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书城 > 书库 > 恐怖灵异 > 美女半夜附我身 > 正文 尔虞我诈

美女半夜附我身

扫码二维码阅读

正文 尔虞我诈(1/2)

    黑雷的速度很快,后半夜的时候黑月门的道士部队浩浩荡荡得进了谭村。村民们看着这些新面孔皆是议论纷纷,但是在知道这些人是前来保护谭村的道士之后,脸上都写满了兴奋之色,皆是将小道士们迎进家中好生招待着。

    月黑,月白朝我走来,脸上带着尊崇之色,然后朝着月山也拱了拱手。

    月山微微点头,脸上浮现出一抹温和,“我倒是从没看见黑月门的人如此受欢迎。”

    月山告诉我,不管何处的黑月分门都是大同小异,要价奇高,但做事敷衍。但是黑月门势力庞大,阴宗道派很少敢和他们抢生意。所以一个地方若是存在阳宗道观还好一些,若是只有黑月分门镇守,那他们就只能眼巴巴等着云游道士了。

    若是遇到一些亟待解决的灵异事件,老百姓们便不得不找黑月门。虽说表面上十分尊敬,可暗地里却恨不得生啖他们的肉。像现在这般发自肺腑的夹道欢迎,还真是第一次遇到。

    说到这月山突然古怪的看了一眼月黑月白二人,“黑长老,白长老,此次我前来也带来了宗门命令。你二人在珠城分门表现不错,功过相抵,这次可以随我回宗门了。”

    我愣了愣,但看到月山脸上的狡黠之色后便明白了这货是在试探。月黑月白愣了愣,脸上的轻松和自豪荡然无存。眼神中满是犹豫的神色,两人挤眉弄眼看上去煞是滑稽,终于,月白被月黑给推到了月山面前,语带苦涩的说道,“那个……月山前辈,我兄弟二人这段日子跟着苏门主学到了不少东西,我二人本就是云游道士,要不……就将我们留在珠城分门吧?”

    月山和我对视一眼,皆是从对方眼里读到了笑意。但月山故作严肃,清清喉咙,“你们这可是违命啊!就不怕进蛇池吗?”

    月黑和月白浑身一抖,他们怎可能对此不惧怕,眼带着恳求之色望向我。我笑了笑,“就将他们二人留在珠城吧,这些小道士本事还不算高,珠城分门需要发展,我这也要人手。”

    二人朝我投来感激的目光,月山故作难做的摸了摸胡须,长长叹了口气,“既然苏门主发话了……我也没有办法,唉,回去估计又要挨那几个老不死的骂。”

    月黑月白连连道谢便欲离开。我叫住他们,吩咐他们去村长家亲自照看老谭二人,两人朝我作了作揖便离开了。”

    月山看着他们的背影,眼神中带着些许艳羡,“虽然才来珠城才几天,但我真心喜欢上了这里。享受跟你并肩作战的感觉,屠鬼证道才是道士!都说近朱者赤近墨者黑,如今倒是有些羡慕这两个老东西,不必在和我一样回去应付黑月门的尔虞我诈。

    “你刚才说老不死的是指谁?”我有些诧异的问道。

    月山告诉我,黑月门的机制中一直都是一层管着一层。人字辈长老的直接领导是地字辈长老,地字辈长老的领导是天字辈长老。

    此外同辈之中排名往前的人对于后者也有绝对的领导权力,这也是黑月门道士一直追求崇高地位的原因了。

    入夜之后,我们四人全都挤在村长的家中,月黑月白二人在堂屋警戒,我和月山在里面照应老谭。

    村长的情况很不好,口中不断嘟囔着胡话。身上高烧不断,他这身子最多在老爷子里面算得上硬朗,这么耗下去连年轻人都受不了更何况是他?

    可这一次我是真没辙了,他这高烧源于心火,我的灵泉力量没有效果。无奈之余只能采用物理降温,尽量控制着他的体温。

    不过老谭身似乎有所好转,他慢慢平静下来,高烧也退了,口中也不再说胡话,但仍然无法苏醒,都说道术会随着施术者死亡而解开,那鬼老头必须得死!

    月山有些疲惫的揉了揉太阳穴,夜还没深上下眼皮已经在打架了。我轻声道,“你白天灵魂受损,去好好休息吧,这里我一个人就行。”后者想推辞,可连连不断的哈欠却把他给出卖了,只能苦笑着朝我点了点头,便向堂屋走去。

    房间里逐渐安静下来,只能偶尔听到堂屋月黑月白二人的呼噜声,我给他们换了一条毛巾,发现凉水不够了便站起身来准备去接,可就在转身的刹那,我突然感觉后背传来一阵凉意,回头望去,老谭竟坐起身来了!

    他的眼睛仍然闭着。这就代表着老谭并未苏醒,他缓缓站起身来,颀长身子衬着惨白的月光看上去竟有些渗人。

    突然,老谭偏过头来,脸孔竟朝着我。嘴角带着古怪的笑容,慢慢走下床向外走去!我连忙过去拦住他,老谭没有攻击性,但就算是被我抱着仍然朝着门口用力,完全是受到了某种东西的控制。

    就在这时,天际突然传来一阵空灵钟声。这声音竟和西王帝墓的战钟听上去有几分相似!我细细推算日子,竟忘了今天便是中秋,这就是村长口中所说的钟声吗?

    钟声回荡在耳朵里,竟令人感觉十分悦耳。当初西王帝墓的战钟是很压抑严肃的,但这钟声好像能够滋养人类的灵魂一般轻柔。

美女半夜附我身全文免费阅读就在我的书城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可使用快捷键翻页:上一章(←) 目录(回车)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