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书城 > 书库 > 古代言情 > 我家相公又活了 > 正文 第六十三章 许城花式求衣服

我家相公又活了

扫码二维码阅读

正文 第六十三章 许城花式求衣服(1/2)

    曹氏心中一阵得意,见苏夏至将自个话听进去了,面上装作心痛不已的模样......

    苏夏至瞧着曹氏东施效颦般的装成柔弱可怜林黛玉的模样,她心里头忍不住的想笑,面上憋得难受,连忙打断曹氏表演,“娘,公公不是病死的吗?”

    整个大杨村的人都知道,许城的爹许营是病死的。

    “我呸,压根就不是病死的,他明明就是被你杀死的。”曹氏这种刚硬的人,压根就没法将“可怜样”装到底,这会儿站直了身子,伸手指着许城的脸凶巴巴的咒骂道,“我这人性子好心肠软,许城也是我儿子,我怎么可能舍得将他送上的断头台,所以我对外说,我男人是病死的......”

    苏夏至听曹氏这么说,心里头有数了,她总算明白了,为什么曹氏对许城爱答不理的,原来他们母子之间有着的隔阂。

    苏夏至相信,没有任何人会杀了自己的亲爹,除非那个人丧心病狂神经病。

    在她看来,许城是个在正常不过的人罢了,怎么可能会对他亲爹下手,除非许城人格分裂。

    “娘,我已经跟您解释过了,爹是染上了天花,所以我就只能把他的骨灰带回来。”许城这人连个软话都不怎么会说,他的解释在曹氏看来就是狡辩。

    曹氏自诩聪明无敌,又怎么会相信许城的谎话,眉头紧蹙着,一脸严肃地分析道,“天花,那他染上天花了,你怎么就好好的,你怎么就没染上天花?”

    有那么一瞬间,屋里安静地好似能听到呼吸声。

    苏夏至垂首乖乖地站在原地,作为医生的她,又怎么会不知道天花传染能力极强,若真是这般,为何许城现在活得好好的,难道许城的爹真的是被杀死的?

    “娘,这事情我都给你解释好多遍了,”许城努力地解释着,这件事情他都不知道他解释多少遍了,只知道曹氏从来都没有信过他说的,“当时我和爹正在那个村子投宿,结果就有人开始封村,说是......”

    “编,你接着编。”曹氏漠然地望着许城,冷笑了下,随后一脸焦急地看向苏夏至,声音急促,“好乖乖来,你甭照顾他了,就让他一个人自生自灭,省的日后他对你不利。”

    “娘,我懂了。”苏夏至并没有完全相信曹氏,但是她对许城的人品产生了怀疑,因为许城的说法真的站不住脚跟。

    这个时代的人都喜欢落叶归根,若是许营尸体完整的回来,估计曹氏还不会对许城有那么大的意见,但是许城带回来却是许营的骨灰。

    曹氏这会儿总算是松了口气,见苏夏至将自己的话放在心上了,这会儿想起她还要装哑巴事情,哑着嗓子装模作样的说道,“我最近嗓子不好,以后别和我说话了。”

    曹氏说后,头也不回地离开了,也不管苏夏至跟许城什么脸色。

    送走了曹氏,苏夏至顺手将房门关上,跟往常一样脱鞋上床坐着,开始给年糕做衣服,亏得她还有原身的记忆,不然还真的没法做衣服。

    关于许家的事情,苏夏至也懒得问,毕竟那事情都过去那么久了,现在问清楚好像也没有什么用。

    “我爹确实不是病死的。”

    许城的声音勾起了苏夏至的兴趣,苏夏至抬眼望向许城。

    “我跟我爹遇到一伙山贼,我爹为了保护我而......”许城说到这儿声音哽咽了,神色黯然,一副痛苦难耐的样子,“我被我爹塞到草垛里,只能看着那些山贼将我爹分/尸,我怕我娘受不住,所以才说谎。”

    苏夏至静静地望着许城,眼睛眨了眨,“娘没有你想的那么脆弱,你说实话也无碍的。”

    许城哪敢说实话,他心中的顾虑实在是太多了,“当时,我娘性子不是这样的,温柔善良,我也没有想到,爹的死让她变成现在这副模样......”

    温柔善良?

    苏夏至很难想象这种词竟然用在曹氏的身上,在她看来,曹氏就是个爱财如命见风使舵妇人,她毕竟是个外人,哪能掺和人家母子之间的事情,淡然一笑,“你就当我没说。”

    苏夏至说后,低头继续做女红,也不搭理许城。

    若是以往,苏夏至不愿意搭理许城,许城心里头没有一点感觉,这会儿他见苏夏至不爱搭理他,心里很不是滋味,总觉得缺了点什么,但是又不知道缺了什么。

    一时之间,屋内安静极了。

    年糕人小,做出来的衣服也不大,苏夏至很快就将年糕的衣服做出来了。

    将年糕唤进屋里来,苏夏至帮着年糕试穿她新做齐腰裙,笑眯眯地打量着年糕的身子,“年糕穿什么都好看。”

    “娘,”年糕这会儿站在床上,凑到苏夏至面前,“吧唧”一声在苏夏至的脸上亲了下,咧嘴笑起来,“年糕最喜欢娘亲了。”

    许城淡漠的眸中出现了一丝嫉妒,他知晓苏夏至行为举止大方
我家相公又活了全文免费阅读就在我的书城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可使用快捷键翻页:上一章(←) 目录(回车)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