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书城 > 书库 > 古代言情 > 我家相公又活了 > 正文 第一百章 夜路不好走

我家相公又活了

扫码二维码阅读

正文 第一百章 夜路不好走(1/2)

    苏夏至倒是被许城的话吓了一跳,眉头一挑,开口反问道,“你说的可是真的?”

    “那些人说的有鼻子有眼的,”许城压低声音补充道,视线扫了眼屋门那边,生怕有人再闯进来,“我就是跟你说说罢了。”

    “上次我娘来的时候,还说公爹曾经被悔婚过,”苏夏至若有所思地说道,继续整理床铺,“看来那事是真的,我只是没想到,跟公爹有过婚约的是我娘。”

    如此一来,很多事情就说通了,当初曹氏虽然兴高采烈地将原身迎进来,后来对原身不咸不淡的,她也知道原身被李氏和张氏欺负,但是她却没有出手阻拦,由此可见,曹氏还真是不待见原身。

    “过去的事情就别提了,”苏夏至警惕地看了眼外面,抬眼望向许城,“万一被娘听到就不好了。”

    许城也知晓曹氏的性子,这会儿也不说话了,就算是他爹以前跟别的女人有过婚约,那又怎么样,他爹临死的时候还嘱咐他要好好照顾他娘。

    给许营办丧事的那一个月,许城也知道曹氏守护许家是多么不容易,他亲眼看到一个温柔的娘变成泼妇......

    晚上众人洗完澡就要睡觉,年糕瞧着地上的床,圆溜溜黑葡萄似的大眼睛满含期待地的望着许城,“爹,我想跟你睡!”

    许城自然笑着应下,他主动的将年糕抱上床。

    年糕不跟她一块睡觉,苏夏至自然欢喜的紧,一个人睡一张大床,多爽!

    翌日,苏夏至是窸窸窣窣的穿衣裳的声音吵醒的。

    她迷迷糊糊的睁开眼睛,懵懂的坐在床上,眼神迷蒙的看向站在屋内正穿衣服的许城,声音带着尚未清醒的鼻音,“你怎么起这么早?”

    “酒楼那边要求早去。”许城生怕吵醒睡在地上的年糕,极力压低声音,“第一天上工,我还是给少爷留个好印象比较好。”

    若是顾阳在这里听到许城这话,铁定对许城嗤之以鼻,因为许城在他面前从未留过什么好印象,毕竟许城以下犯上的事情做的多了。

    “这倒是。”苏夏至也跟着下床了,她扯过床尾的衣衫穿上,青丝倾泻而下,“我帮你下碗面条,你吃完饭再去。”

    “不用了,”许城连忙拦住苏夏至,低声说道,“顾少爷说了,包一日三餐,我晚上可能会回来的晚些。”

    “哦。”苏夏至迷糊应下。

    她哈欠连天地将许城送走了,打算回床上睡个回笼觉,头一沾枕头,她整个人顿时清醒了。

    苏夏至不安地坐起身子,她昨天一直在想王老太跟许营曾经有过婚约的事情,却将正事给丢到脑后了。

    许城在顾家酒楼当账房先生,那他肯定能看到许家每个月的盈利,到时候他肯定会知道她中饱私囊的事情了。

    苏夏至顿时如坐针毡,苏夏至压根不是害怕曹氏,她怕的是不必要的麻烦,看来今晚要好好的试探一下许城。

    这一整天,苏夏至都神情恍惚,好在曹氏这一天将整个许家的人指挥的团团转,都没人关心苏夏至。

    好不容易挨到了天黑,将年糕哄睡了,苏夏至洗完澡坐在炕床边上做着绣活等着许城归来。

    戊时末,苏夏至隐约的听到马蹄声,忙将手中绣活丢到针线筐里面,慌忙走了出去。

    不出她所料,许城果然回来了。

    “娘子,你怎么还没睡?”许城路过苏夏至的时候,压低声音询问道。

    “等你回来一起睡。”苏夏至随口应道,完全没有意识到她话中的歧义。

    苏夏至就像是个小尾巴一样跟着许城,从前院一直跟到了后院,等到许城拴好马车,这才跟着许城又回到了前院。

    “晚饭吃了吗?”苏夏至随口问道,典型的没话找话问。

    “吃过了。”许城面色从容稳定,并没有什么太多的表情,“你先回去歇息,我去洗个澡。”

    许城要洗澡,苏夏至自然不会再跟去,毕竟许城是个羞涩的汉子。

    苏夏至一步三回头的回房了,见许城真的进了浴房,这才松了口气,若有所思地的走到床边坐下,她忽然间意识到一个严肃的问题。

    难道许城是同/性/恋?

    别怪苏夏至有这种猜测,她跟许城是夫妻,然而许城都不愿意让她擦身。

    难道是因为许城太害羞了?

    如果以前苏夏至可能会这么想,但是现在苏夏至不这么想了,因为他们两个人现在分床而睡。

    一想到许城可能是同/性/恋,苏夏至眸中燃起激动的小火苗,因为他就不会跟她有过多的接触,那样她就可以做自己想做的事情。

    门“吱嘎”的响了声,许城从外面走了进来,他小心翼翼地关上门,生怕吵到了已经熟睡的年糕。

    “每天都这么晚吗?”苏夏至脸上挂着温煦和睦的笑容,
我家相公又活了全文免费阅读就在我的书城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可使用快捷键翻页:上一章(←) 目录(回车)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