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书城 > 书库 > 恐怖灵异 > 美女半夜附我身 > 正文 道门九阵

美女半夜附我身

扫码二维码阅读

正文 道门九阵(1/2)

    我估摸着是这附近的村名要建房子,于是便从这古庙上面就近取材,以前我的老家也有一间这样的古庙,谁家缺了转头搭个鸡窝猪圈都会去掏砖头,村支书倒是经常阻止可是谁都不听,久而久之也就没人搭理了,终于这间古庙在一个雷雨交加的夜晚塌陷了去。

    一直到某天,一个考古队来村里面落脚,年迈的队长意外发现长寿村的古庙居然是宋朝的东西,如果寺庙完整那文献价值不可估量,一时间众人都惋惜的摇头,为这事儿村长和村支书没少挨处分。

    再看眼前这庙,年纪估计也短不了,只可惜颓废程度甚至超过长寿村。我仔细端详了一下,这庙堂应该不是道庙,而是一座祭祀庙,我们所在的位置处于主殿。屋顶是镂空木雕,上雕不少山水字画,古文古诗,看这字体应该是清朝的东西。

    主殿中央有一座大屏风,不过也已经腐烂的不像样了,

    墙上有不少烟熏过的痕迹,但是细细看去,这些烟熏痕迹好像是为了掩盖墙上的一些文字。我皱着眉头细细研读,不知为何这些深奥的文字却能够引起我体内的某种共鸣,一时间竟然忘了时间沉醉其中。

    “观世之忒,皆为情耳;生死之轮,难足情耳。魂弥人世不驱,唯忘情哉?岂不哀哉?八门生阵,但求留情人世矣。魂缺补魄,尸缺补行,祭之万魂留一身,七宿夜,五行天,乃重生死前。

    八门生道,始于开门、动于休门、送于生门、碎于伤门、凝于杜门、杀于景门、汇于惊门、生于死门。生死为之一轮,九轮之后复生,生死评判,两界外矣……”

    整个四面墙都是这些绕口古文,可不知为何,身为工科生的我却总有一种能明其意的感受,似乎这些东西就在我的脑子里一般,只缺一味引子我就能捅破里面的奥妙。

    老谭注意到了我的异样,于是也站过来打量着这些隐藏在烟熏背后的古文字。但是他读了两行就没有耐心了,嘟囔着这什么鬼东西。

    “八门生阵……八门生阵……”我眉头皱着不断重复着这四个字,脑海中不由得浮现出另外四个字:道门九阵!

    莫非这八门生阵属于九阵之一吗?

    “老谭,手机有没有电?我要把这些文字拍下来。”我偏头对老谭说道,但却发现这家伙站在门口提着手上的火折子不断打量着什么,走近一看是一把门锁,这门锁十分巨大,古铜质地,看上去很厚重。

    老谭脸色有些不好看,“柏哥,你不觉得这锁有点不大对劲吗?”

    我先是不明所以,可是等反应过来之后顿时从头凉到脚底,门里面上锁那不是意味着古庙里面有人吗!

    我和老谭对视一眼,皆是从对方眼中读出了恐惧。我们闯入之后对方却一点反应都没有,而是躲在阴暗的角落里面窥测着我们的动作,再联想到甬道里面无数尸骸和仓库里面各种各样诡异的祭品,这家伙恐怕是把我们盯上了!

    突然,老谭的手机响了起来。我和他都被吓了一跳,冷静下来之后我压低声音让他拿出来看看。然而当他掏出手机看到的却不是电话,而是一条彩信,发信人上赫然写着三个字:索命人!

    老谭咽了口唾沫,手掌微微有些颤抖。未知的总是最可怕的,我看他有些慌,于是便将手机夺了过来。彩信附加的是一段视频,可是当我按下播放键的刹那,心里的后悔却浓郁到无以复加。

    这是一个解剖婴儿的视频!

    血腥的画面,凄惨的叫声,婴儿撕心裂肺痛苦,我手掌不断颤抖着,不是因为害怕而是因为愤怒。

    医生罪恶的手术不断在婴儿的肚子里面蠕动,但五分钟之后我便感觉到了不对劲,如此流血,一个尚在襁褓中的婴儿居然能坚持五分钟,而且啼哭之音丝毫不减,这怎能正常?

    突然,画面出现了诡异的雪花波动。躺在病床上的婴儿居然下了地,保持着诡异的姿势笑着朝镜头走来。他的眼神令我后背发凉,仿佛知道是在拍视频一样。这时候那医生居然慢慢摘下了面罩,我眼神一凌,这是看到他模样的好机会!然而就在医生即将转过头来的刹那,视频却突然一闪黑了屏。

    我心里有些气馁,看来这家伙还是很警觉的,就在我准备将手机还给老谭的时候,视频的末尾却陡然浮现出一张满脸是血的男人脸!他狞笑着举着双手,右手还握着一截婴儿手臂,眼镜上,脸颊上,甚至最里面全都是新鲜的鲜血,这家伙身上穿着白大褂,年纪六十岁上下。

    我顿时被吓了一跳,差点把老谭的手机给扔了出去。缓过神来之后心里顿时浮现出一抹怒气,自己居然被捉弄了。

    短信没有自动删除,这说明不是一封亡灵信。不过想通过号码定位发信人是不可能的,估这手机号码加了密,难以破解。

    老谭拿出一根烟深吸了几口,白烟慢慢向上升腾,在靠近屋顶的地方驱散开来。透过破碎的气窗向窗外看,昏暗的月光显得十分惨白。

    “这不是恶搞视频
美女半夜附我身全文免费阅读就在我的书城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可使用快捷键翻页:上一章(←) 目录(回车)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