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书城 > 书库 > 恐怖灵异 > 美女半夜附我身 > 正文 蛊虫

美女半夜附我身

扫码二维码阅读

正文 蛊虫(1/2)

    他身为月夜盟盟主,在暗黑地下城闯荡打拼,阅人无数,奸猾如狐,察言观色的本领自然是炉火纯青。根据我的神情和言行,他就知道我对那朱嫦无心,于是也显出了得意的表情。

    这一路上虽然山高路陡,倒也有惊无险,平安无事,一天就赶出了四五十公里的路程。据那熊芈交代,这已经是走过小半截路程了。

    到晚上找地方休憩过后,我们第三天接着继续赶路。

    那熊芈是本地通,这出入丸山的路,他也走过了几趟,所以他总是能找到相对安全舒适的落脚点,以供暂行休息,自然是让大家都相当满意。

    我一直都心怀惴惴,忧心那善神会再次出现。不过这一夜并没有。

    第三天一早,一行七人便精神抖擞的出发了。

    “看,那是什么?”

    朱嫦指着路边树梢上一条食指粗的蜈蚣,惊叫了一声。

    那蜈蚣浑身泛着青油油的光,透出一种诡异的气息,跟普通蜈蚣大不相同。

    这一天,不但山势更加陡峭,路途更加凶险,而且一路上时不时会有蜈蚣、蝎子等溜过。有的甚至从树上掉了下来,粘到骡身上、人身上,引起一阵惊动。

    “熊老先生,这是怎么回事?难道出现状况了吗?”

    看到情况有异,苏豪就示意大家暂停,询问那土著人。

    “奇怪!这一带的毒虫毒物,一般都是在四五月的时候交配产卵,才会大规模的出现在人的视野里。但如今已经是初秋……”

    熊芈沉吟着,弯下腰身观察周围的土质和草木,走了几步后,扒拉开一丛野草,里面就有两对蝎子在交尾,还有三四条蜈蚣在厮杀。

    这里的毒虫都和日常所见的不同,那蝎子更是浑身血红,个头有小半个拳头大。

    看到这一幕,朱嫦忍不住惊呼一声,往我怀里贴得更紧了。

    “熊老先生不必疑虑,这毒虫其实并非野生野长的自然之物,而是出自人之手。如果我没看错的话,这应该是有人在附近一带‘牧蛊’了。”

    这时李强也下了骡马,仔细看了那些毒物一眼,若有所思的说:“这一带的地形地貌和气候环境和其他地方没太大差别,不会造成物种的巨大变异。不是人工饲养的毒物,是长不成这样的。”

    “牧蛊?”我和朱嫦、王猛等三个年轻人,都是头一回听说。

    而那老洪、熊芈两个老家伙,沉默了半晌后,都是点了点头。

    那李强眉头皱了皱,伸出一只右手,中指和食指冲那毒物当中一夹,就夹住了一头拇指粗的蜈蚣。

    只见那蜈蚣也有半尺长,七彩斑斓,油光闪烁,脑袋更是大得可怖,看得那朱嫦惊叫一声,把脑袋躲到了我背后不敢出来。

    更让我惊异的是李强的那两根手指,黑漆漆的,布满老茧,又粗又直,比普通人的手指都要长上一大截,上下一般大小。

    那蜈蚣被他夹住了上半段,急得拼命扭曲挣扎,张开青油油的两片如钢锯般的獠牙就咬。但是它死命的咬啊咬,居然是咬不进去!

    那李强的两根手指看上去就如铁枝一般,那粗头蜈蚣愣是咬不破一点皮肉。就连苏豪那老家伙都惊赞不已:

    “李强,我知道你熟知蛊虫毒物习性,但这蜈蚣太邪异,你还是别托大了。”

    那李强年纪和我差不多,只是比我老成很多,皮肤黝黑,相貌忠厚,不言苟笑,看上去是老实人一个。但他对蛊毒尸物的了解和掌握,月夜盟无人能出其右。

    李强却不理会苏豪的劝告,凝神观察着那蜈蚣,很肯定的说:

    “这就是牧蛊人放出来的蛊虫了。所谓牧蛊,就是养蛊之人,也就是蛊师,像放牛放羊一样,通过邪异法门,驱使饲养的蛊虫,到外面去猎食,通过捕食野外毒物,甚至是鸟畜人类,从而生长、壮大,甚至是产卵繁衍。这也是牧蛊人炼制蛊王的一种手段。”

    这听起来确实有点诡异惊人。

    不过在这荒无人烟的荒山野岭,出现如此情况,倒也算得上正常。只是我们一路上走来,都不曾看到半只人影。那牧蛊的人,到底是谁?

    我和苏豪互看一眼,都心领神会的点了点头。

    “你们都猜得没错,这应该是宁家的人在牧蛊。整个凤凰县就此一家,专门炮制这邪门玩意儿。不排除宁家人已经发现了我们的行踪,从而放些毒物出来吓唬我们,让我们知难而退。”

    李强沉吟着说。

    说着,他双指一用力,那条蜈蚣便啪嗒一声,断成两截,掉落在地,两截身体还在晃动爬走不已。

    我们互看了一眼,那苏豪摆摆手说:“宁家人很可能发现了我们的行踪,但肯定没有掌握我们的身份。否则我们这一路上就不会如此平安了。不过从现在开始,我们得加强防备。各位都是身怀绝技、精通术法之人,也不能掉以
美女半夜附我身全文免费阅读就在我的书城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可使用快捷键翻页:上一章(←) 目录(回车)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