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书城 > 书库 > 恐怖灵异 > 美女半夜附我身 > 正文 瞒骗

美女半夜附我身

扫码二维码阅读

正文 瞒骗(1/2)

    村长身子猛然一颤,微微向后撤了几步,眼神中的戒备尽数被敌意所取代。他深吸一口气,冷冷的说道,“没这人,你们俩赶紧滚!”

    “三十年前左右,一户人家惨遭灭门。而他们家的孩子躲在篮子里面逃过了一劫,您亲手摘下的篮子,竟会忘了此事?”我笑着看着村长,后者眼神中的敌意越来越重,抓住锄头的手攥得死死的。

    “您请放心,我是谭健的朋友,这次过来是帮他解决事情的。”

    然而听了我的解释,村长脸色却更加凶狠了。拳头一横就朝我砸来,我也不敢抵抗只能忍下一拳。别看村长年纪大了,但这拳头上的分量可是相当不俗。一时间疼得我龇牙咧嘴。

    月山脸色很不好看,手伸到袖袍里看这样子是要用骨刀。我狠狠瞪了他一眼,“别在我面前用你黑月门的做派!”

    后者微微一怔,眼神中浮现出一抹歉疚,苦涩道,“对不起,习惯了。”

    我叹了口气,重新面向村长,“您这是何意?我都说了是友不是敌啊。”

    村长冷笑一声,这一次居然举起了锄头,“一波又一波,你们到底要把这家人逼成什么样子?大的死了还不够?还要将小的赶尽杀绝?”

    将小的赶尽杀绝?我心里微微一凛,听村长的话茬已经有人前来为难过老谭?

    “他现在在哪?”我冷声道,事关老谭的安危我也顾不上所谓的礼貌了。

    “我不可能告诉你!你们都是恶魔!”村长情绪显得十分激动,看得出来他对老谭十分维护。

    我深吸一口气,抓住村长的双臂沉声道,“我很感谢您维护我的朋友,可是他现在已经不是当年刚刚走出谭村的那个孩子,不管是他如今的本事,还是他面对的敌手,都不是您的眼界可以想象得到的。我是他的兄弟,这次过来就是接到了老谭的求救,若是您接着拖延下去,这家伙很可能会死!”

    村长身子微微一颤,他能做到村长自然明白事理。不过对我怀疑着,“我凭什么信你?”

    我皱着眉头沉思一会儿,然后打开手机翻开一张我和老谭的合照,“这下您应该可以信了吧?”

    村长皱着眉头沉思了一会儿,然后咬着牙点了点头,“成!老汉便再信一回!但这次不管你们做什么我都得跟着。”

    我点头应是,连忙问他老谭发生了什么。后者叹了口气,“这孩子现在可是生死未卜,我们边走边说吧。”

    他带我去的方向是村口的那一片树林。

    我们猜的不错,那一片荒废掉的民居中最核心位置便是老谭以前的家。在他家出事之后,邻居们便再也没有安生过,一连着死了得有五个人。村长没办法,只能如此大规模的挖断头龙,而且在沟渠里面做了法事,这才组织了灾祸的进一步蔓延。

    老谭回到谭村,村长自然是高兴。淳朴的家乡人也没有把他当做瘟疫源看待,在村长家吃了餐晚饭之后,老谭便执意回到了自己房子,至于做什么没人知道。

    在他回家之后的第二天,村上就来了人拜访,那些人自称是老谭的朋友,协助他一起办事。村长淳朴,自然不会拒客门外,招待了一餐之后便引着他们去了老谭家。

    不过村民是万万不敢进断头龙的。但就在当天夜里,巡夜的人走到断头龙边上,听到里面隐隐约约传来打斗声,时间持续算不上多久,前后加起来才一两分钟,巡夜的人甚至怀疑自己是不是听错了。

    前天晚上村长约好了老谭来家里吃饭,可是第二天等来等去却不见人。村长感觉不对,于是让村里的壮年们寻找,最后在断头龙某个地方发现了血迹!

    说话间来到了树林前,“我们顺着血迹一直往前找,便找到了这个地方。”

    “你们可进去找过了?”我偏头问道。然而村长脸上浮现出一抹苦涩,“没有,这地方谭村的人是不让进的……”

    “这是为何?”我有些不解。

    村长长长叹了口气,“还是健伢家那件事,在他家出事之后,村上就陆陆续续有人死于恶病。我们几个老头子感觉不对劲,正好来了个云有道士,他一眼就看出健伢家死过人,于是我们便请他给支了个招。

    那道士说健伢家正好坐在谭村的龙头上,如今家里死了人,龙头蒙血,厄运将至,想要破解就必须冲血煞。”

    “龙头蒙血所以冲血煞?”我和月山对视一眼,皆是从对方眼中读出怀疑之色。

    先不说这云有道士如此巧合得出现,龙头蒙血根本就算不上煞兆,除非是动土断了龙头那才不详。

    而且龙头不过代表着一个地方极少部分的运脉,如果被断当年肯定会发生点不安生的事情,但也不过是生点小病,减点收成而已,自然界会逐渐自行恢复,并不需要特地去做什么。

    而冲血煞用的可是活人鲜血,是大祭祀。往往在一个人蒙了大凶甚至命悬一线的时候才会使用。祭祀这东
美女半夜附我身全文免费阅读就在我的书城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可使用快捷键翻页:上一章(←) 目录(回车)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