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书城 > 书库 > 女生言情 > 冷爱若溪 > 正文 第30章 现场(二)
冷爱若溪

冷爱若溪

扫码二维码阅读

正文 第30章 现场(二)(1/1)

    若溪还是没有从刚才的震惊中回过神来。

    是什么样的人,想要置干妈与自己于死地?

    若溪想想自己,与人为善,并无仇人;干妈在商场多年,竞争肯定是有,但是现在已经退居幕后,而且万不到杀人灭口的地步。

    张天开始闪亮出场,继续履行他作为律师的职责。

    “我的当事人左若溪也因为现场事故,而撞击到了头部,留下了七公分的伤疤,曾经危在旦夕,侥幸捡回了一条命。”张天向法庭提交了车祸现场的照片,以及让楼冷锋触目惊心的画面。

    若溪虚弱地躺在床上,脸色煞白没有一丝血色。她的头上鲜血直流,可以清楚地看到头顶特别长的伤口,现场手忙脚乱。医生正在全力抢救,那种景象,似与死神赛跑。

    楼冷锋的胸腔里的心脏被人捏来揉去般酸胀,翻搅得他极度难受,当时的他在干什么?

    听信谣言,认定若溪故意害死了母亲,忙着母亲的丧事,一心扑在仇恨里,忙着恶狠地复仇,一心想得是怎么折磨这个女人,甚至都不曾去医院看过她一眼。

    她就那样孤零零地躺在抢救室里,在生死边缘徘徊。那时的她,会是怎样的心酸与绝望?

    这些照片是张天当时拍的。他自己保留下来,未曾给任何人看过。

    就让他一个人安静地守护这个女人吧,只在此时他们才是独处的,她才离他最近。

    楼冷锋心海里陡然间卷起了海啸,过去不明就里的一些妒意想要翻涌起来,却被一股大浪拍过来,狠狠压下!这大浪是心疼,是悔意。

    难道这就是自己所谓的守护?此前的所有承诺,如今都在啪啪打脸。

    “我的当事人在车祸以后,因头部受到重击,以致患了失忆症。车祸发生的一些事情不能完整地回忆出,丧失了部分记忆。”张天发挥律师所能,接着介绍道,“这是本市专科出具的诊断证明”。大屏上显示了女人的诊断报告。

    若溪也是第一次看到这些照片,那时的她已经昏迷神志不清,对于这些完全没有任何印象。

    无论是车祸当时,还是现在,她在默默地懊悔。

    为什么要结婚?如果不结婚干妈就不会上山礼佛;为什么要礼佛,如果不上山,就不会有车祸;为什么不与干妈同行,或许就不会出事;为什么,不能在最后的时刻陪伴干妈?

    她更在懊悔,为什么,为什么走的是干妈而不是自己?她宁愿当时突遭不幸的是自己啊,只要干妈平安就好,她愿意拿一切交换。

    想到这,若溪的眼泪如开闸的洪水。哪怕事隔两年,只要想到干妈,她就会泪湿眼眶。不能相信那么疼爱自己的人就这样走了。

    “短暂性失忆——”这几个字像是晴天霹雳一样,将楼冷锋彻底震醒。

    所以,以前她的欲语还休,在他看来的支支吾吾是真的?

    她不是心虚,不是凶手,不是仇人……而是,他的挚爱,也同样挚爱着他的人。

    是谁?胆敢害他最爱的两个人?他使劲握着自己的手,关节都在咔咔作响。

    他不会轻易地饶过,要让他们下地狱陪葬。

    楼冷锋脸上的怒气已达冰封,周边的人都能感觉到冰冷的气场。

    他不发一言,已让人心里一咯噔。

(可使用快捷键翻页:上一章(←) 目录(回车)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