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书城 > 书库 > 经典文学 > 盛世独宠之医妃有毒 > 正文 075升堂问案(二)
盛世独宠之医妃有毒

盛世独宠之医妃有毒

扫码二维码阅读

正文 075升堂问案(二)(1/1)

    叶景淮问完话,陆六肯定回答:“那人在我们之上。”

    “你们也觉得凶手功夫在你们之上吗?”叶景淮问其他几人。

    其他五人点头。

    “既然在你们之上,你们怎么还能伤着他?”

    其中一人壮着胆子说:“我们人多,恶虎也怕群狼。”

    “你们谁伤的凶手?”

    陆六说:“是小人。”

    “你刚刚不是说,凶手武功在你之上吗?”

    “回大人,不是小人武功高,当时,那个人愣了一下,我飞快一刀才得手了。”

    “愣神?你说凶手愣神了?”叶景淮身子微微前探追问,“你确定?”

    “确定。我一刀砍下去,那人惊醒过来,闪身慢了点儿,我十分的力气就落在他身上五分。”

    叶景淮觉得哪里不对,可一时又不知道究竟是哪里不对。

    他第一次参与这么重要的案子,在传圣旨的杨德福面前说自己不胜任,其实他小心翼翼的一直在努力,他从心里是想把这个案子破了,将凶手缉拿归案的。

    想了想他又追问:“你是先伤的凶手,后跟他缠斗?还是先跟他缠斗,后伤的凶手?”

    随从被问蒙了。

    叶景淮也意识到自己的话有些拗口,只好问他:“凶手背部挨了一刀,是你砍的,是吧?”

    “是。”

    “你跟他交手几个回合?大概几个回合,你砍伤的他?”

    “凶手把我家公子砍倒,我就上前。他似乎一愣神的功夫,就挨了我一刀。”

    叶景淮点点头暗暗记在心里。

    叶景淮问陆六:“你家公子好赌吗?”

    陆六摇头说:“不喜欢。”

    “那你家公子有什么爱好?”

    “我家公子没什么爱好。”

    叶景淮“啪”的一声,狠狠将惊堂木拍下去,“陈故家庭富庶,也是纨绔子弟,他当真没有喜欢的东西事物?比如说喝酒,赌博,钱,女人?他就那么洁身自爱?”

    陆六被叶景淮扬高的声音吓得差点儿尿裤子。别看这巡按御史年纪轻轻的,可发威起来也真吓人呐,语调跟淬了毒的剑似的,一开口,一股剑气就落到脖颈上了。

    陆六暗想,不是他不说啊,他不认为喝酒,赌博,钱,女人是公子的爱好啊,因为打他在公子身边当差,公子就好那口啊。

    今天被巡按大老爷的惊堂木一吓,他赶紧说出来:“我家公子喜欢喝酒,喜欢找女人。”

    “最近,陈故喝酒有没有跟人发生口角?”

    陆六摇头。

    “女人呢?他有没有跟哪位女子有什么纠葛?”

    陆六摇头:“我家公子基本都是喝了酒以后就去花楼,公子出手阔绰,所以,跟花楼里的女子没什么纠葛。”

    叶景淮又问了几个问题,让几人退下去。

    李县令领着几人又回到二堂。

    二堂里有一间最宽敞的房间,朝阳,视线好,打开窗就能看见院里的小花园。

    李县令为了博得瑞王爷欢颜,将这件房子腾出来留给叶景淮办理公务用。

    叶景淮现在特别需要清净。他问的这些问题听起来乱七八糟,但他却心里有数,他在心里飞快合计理顺这些问题。

    叶良出去端茶,屋里就剩下吉祥和徐叔。

    刚刚在大堂上问的那些乱七八糟的问题,吉祥都替叶景淮着急,她偷偷瞟过李县令的脸,李县令嘴角微挑露出一丝嘲笑的样子,不过很快就收敛起来。估计,李县令心里是嘲笑这个巡按御史是个草包大人吧。

    可叶良和徐叔却相当平静,丝毫不见着急担忧样子。

    吉祥不知道叶良和徐叔对叶景淮怎么就那么自信,迷之自信。吉祥不服都不行。也许是自己对叶景淮不了解的缘故?

    吉祥心里暗自祈祷:希望这草包御史别丢人丢大发了就行了。叶景淮抓不抓到凶手跟她没关系,问题是他抓不到凶手,还这么稀里糊涂的,他一抬屁股回京城继续当他的瑞王爷,她可是还要在县城谋生活的。这以后被人指指点点说:吉祥大夫跟那个草包巡按御史共事过,那御史连案子都不会审问,简直是语无伦次、乱七八糟的胡乱审问。她可是跟着丢脸啊。

(可使用快捷键翻页:上一章(←) 目录(回车)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