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书城 > 书库 > 恐怖灵异 > 美女半夜附我身 > 正文 空气中蔓延着火药味

美女半夜附我身

扫码二维码阅读

正文 空气中蔓延着火药味(1/2)

    而身边的月山和白石老人竟毫无察觉,难不成只有我能够看见红灵吗?

    红灵口中传出一声冷哼,“还以为你多么正人君子,有了苏小荷不照样和其他美貌女孩肌肤之亲?”

    我淡淡的瞥了她一眼,“你原始人?碰一下就叫肌肤之亲了?”

    可红灵还没有说话,牧雪却突然诧异开口,“李大哥……您在和谁说话?”

    我愣了愣,暗怪自己粗心大意,不由得回过头去瞪了一眼红灵,后者掩嘴偷笑,美眸带着深意看了我一眼,身形再次消散了去。

    我心潮微微荡漾,我对于自己的自制力还是很有自信的,就比如面前的牧雪也是个美人胚子,但我对她没有一点点异样感觉,可对于红灵却始终存在着古怪的情愫,说不清道不明。

    我将牧雪扶了起来,“你先别急,这次下古迹之后我便随你和月山前辈前往牧家叨扰几天,到时候牧昊症结所在定可有论断。”

    牧雪小脸上浮现出一抹喜色,再从屈身朝我道谢。同是望门后裔,天之娇女,月岚和牧雪就根本没有可比性,家族的教养对人的一生都会产生深远影响。

    人分两类,迷人乏味,决定这一切的便是教养二字。

    我绕着牧雪走了几圈,白石老人说的一句话引起了我的注意:整个牧家只有牧雪一个人能后接近牧昊。我沉吟一番,道了一声得罪,轻轻握住牧雪纤若无骨的手腕,后者轻呼一声小脸涌上一模绯红。

    我顿时苦笑,“别误会,我只是想找出你能接触牧昊的原因。”

    后者嘤咛一声,但脸上绯红仍然不减。我不再言语,凝神定气,将灵泉抽作丝缕侵入其体内。可是测探结果却令人失望,牧雪体内的精元并没有出众之处。我摇了摇头,白石老人面色紧张得迎过来,“可有何不妥?”

    我摆摆手,“没事,只是我原以为牧雪小姐能接近牧昊是因为精元磅礴,但现在看来恐怕有其他原因。”

    白石老人有些不解,“精元?那是什么东西。”

    “额”,我和月山对视一眼,眼神微微有些无奈,“这……简而言之就是一种能量吧,是道士施法的根本。”

    白石老人一知半解得点了点头,朝我微微作揖,“无论如何,此事便只能仰望李长老了,只要能牧昊那孩子能够恢复,以后整个牧家您可随意支配,这是家主和老家主的共同意思。

    我摆了摆手,笑说一声言重了。

    白石老人也是轻声笑了笑,紧接着眼神变得凌厉,他转过身去看着月山,“现在我想听听月山兄弟的故事。恕我直言,土夫子倒斗很少和外人结伴,左右之人必须是完全信任的同伴,我信任李长老,但却无法完全抛却对你的芥蒂,黑月门之流多是鼠类!”

    我眉头不由得皱了皱,白石老人这番话不可谓不重,月山脸色逐渐阴沉,他也是成名已久的大道士,光从名气来说不必白石老人弱几分。

    两人剑拔弩张,空气中蔓延着一股淡淡的火药味。我不由得有些头疼,正在准备出言劝解的时候,月山竟慢慢开了话匣。

    “你说的没错,黑月门之流多是鼠辈。”

    白石老人微微一怔,但表情柔和了不少。月山叹了口气,将之前跟我所说的故事再次道了一遍。

    我心里微微一颤,月山的表情始终平静,可我的鼻尖却泛起一抹酸楚,他这无异于将自己的伤疤再揭一遍,而这一切的目的不过是为了不让我难堪。

    白石老人身上的杀意逐渐散去,月山道完脸带笑意。可这笑容看在外人的眼里却显得那么凄楚,前者叹了口气朝着月山弯腰作揖,“对不住了,月山兄弟!

    这句兄弟,我发自肺腑之言!”

    他走过去拍了拍月山的肩膀,眼神里闪烁着淡淡锋芒,“既然月山兄弟把话说开了,那我牧家也没有什么可以瞒着,当年我牧家差点毁在黑月门手里。”

    我心里一惊,月山脸色更是惊愕。他眉头皱了皱,有些不可置信的道,“这怎么可能?”

    白石老人冷笑一声,走到侧位坐下身来,朝着牧雪招了招手,后者微微颔首上前几步,慢慢将右臂袖子卷起,露出如白藕一般娇嫩的小臂。

    可袖子继续向上卷露出上肢的时候,我却倒吸一口冷气.一条如同蜈蚣般恐怖的伤疤从她手肘部位向上蔓延,一直淹没到肩处。皱巴的伤口和两边娇嫩的肤对比鲜明,看的人后背发泛凉。

    牧雪缓缓卷回袖子明眸瞥了我一眼,眼神似乎带着躲闪。白石老人叹了口气,“老家主虽是土夫子,但一生教育我们行善为良。那年华中尸乱,黑月门率先接受民间邀请前往镇压,随后发出召集令,邀请天下道门组织镇邪宗派辅佐。老家主自然不会缺席,派遣我们兄弟七个前往华中。

    阴尸行地本事不俗,试问这世上还有谁比我们土夫子对于地底下结构熟稔?牧家的力量成为镇压尸乱一大助臂,受到道门中所
美女半夜附我身全文免费阅读就在我的书城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可使用快捷键翻页:上一章(←) 目录(回车)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