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书城 > 书库 > 经典文学 > 盛世独宠之医妃有毒 > 正文 074升堂问案
盛世独宠之医妃有毒

盛世独宠之医妃有毒

扫码二维码阅读

正文 074升堂问案(1/1)

    李县令一拍惊堂木,威风凛凛,就连吉祥都被震得一激灵。

    李县令介绍:“坐在主位这位是巡按御史大人,待天子出巡,今日,由御史大人问话,尔等需如实说来,若有隐瞒便是欺君之罪。尔等可听清楚了?”

    六人跪在大堂地上,哆哆嗦嗦回道:“听清楚了”。

    叶景淮开门见山问:“事发那天,你们谁来报案的?”

    “回禀巡按御史,是小人报案的。小人叫陈六。”

    “你介绍一下当天的情况。”叶景淮还是第一次坐在大堂审问别人。

    他从几岁开始就跟随在师傅身边,在山上远离尘世。偶尔下山也能接触不同的人,但坐在大堂上当官老爷却还是第一次。他心里是忐忑不安的。

    不过,毕竟是天潢贵胄,骨子里流淌的血液就有一种高高在上的优越感,他面上不表现出来忐忑,别人也看不出来。

    就连吉祥都纳闷儿,这瘟神板着脸,一脸严肃,怎么这么沉稳呢?她都有点儿慌慌的。吉祥目光往叶景淮脸上瞟,想从他脸上看出来一些慌乱紧张的情绪,可惜,没看出来。吉祥有些失望。

    叶景淮感觉耳尖微微发热,他佯装不知道吉祥在打量他,扬高声音吩咐:“将那日的情况再说一遍。”

    “御史大人,小人听命。”

    叶景淮一拍惊堂木,“休要说这些虚的,本官问你什么你就回答什么。”

    “是。我家公子叫陈故,那天,下着雨。我们在十里香酒楼吃过酒,回客栈的路上,胡同里跳出一蒙面人,那人举刀就砍。”

    “凶手跳出来后,砍向谁?砍了几刀?”叶景淮插话问。

    “砍向我们公子,砍了一刀。”

    “砍到哪里?”

    “后背。”

    “凶手是否受伤?”

    “我们几人上前,与凶手搏斗,凶手也受伤了。”

    “依你看,凶手是有备而来,还是临时起意?”

    “有备而来。他跳出来就直奔我们公子。”

    “你怎么确定他直奔你们公子?也许是你们公子离他最近呢!”

    “小人就是靠近胡同这侧的,那凶手绕过小人砍向公子的。”

    “你们公子习武吗?”

    “我们公子武艺很好,平时练习,我们三五个人都不能近身。那天,我们公子躲过一招,第二招没躲过去。”

    “你是说,陈故是在躲避一招之后被砍伤的?”

    “是!”

    “你学武出身?”叶景淮问陈六。

    “是。”

    “依你看,那个凶手武功如何?”

    “狠,稳,准。出刀很快。”开始陈六还瑟瑟发抖,一点点的,发现这个巡按御史大人问的话都是他能回答的,也没有什么刁钻问题,他回答起来也顺溜起来。

    “既然他武功高强,你们又怎么能伤着他?”

    “实在不知道啊,青天大老爷。我们有两个人去扶公子,剩下的四人同时上前打斗。围住那凶手。最后,却还是让那凶手跑了。”

    叶景淮看着跪在大堂中央的人,问:“谁扶的陈故?”

    有两人磕头示意。

    “你俩扶的?”

    “是。”

    “扶你们公子时,他可交代你们什么?”叶景淮的问话看起来很随意,听起来简直是杂乱无章,但是每个问题还都与案情有关。

    “没来得及交代,我们喊了两声,他就没了气息。”

    “什么都没说?什么表情都没有?”叶景淮追问一句

    大堂之上一阵沉默,寂静无声,掉根针都能听到。

    突然,其中一个随从像是想起来了,回禀道:“我们公子摁住肚子,说疼。”叶景淮剑眉紧拧,微微眯起眼:“你确定他说了?撒谎欺瞒可是要砍头的。”

    “小人所说,句句属实。”

    叶景淮继续问:“那个凶手,你们确定不认识?”

    “不认识。”六个人异口同声。

    陆六补充道:天气黑,下着雨,那人还蒙头,只露出两只眼睛。

    叶景淮转而问陆六:“你刚刚说凶手出手极快,依你看,他武功在你们之上吗?”

    吉祥听得直皱眉,目光再次瞟向叶景淮的脸,大庭广众之下,她也不好意思提醒他,这话刚刚问过了。车轱辘话来回问,会被别人,尤其是李县令看轻的。俗话说,外行看热闹,内行看门道。这瘟神,就不能问点儿别的问题吗?真是无药可救了。

    、

(可使用快捷键翻页:上一章(←) 目录(回车)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