,穆夫人还是有些狐疑。

    “妾请问贤君子,此琴为何叫知音?”

    “正要为诸君细说……”申生神色肃穆,“此名却是有一段来历,据说乃神农氏之末,轩辕之初,神农与轩辕二圣得遇于中原,神农鼓琴,志在高山,轩辕曰善哉!峨峨兮若泰山!志在流水,轩辕曰善哉!洋洋兮若江河!神农所念,轩辕必得之。于是乃盟而伐九黎,后终诛九黎。轩辕与神农战,神农不敌,乃葬知音于阪泉,或惜知音之殊途也……”

    申生幽幽一叹,脸上带着些许的惆怅,众人闻言也是面露凄凄,仿佛见到了神农和轩辕初相遇引为知音时把臂同欢的欣喜,继而画面一转,见到了神农埋下知音琴时,在夕阳的照耀下独自远去的孤独背影,今天才知道原来此琴还有这么一段不同寻常的过往。

    有人哀声叹气,感动的稀里哗啦,暗自垂泪涕泣,或是为神农和轩辕这对知音的反目感到由衷的可惜,有人目露神往,恨不能代替轩辕成为神农的知音,也有若有所思,觉得神农和轩辕的反目是必然。

    每个人都有不同的想法,但是基本上所有人都在不停的顿足叹气,连连惋惜。

    有人面露悲戚的说“惜哉,神农与轩辕也!”

    也有人擦了把眼泪,道“吾悲神农氏之遇也!”

    还有人伏案大哭,“神农、轩辕二王既为知音,为何如此,为何如此?”

    没人回答。

    古人感情丰富可不是说着玩的……

    穆夫人眼角含泪,很明显她也被感动到了,申生言辞凿凿,不像是能瞎编的,她终于也相信了这确实是神农琴,她神色哀婉,有感而发道“知音难寻,人生能得一知音已足矣!”

    说完,向申生再拜道“贤君子高义,使妾得闻上古之事,闻听仙音,请受妾一拜。”

    众
晋霸春秋全文免费阅读就在我的书城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可使用快捷键翻页:上一章(←) 目录(回车)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