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书城 > 书库 > 古代言情 > 倾尽一世尘霜 > 正文 第10章 黯然神伤
倾尽一世尘霜

倾尽一世尘霜

扫码二维码阅读

正文 第10章 黯然神伤(1/2)

    回到店里天快大亮了,折腾了一夜,傅卿霜早已精疲力竭,却始终守在楼下,万分期盼着弟弟归来的消息。

    江逸尘也没有睡,悠闲自得地坐在楼下喝茶,一夜未眠,他的眼里布满血丝。

    “老板,你还是去睡吧,我在这里等着就行了。”傅卿霜过意不去,很是感激他昨日的救命之恩。

    江逸尘看也不看她一眼,云淡风轻道:“我还不困。”

    明明累的不行,偏要口是心非,傅卿霜叹口气,不愿和他抬杠,直言道:“可你眼睛都红了。”

    “你想多了,”江逸尘不自在地饮一口茶,脸上不为所动,挑眉嘲笑道:“看你白白折腾一夜挺可怜,陪你等着吧。”

    听他提起昨夜被捉的糗事,傅卿霜羞得满脸通红,闷闷地不再说话。

    江逸尘倒是觉得以前小看了她,似笑非笑,凉凉看她一眼:“我倒没有想到你为了弟弟敢独闯山寨,可惜功夫不足以撑起野心。”

    “弟弟自然比我性命重要。”傅卿霜被他一番揶揄,红着脸讪讪道。

    江逸尘勾了勾嘴角,还想再说什么,虎子风尘仆仆地进来了,傅卿霜早已望穿秋水,赶紧迎了上去:“怎么样!”

    “不是!不是!”虎子气喘吁吁。

    傅卿霜焦急地问道:“什么不是?你说清楚?”

    “我刚见到表哥,他说被囚的公子找到了,是个进京赶考的书生,家中并无兄弟姐妹。”

    “不可能啊,不是说样貌一样吗!”傅卿霜大失所望,语气黯淡了下来。

    虎子挠了挠头,有些自责:“许是上次被捉的贼人为了减轻责罚胡说的。”

    傅卿霜没接话,一屁股坐在了椅子上,怅然若失。

    江逸尘似乎并不意外,放下茶碗,看向她淡淡道:“无妨,找个人而已,这次找不到下次再找。”

    虎子连声附和:“对对对,咱下次再找。”

    傅卿尘扯了扯嘴角,不再多言,只定定地看着窗外,可叹人生最黑暗的不是绝望,而是经历过希望之后的绝望,伤心蚀骨。

    ————————

    借着脚伤躺了几日,傅卿霜抬眼望向窗外,暮色暗淡,残阳如血,落日此时正圆,金色光芒刺入眼眸,如梦似幻,好不真实。

    她起身跛脚走向琴边,抚起青云殿时弟弟最喜欢听的《秋涧泉》,房间里一时间萦绕着情凄意切,余音袅袅。记得那时弟弟总是日日缠着她弹奏此曲,可如今曲音依旧,人景已非。

    “你这曲子未免太凄凉了点。”

    磁性的声音传来,门“吱呀”一声开了,是江逸尘,他手里端着食盒,穿一身墨色祥云纹锦缎长衫,脸色疲惫,神色坚毅,似乎又清减了不少。

    “你怎么回来了?”

    傅卿霜停下手中琴弦,一脸诧异地望向他。

    “我不回来你就不吃饭了?”江逸尘斜她一眼,放下食盒,把里面的饭菜一一往外端。

    他奔波了好几日,回来的第一件事竟然是惦记着这个女人没有吃饭。江逸尘暗自诧异,不知从何时起,这个女人的喜怒哀乐已经开始占据他的大脑,扰乱他的思维,让他忍不住地关心她的一切。

    他绝不能允许一个女人轻易影响他的思维,这是最后一次关照她,江逸尘暗自告诫自己后,一脸嫌弃地走向傅卿霜。

    “我只是不饿而已。”傅卿霜垂下眼睑,以前江逸尘出门从不管她如何,想来这次肯定是虎子多嘴了。

    “是吗?”江逸尘探过身子,伸手扶她起来。

    傅卿霜不好拂了他的面子,在他的搀扶下,跛着脚去了桌边坐下。

    她本就娇小瘦弱,几日滴米未进,脚又受了伤,整个人看起来更似弱柳拂风,柔弱轻盈。

    江逸尘看似不经意地瞧了瞧她隐在宽袍里不堪一握的细腰,心里揪疼了一下,上次抱着的时候明明还很有肉感,怎么瘦了这么多......

    桌上饭菜比以前更丰盛,傅卿霜却味同嚼蜡,食不下咽,只胡乱地扒着面前的白米饭。

    江逸尘盛了一碗汤递过来,挑眉道:“怎么,这一桌吃食都勾不起你的食欲吗?”

    傅卿霜深叹一口气,放下米饭,看着他,幽幽问道:“你说,我这辈子还能找到我弟弟吗?”

    “当然能。”

    冷言冷语惯了的江逸尘,努力使自己语调变得柔和,看着她的眼睛道:“人这一辈子总有无限可能,只要你自己不放弃希望。”

    傅卿霜凄然一笑,转而问道:“那你可曾有过失望的时候?”

    江逸尘沉默半晌,缓缓起身,走到窗边迎风而立,声音沉闷:“无数次!”

    傅卿霜看着窗前那抹如劲松般清瘦挺拔的背影,无法想象他到底经历过什么,又在追寻什么。

倾尽一世尘霜全文免费阅读就在我的书城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可使用快捷键翻页:上一章(←) 目录(回车)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