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书城 > 书库 > 恐怖灵异 > 美女半夜附我身 > 正文 大桃木

美女半夜附我身

扫码二维码阅读

正文 大桃木(1/2)

    老赵头虽然不分时间的喝酒,可现在正是晚饭的时候,他不可能喝醉到听不到我的呼喊声,屋里的人不是老赵头!

    我掏出怀中的打神鞭,左手握住老赵头给我的匕首,如果是鬼就用右手的打神鞭,如果是人,就让他见识见识白刀子进绿刀子出,捅破苦胆的滋味!

    打量了下巴掌长的匕首,我暗自摇摇头,不行,这破玩意太短了,压根扎不到苦胆,不对,是我进屋时呼喊声肯定已经惊动了屋里的东西,我在用这么一把小匕首显然是没有优势,万一他躲在门后等着袭击我,着匕首压根起不到什么作用。

    我把匕首放回兜里,四下打量了一圈,老赵头屋里东西少的可怜,唯独一把实木的椅子可以一用。

    先把打神鞭缠在胳膊上,以备不时之需,从脚印来看,屋里是人的几率大一些,可也不能排除非生物的可能,防备着还是有必要的。

    “哈!”

    我大喝一声冲向里屋,一脚丫子踹开门,冲了进去,老赵头的屋里摆设我已经熟悉的不能再熟悉,门后是墙不可能藏人,门对面就是床,虽然从风水学上来讲床对着门并不好,可老赵头一意孤行,后来我才知道老赵头压根就不睡床,他打地铺!

    这个暂且不提,我冲进去,举着椅子警惕的看着盯着屋子里,老赵头的房间是坐北朝南的格局,进门对面就是窗户,窗下只有一张床,床上放着厚厚的被子,床的西侧非常空旷,啥都没有,别说藏身的地方,就是遮挡物都没有。

    屋里一目了然,什么都没有,没有人,也没有鬼。

    放下椅子,我靠着墙坐在椅子上,长舒一口气,我大概是神经敏感了,脚印可能是老赵头踩出来的。

    这老鬼一直不喜欢收拾屋子,我才走了几天啊,屋子就埋汰成这样。

    空旷的屋子里只有一张床,连衣柜都没有,老赵头的衣服也没几件,零零散散的扔在地上,我曾问过他,为什么不买个衣柜,放东西也整洁。

    老赵头嬉皮笑脸的跟我说,凡是能藏东西的物件都不要摆在卧室,你不能天天守在家里,万一什么东西趁你不在家偷偷藏在卧室里等着给你致命一击。

    我当时笑他疑神疑鬼,被迫害妄想症,今天这一遭我才体会到老赵头生存的智慧,这尼玛要是屋里摆俩大衣柜,我哪敢这么横冲直撞的冲进来。

    至于唯一的摆件一张床,嘿嘿,老赵头怎么可能没考虑到,实心的!要说老赵头穷,又贼能挥霍,也不知道在哪里陶腾了一张实木的床,虽然不大,可是一看就是值钱货,而老赵头压根不睡,他跟我说,放床在门口是为了迷惑为了袭击而来的人。

    虚惊一场,废了不少力气,我看看天色还早,决定在这里在等会老赵头。

    这两天遇到的事情太多,惊吓太大,一直逼着自己修炼修炼,加紧修炼,现在属实是一点都不想打坐,索性从老赵头给我的一堆古书里抽出一本,竟然是一本游记,正好权当一本小说看。

    这些个游记是一些修为高深的前辈写的,记载的都是自己所经历过的一些事情,但是大多都是在吹牛逼,吹嘘自己的丰功伟绩。

    “……北方有鬼国,……沧海之中,有度朔之山,上有大桃木,其屈蟠三千里,其枝间东北叫鬼门,万鬼所出入也。上有二神人,一叫神荼,一叫郁垒,主阅领万鬼……”

    随手一翻开竟然是跟地府有关的,倒是挺应和我此时的心情,便继续往下看,然而往下一看我猛然认真起来。

    这本书是隋末唐初一名叫徐重的道人写的,徐重乃是茅山正统,为捉一残害生灵的厉鬼追踪万里,到达一片水域,水域中耸立一座鬼门,这里聚集着上万厉鬼,徐重便以为这里就是传说中的鬼国,回禀师门后,门中师长发现不对。

    师门聚集精锐来此探查,发现鬼门之上竟然长了一株大桃木,桃木乃是至阳之物,桃木枝丫繁茂笼罩了整个鬼门,厉鬼不敢进入其中。

    徐重师门虽怜悯万鬼不能投胎转世,可是此处鬼气冲天,人力不能度化,便令人手持路引前往阴间判官处告状,可那人一去不复返,路引也丢失。

    徐重师门便破釜沉中准备劈开大桃木,然而万物自有定数,能长在鬼门上的桃木岂能那么容易劈开,我往后翻了一页,可后面一页书上一片模糊,只剩下只言片语根本就看不懂。

    我连忙往后翻,书只剩下末尾最后一张的字迹还算清晰,上面记载,徐重侥幸存活,可是忘却一切,临死之时才想起这回事,爬起来记在了随身的书册当中,希望有人看到这本书能够想办法度化被困的厉鬼。

    想来压根没人看到书,或者有人看到了也只当个故事吧,因为那片水域上的厉鬼一直被困至今。

    直到我被那群黄皮子坑上了船……

    不知道当时那个手持路引的茅山道士有没有成功找到判官告状,反正崔判官肯定是不得而知的,毕竟隋朝末年那会他还没投胎成
美女半夜附我身全文免费阅读就在我的书城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可使用快捷键翻页:上一章(←) 目录(回车)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