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书城 > 书库 > 女生言情 > 冷爱若溪 > 正文 第2章 我的孩子

冷爱若溪

扫码二维码阅读

正文 第2章 我的孩子(1/1)

    左若溪艰难地睁开双眼,白色的屋顶,白色的墙壁,白色的床单……还有她看不见的,自己惨白的没有血色的脸庞。

    安静死寂的白色将她的心绪拉到现实,想起自己昏倒前发生的事。

    她惶恐地艰难起身,来不及多想就失魂落魄地大叫起来“我的孩子呢?我的孩子呢?”

    站在床边的老管家眼睛红红,“小姐,你终于醒了,你已经昏迷了三天天夜。“

    他用手背擦擦眼泪接着说”你还年轻,养好身子要紧啊”。

    他那布满沧桑的脸上如经历过刀刻斧砍。说完,他又吸了吸鼻子,努力地平复着情绪,不让自己的悲伤感染到若溪,尽量地避重就轻。

    若溪望着这个陪伴自己长大的老者,他虽然看起来很凶,但是自己在楼家的这些年,对自己极好,现在也是唯一能给她温暖的人。

    “黎叔,我的孩子呢?”若溪有不好的预感,使劲地摇着管家的双臂,像是抓到了救命稻草一般。

    “小姐”看到她痛苦的样子,管家不忍再多言。

    聪明如若溪,心里明白了什么。但却是无论如何都不愿意相信。

    那个小生命,那个她期待中的小宝宝,她唯一的亲人,就这样离她而去了吗?她还不曾感受到它的心跳,不曾见过他的身形。

    “哼”窗外的阳光照射进来,映出了一个颀长的身影。声音,就是从这里传来。

    楼冷锋的冷,把左若溪逼进冰窖,让她忍不住打了个寒颤。

    旁人如何,若溪不在乎也不关心,但是楼冷锋,是她的未婚夫啊,是孩子的爸爸,他的冷漠只能是更深地将她刺痛。

    他,竟然这样冷,亲手杀了自己的孩子,毫无怜悯之心,毫无心痛之意。

    若溪的心在滴血。与心里的疼痛相比,身体上的疼痛又算得了什么。

    “一个小杂种,本来就不该来到这世上。”男人笑容里的嘲弄如同寒刀。

    “你——”若溪急火攻心,似是有东西堵在喉咙,却说不出话来。只是含泪的眸子强忍泪水,辛苦地喘着粗气,用悲哀怨怼的眼神看着男人。

    “我还想告诉你,你的子宫被摘除了,一个不守妇道的荡妇要子宫做什么。以后——”男人走到若溪床边,弯下腰,凑在她耳边说:“你永远不会再有孩子了。”

    说完又是一声冷笑。

    左若溪从最初的恍惚醒回过神来,摸向自己的小腹,一处长长的刀疤在医用胶布的覆盖下,渗出阵阵剧痛。她绝望地看着男人,心跌入谷底,眼泪一颗颗的沿颊而下。

    “我恨你!“女人歇斯底里地喊道。她抡起右手想要给男人一巴掌,却被男人轻易捕获。

    他顺势用力捏着若溪的手腕,恨恨地说,“我说过,要让你血债血偿。就用这孩子的血,来祭奠你害死的人。“随后将女子的手狠狠甩开。

    “我向你保证——你的噩梦才刚刚开始,我还会送给你更大的惊喜。“

    楼冷锋前面那几道刘海随着微风轻轻吹动着,一双浅金色的眼眸隐约地透露出的,是满满的杀意。

    看到左若溪错愕惊恐的眼神,楼冷锋满意地哈哈大笑摔门而去。

    病房里,只剩下左若溪黯然神伤。她双目无神愣愣地干坐在那里,不顾身体的疼痛拍打着病床,来悼念自己未成形的孩子。

    她强忍哭声,双肩剧烈的颤抖,原本细致完美的脸庞上有两行清澈的小溪划过。

(可使用快捷键翻页:上一章(←) 目录(回车)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