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书城 > 书库 > 古代言情 > 我家相公又活了 > 正文 第二百二十九章 陷害(三更~)

我家相公又活了

扫码二维码阅读

正文 第二百二十九章 陷害(三更~)(1/2)

    脚步声从外面传来,徐荷花急匆匆地从外面走了进来,偏头看了眼那姑娘,淡淡的说道,“秦姑娘,七七正找你呢。”

    秦木木委屈巴巴地擦干眼泪,点头离去,小小的啜泣声表明了她内心的不安。

    苏夏至见那姑娘离开了,冲着徐荷花招招手,好奇的问道,“她叫什么名字。”

    “秦木木,才十三岁,听说她原住在骆驼镇青木村里面,她爹是青木村的村长,后来全村人都死了,就逃出她一个,”徐荷花帮着见苏夏至穿衣服,想要帮忙,却被苏夏至给制止了,“她好不容易逃到这里,却饿晕了,就倒在咱家门口。”

    苏夏至忽然间理解秦木木为啥眼圈红了,人家原本是爹娘捧在手心里的孩子,结果家人没了不说,连吃饭都成了问题,哪能不伤心......

    “是个可怜的。”苏夏至淡淡的说道,不过她可不是收留所,随随便便收留别人,若是秦木木愿意卖身为奴的话,她倒是可以考虑,“回头你多偷偷观察下,瞧瞧那姑娘什么性子,若是好的话,以后收下来,做些杂物,若那姑娘另有打算,咱们也不多管闲事了。”

    “是。”徐荷花爽快的应下,见苏夏至洗完脸,连忙将手中的巾帕送了过去,笑着说道,“夫人,您心地真好。”

    “不过就是想着能帮一个是一个,当然,在不损害我的利益下,”苏夏至擦干净脸,坐在梳妆台面前梳洗,“你也别对那孩子催眠,她这会儿正是脆弱的时候,万一把她弄傻了,那可就不好了。”

    “是。”徐荷花笑眯眯地说道,想到她的催眠术可以好好的控制,顿时开心的紧,“我现在能够控制住我的催眠术,夫人您说的真对,只要我平时注意一下,就不会无意识地催眠别人。”

    “你有这方面的天赋。”苏夏至其实挺羡慕徐荷花这项技能,她自己也尝试过催眠,但是没有经过系统的学习,进展并不是明显,要练成徐荷花这样,估计没几年是不行的。

    早上吃饭的时候,苏夏至跟着他们一块吃,秦木木那小姑娘腼腆地笑着,客套跟每个人说话,瞧着像只温柔无害的小白兔。

    三七跟秦木木的关系特别好,秦木木温柔可爱,笑起来的时候还露出两颗小虎牙,至于芍药就一个人默默地做活,徐荷花一向不愿意跟她们讨论那些有的没的,努力的提高她的催眠能力。

    当天晚上,苏夏至跟许城两个人睡得迷迷糊糊的时候,就被外面哭唧唧的声音吵醒了。

    许城起身将煤油灯点亮,顺势将衣服穿好,看了一眼苏夏至,“听声音好像是你收留的那个小姑娘哭的。”

    “嗯,”苏夏至忙穿好衣服,打了个哈欠,“难不成是她想家了?”

    许城没说什么,不知道为什么,他总觉得秦木木身上有股奇怪地味道,他好像在哪里闻过,却记不清了了。

    两个人走到外面,就看到一干众人全都站在院子里。

    秦木木狠狠地朝着徐荷花磕头,额头都已经流出血来了,哭得撕心裂肺。

    “出什么事了?”苏夏至扫了一眼众人,淡淡的问道。

    在苏夏至问话的空,八两搬了两个椅子放在苏夏至和许城身后。

    苏夏至坐在椅子上之后,见没有人回答她的话,又开口问了一遍,“到底出什么事了?”

    徐荷花看了眼跪在地上的秦木木,旋即一脸委屈地看向苏夏至,她很慌,他明明没有拿秦木木的玉佩,秦木木却问她要玉佩,她怎么可能交的出来?

    “夫人,您是个大善人,”秦木木磕了几十个头,这会儿有些头晕眼花,跪都跪不直了,使劲地吸了吸鼻子,“夫人,一切都是我不好,我今晚就会离开,我求您让荷花姐姐将我的玉佩还给我,那是我爹娘留给我最后的东西,我......”

    秦木木这会儿哭得脸通红,上气不接下气,眼泪花花的,“我以后做牛做马在报答您。”

    “夫人,我根本就没有动她的玉佩,我连她的玉佩长什么样我都不知道。”徐荷花委屈地说着,心底却有种不好的预感,她有些担心从她的东西里面会翻出秦木木的玉佩,“我怎么可能交出玉佩?”

    徐荷花自个睡一间屋子,三七、芍药和秦木木睡一间屋子,她不明白秦木木的东西怎么可能会出现她的房间里面?

    苏夏至是相信徐荷花的,徐荷花是个精明的女人,怎么拿秦木木的玉佩,她许诺徐荷花的东西可不是一个玉佩比得上的,除非徐荷花脑子抽风了。

    只不过现在这个时候,苏夏至不好当中偏袒徐荷花,对着一旁的三七说道,“将秦姑娘扶起来赐座。”

    秦木木这会儿哭得眼圈红肿,被三七和芍药两个人拉到石凳上坐下。

    “秦姑娘,你说你的玉佩不见了,你怎么知道你的玉佩在荷花那里?”苏夏至目光平静地看向秦木木,开口问道。

    明亮的月光洒落下来,照在秦木木的
我家相公又活了全文免费阅读就在我的书城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可使用快捷键翻页:上一章(←) 目录(回车) 下一章(→)