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书城 > 书库 > 恐怖灵异 > 美女半夜附我身 > 正文 陈老被杀

美女半夜附我身

扫码二维码阅读

正文 陈老被杀(1/2)

    我张了张嘴,却感觉喉咙里面像是有东西哽着。陈老站在一块空地上,右手拿着一个榔头,看见我之后嘴角咧出一个诡异的弧度,“李一柏啊,来早嘞,婚房没有做好嘞。”

    我愣了愣,“婚房?”

    陈老再次朝我诡异的笑了笑,拿起一根钉子蹲了下去,“很快嘞,很快嘞。”紧接着陈老居然把钉子砸进了脚趾,用小榔头一下一下凿进了地里。

    我这才注意到陈老十根脚趾头已经有八根钉进了地里,献血染红了黄土地,脚上血肉模糊令人胆寒,他就像是一根树桩一样站在原地,咧嘴朝我笑着,那笑容诡异而又冰冷。

    我不由得握紧拳头,扑了上去疯了一般哀嚎着拔掉了陈老脚上的所有钉子。后者拿着榔头重重锤着我的背,“臭小子,婚房不要了?婚房不要了?”

    “不要了,不要了,我们回家。”我任凭他打着,想要阻止他,可是我只要拔掉一根,他就会飞快的再钉进去一根,速度之快简直令人发指。一分钟下来陈老的脚上多了十几个窟窿,他的嘴唇开始发白,显然是失血过多了。

    “感觉如何?”胡母突然站到我面前,带着嘲讽的看着我。我眼睛顿时成了血红色,猛扑上去,想要把这个恶毒妇人撕成碎片,“老子杀了你!”

    然而我忘了胡母现在只是个鬼魂。扑了空不说,自己反而摔倒在地上。

    胡母冷眼看着我,嘴里发出桀桀的嘲讽笑声,“急什么,说不定你还能救一个,跟我来吧。”

    我缓了缓,失神的看着仍在把自己的脚趾钉进土里的陈老。看来陈老的阳气,精元已经被鬼东西吸个精光,完全失去了灵智,这种情况就像被抽走了魂魄的人一样是不可能恢复的。

    我咬了咬牙,从袖子里掏出匕首,呢喃道,“也许这才是对您最好的解脱,原谅我,陈老……”

    锋利的匕首泛着寒芒,刺进了陈老的心脏,他吐出一口鲜血,缓缓倒在了地上,嘴角仍然噙着诡异的微笑。瘦削的身子抽搐两下,逐渐闭上了浑浊的眼睛。

    我,杀人了……

    我突然感觉自己体内的力量像被抽干了一样,扑通一声跪倒在地。看着陈老的尸体,心冷到冰点。如今的我还有资格被称作道人吗?

    “赶紧走!再不走你朋友也活不成!”胡母站在山头上,眼神冷冽的瞪着我。我深吸一口气,心里暗自下定了一个决心:毁掉整座村庄!

    “黄华,若是我实在无法救你出来,别怪我……”

    ……

    我跟着胡母上了山头,这山并不算高,几乎找不到路走,站在山底下朝上看去基本全是坟包。我感觉到脚下似乎有什么东西硌脚,低头一看居然是一枚翡翠,不对,是恶灵石!

    我不由得想起了门口老妪和我说的一句话:村尾的石头拿不得,说的原来是恶灵石。不过这石头还没有被改造,暂时对人类并没有伤害。

    我掏出手机悄悄的拍下了胡母,并且揣了一块亡灵石,如果能够带着黄华出去,这将成为洗白楚氏的证据之一。

    胡母接着往前走,此时夜色已经很深了,祖坟山的槐木十分旺盛,这不大的山头几乎葬满了村民,这村子里面绝大部分的人都已经成为亡魂了。

    想到这里我心里不由得有些悲戚。

    突然,我感觉到背后传来一股凉意,似乎有人在我脖子后面吹冷风一般,回头看去,居然是那鬼新娘!她身后还跟着不少的鬼东西,它们要做什么?

    胡母回过头来,嘴巴朝我咧出一个渗人的弧度,“在这里,它们可是你的前辈,接下来它们好好教导你的。”

    看着这恶老太婆的嘴脸,我只感觉背后发凉。前面就是山头了,但是穿过槐木林,耳边却传来了水流的声音。

    我再向前走了几步,这神秘的的地方终于显现在我的眼前。祖坟山后面居然是瀑布!

    这瀑布高约三十多米,水流从悬崖峭壁之中探出,往着山谷里面流淌,而山谷底下似乎有着破口,水流从破口流进了村庄的地底下。

    我眉头微微皱了皱,因为这瀑布的水流令我觉得有些奇怪,看上去仿佛是一条一条分开的水柱汇聚起来一般,细细看去,果然如此!水流的根部有着一个黑乎乎的麒麟龙头,那些水流就是从这些龙头口中吐出来的。

    我微微嗅了嗅,然而周围的空气却让我皱起了眉头。腥臭无比!不是水的臭味,而是一种充满了尸腐气息和鬼气的味道。

    我不由得蹲下去摸了摸这水流,这哪是水啊?分明就是类似于灵泉海那般的流体。只不过灵泉海中的精元力量十分精纯和清澈,而这流体之中却充满了怨念。我只是稍微摸了摸,就感觉脑海中一阵眩晕,耳边传来鬼哭狼嚎的声音,似乎是在诉说冤屈一般。

    我回头望去,那些鬼魂似乎十分害怕这恶灵泉海,这不应该啊,鬼魂不是最喜欢东西吗?

    这时候胡母
美女半夜附我身全文免费阅读就在我的书城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可使用快捷键翻页:上一章(←) 目录(回车)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