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书城 > 书库 > 恐怖灵异 > 美女半夜附我身 > 正文 做贼心虚
美女半夜附我身

美女半夜附我身

扫码二维码阅读

正文 做贼心虚(1/2)

    所谓告阴状,就是阳世解决不了的东西请求阴曹地府中的判官来解决,一个阳世之人找地府的官差告状,需要付出相当大的代价。

    以前我就听说过这么一件事,有个一老汉在地主家做长工,家里有个漂亮的闺女,老地主一见起了色心,就哄骗老汉去赌博,俗话说十赌九输,更何况是别人故意设的圈套,老汉输的外债累累,老地主就出面要求他以闺女抵账,这下他才知道自己上当了。

    可是老汉一没有亲友,二来体弱拼不过家仆众多的地主,闺女就被抢走了,若是闺女过得好也就罢了,地主老婆是个不容人的,见他闺女貌美就使劲折磨,好好的小姑娘被虐待的瘦弱不堪,老汉自知敌不过地主,就一纸状书告到了阴曹。

    地主被惩治,家财尽散,可老汉也没得到好,自此以后患上了咳血的毛病,据说是因为他告阴状招来判官,判官二话不说先打了他三十大板,打的直吐血沫子,阴间的板子打在身上生生要了他半条命,折损了一半的阳寿。

    要说这判官为啥打人?阳间有法律,地府也有规则,你要求一个地府的判官来管阳间的事,这不是无理取闹吗,虽然判官答应请求,可也是越举行事,不付出点代价怎么行。

    虽然告阴状的代价大了些,可现在也没有更好的办法了,我的《阴阳五行换命转运之术》还没学好,就算知道了岑景明前女友的生辰八字我也没能力给他换,等我学会了恐怕明仔的骨头都烂成渣滓了。

    我把告阴状的弊端和岑景明说的一清二楚,如果他不愿意我只能去求老赵头,可是老赵头受了伤,就是求他恐怕他也没能力破了背后之人的法门。

    再说,虽然告阴状需要付出点代价,可是岑景明这事是她前女友耍了超越凡人的手段,归根结底还是地府有漏洞,判官也不敢重罚我们,在一个就是我琢磨着可以借鉴老赵头对付鬼差的手段,我没能耐要挟判官,我可以投其所好啊,所谓拿人钱财替人消灾!他堂堂地府判官应该不会不认账吧。

    岑景明大概被他前女友气的狠了,表示就是付出一半的寿数也要让换他命的人得到报应。

    也不怪他那么生气,想他一个堂堂的天之骄子,竟然被人下作的用这种手段换了命。

    我俩一拍即合,岑景明立马联系了以前高中的同学,几个和他前女友关系好的小姑娘竟然也不知道她的生日。

    “耿露露这个贱人,都是有预谋的!”

    耿露露就是岑景明的前女友,这种情况也是意料之中,换人命的人肯定对自己的生辰八字非常重视。

    岑景明一咬牙,“走,咱俩去找她!”

    我和他到了耿露露家,环境比起农村还要差,问了好几个人才在拥挤的胡同找到她家,按了半天的门铃也不见有人来开门,她家对面一个抱着孩子的蓝衣女人走了出来。

    “你们找谁?”一边说着一边拉开衣服给孩子喂奶,我和岑景明连忙侧过身,母亲给孩子哺乳是非常伟大的,我们俩个小年轻自然懂得非礼勿视,蓝衣女人一见我俩害羞的表情哈哈的笑起来。

    岑景明比我镇定,开后问道,“大姐,我们来找耿露露,请问她家的人去哪里了?”

    蓝衣大姐一脸的八卦,“老耿家也不知道哪里来的好运,她家闺女买彩票中了大奖,一家都搬去住别墅了!”

    “那你知道他们搬到哪里去了吗?”岑景明一脸的怒气,耿露露的运气都是偷他的!

    孩子可能害怕生人,不满意的哭了起来,蓝衣大姐一边哄孩子一边讽刺的说道:“老耿家做事不地道,她家中奖了我们又不会借钱,走的时候连地址都没留,电话号码也都换了。”

    这下坏了,这是做了亏心事跑路了,想要再联系她可就难了。

    “明仔,上次你过生日,她没留下点什么信息,你好好想想。”就是哪天开始岑景明头上的黑气加重,哪天肯定发生了什么事情。

    还没等岑景明说话,蓝衣大姐惊呼一声,“哎呀,我想起来了,我家老爷们前两天开出租车遇到个胃溃疡的姑娘,就帮忙一直送到了医院,在走廊的时候碰上了耿家的大姑娘,还穿着病号服!应该是在住院。”

    岑景明惊喜的问道:“哪个医院?”我俩匆匆离开耿露露家,截了个出租车赶往市二院。

    折腾着一个来回天已经黑下来了,看着灰蒙蒙的半空,我叹口气,“明仔,你先回家吧,医院这种地方阴气重,不适合你来。”

    他现在命数将尽晦气当头,比起当初的我还不如,这种情况在到充斥着怨气的医院晃悠,那可真是茅坑提灯笼,找死(屎)。

    “我不回去,今天老子非找到耿露露那个贱人,敢坑老子必须剁了她!一柏,你不用劝我,我知道我现在很危险,可秋灵也被人换命了,耿露露肯定还有同流合污的人,我不能让你自己去冒险,更何况不找到那个贱人我也没几天好活了,早死晚死都是死,搏一把了!”

美女半夜附我身全文免费阅读就在我的书城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可使用快捷键翻页:上一章(←) 目录(回车)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